揭露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北京女子监狱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之一。它以“人性化文明管理”欺骗国内外舆论,混淆视听。实际上,为了完成恶党“转化”法轮功的任务,严重侵犯人权,以肉体摧残虐待、精神高压迫害及其谎言蒙骗等手段,软硬兼施的实行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的集体灭绝。

一、2001—2004年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赤裸裸的肉体摧残

2001—2004年,北京女子监狱用赤裸裸的肉体摧残来迫害大法弟子,以完成中共上层下达的“转化”指标。具体方法是:不许睡觉,不许坐、不许上厕所、不许洗漱,各种姿势的“蹲”、“飞”等体罚,用束缚带捆绑、强制双盘,强行反复劈叉,扇耳光、群殴,二十四小时轮番车轮战“座谈”……这些方法被反复交叉使用。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雷晓婷、伍丹、项桂兰、庞金英、刘淑霞、陈淑霞、裴云彤、董延红、郑燕萍、黄孝红、吴兰兰、龚瑞平、许那、袁林、刘秀芹、赵志生、毛秀丽、赵秀环、张国兰、赵贵敏、周孜、李丽、岳昌智、李关花等等。其中,宫桂平被多次迫害,遭受性虐待,腿因劈叉被掰伤,神经一度错乱;袁林耳朵被打残;岳昌智腰被打伤;董翠被活活殴打致死。

参与迫害的监狱头头和干警有:监狱长张书顺、周英,教育科张国芳,狱政科高云起,监区长田风清,干警陈静、席学全、陈云、张华、张小羽、董小庆等。

女子监狱的这些恶行被曝光后,女监头头将其归咎为个别干警的个别行为,调离了田风清、席学会、陈静的工作岗位,逃避其包庇、纵容犯罪的责任,至今无一人受到应有的刑事追究。

二、2004年以后的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凶残的精神灭绝

2004年北京女子监狱搬进新女监后,迫于国际上的人权压力,开始打造所谓“人文化管理”的“新气象”,标榜所谓“春风化雨”的“亲情感化”,其实是以更加隐蔽、狡猾的方式欺世盗名,更加阴险的摧残大法弟子。

现在北京女子监狱分四个监区关押法轮功学员,各监区情况简述如下:

十分监区(关押大法学员40人左右)

原监区长田风清被调离后,由郑玉梅接任监区长。郑玉梅继续折磨大法弟子,手段更加隐蔽、阴险。她继续利用过去曾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李小妹、靳卫红、黄孝红等犹大,出谋划策的想出各种邪招来整治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学员。采用不让人睡觉、苦肉计及其它卑鄙下流手法折磨李丽、岳昌智、张国兰、周孜等人。李丽被“熬”得几次昏死过去。目前监区其他干警有:付怡、肖蕊、侯华、许晨阳等。

八分监区(关押大法学员50余人)

监区长黄清华。当老女监以赤裸裸的肉体折磨迫害大法弟子时,黄清华以所谓的“亲情感化”树立了几个“转化”典型,如姚洁、滕春燕、李淑英等,并制作诬蔑“法轮功”和美化恶警的宣传片和文艺节目,通过媒体大肆宣传,掩盖了女子监狱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肉麻的为恶党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为“转化”大唱赞歌。

八分监区的“转化”具有极强的欺骗性和迷惑性。黄清华搞心理攻势,用栽赃陷害的谎言迷惑、哄骗大法学员。她封锁外部真实信息,控制舆论,让人反复看《焦点访谈》等已经失去新闻公正性的污蔑报道,“学习”恶党一言堂的“新闻联播”,渲染“形势一片大好”,散布谎言;惯用邪党的思维模式和思维角度,混淆国家、政府、政党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搞政治宣传,用政治运动中整人的阴谋伎俩,诬蔑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爱国”、“反华”、“反人类”、“反人民”,煽动虚假的“爱国主义”,歪曲爱国的真正内涵;从心理上,她一方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伪善,倍显关心照顾,甚至小恩小惠,另一方面又用株连方式,如:限制包夹、“帮教”看电视的文艺节目、限制全体被关押学员放风、娱乐,甚至不让同组的“帮教”或同监舍的人正常洗漱、睡觉,攻坚时还要她们陪着不许睡觉,以此来加大坚定者的精神压力。八分监区经常搞“亲情呼唤会”,实质上是强迫学员发言的批斗会。用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办法煽动对未转化者的仇恨,制造矛盾与事端,以孤立丑化坚定者。

黄清华怂恿、纵容邪悟者姚洁、史秀芬、沈俊兰等人编造断章取义的歪理邪说,滥用宗教词汇歪曲历史上正教的内涵,她自己也钻研这些,然后用此去哄骗、引诱大法学员邪悟。她亲自给坚定者念师父经文,诱其“反着悟”,哄骗说“你们的师父都要你转化,你不转化就跟不上正法进程,只有转化了才能圆满”等等。对于长期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八分监区就会反复暗示其精神不正常,是乱法者,是“破坏大法的鬼”,是“旧势力”,企图搞乱学员判别善恶的能力。总之,八分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多的是精神高压下的心理摧残。黄清华如此为恶党卖力而立功受奖,多次获得“全国劳模”、“先进工作者”称号。但很多经她洗脑的学员一旦走出封闭环境,清醒过来,就能认识到其伪善的本质。她对大法弟子生活上、感情上、政策上的“关心”都是一种谋略,目地是使人放弃正信,甚至成为乱法、破坏法的魔鬼,这比肉体摧残更加隐蔽和可怕。

曾在八分监区遭受精神迫害的有:翟凤英、刘玉英、项桂兰、滕春燕、王春英、姚月、褚彤、旦玲、李桂平、龚瑞平、许那、赵华、李雪宾、何桂兰、李淑英、赵晓杰、虞培玲、郭琰等。

四分监区(关押大法学员40余人)

四分监区是女监在2004年新成立的“法轮功”队,监区长刘迎春。刘曾将袁林非法集训,怂恿纵容普通罪犯(普犯)对大法学员孙俊英虐待折磨,并于2005年找借口将大法学员梁战胜集训。刘迎春汲取“亲情感化”中最迷惑人的表面一套,讲“人性化管理”,监区里又养鱼又种花,还准许养兔子、小乌龟,每天都放风,经常晒太阳,学练太极拳。实际上,她非常无人性的强化对法轮功学员的高压与控制,在监区的浴室、心理咨询室、库房、图书室分组隔离坚定者进行攻坚,名为“亲情帮教”,实际是精神围攻的“狱中狱”、“牢中牢”。这些小组实行单独的起居时间,单独上厕所、洗漱(因为要隔离不转化的人,这个时间就不能让其他人上厕所和洗漱)。

刘迎春利用这种生活的不便带给监区的混乱,煽动其他普犯对坚定者的不满与仇恨,制造事端搞集体围攻与群体胁迫,丑化坚定者,怂恿纵容犯人对坚定者的人身攻击、人格侮辱。刘迎春纵容包夹体罚坚定者,借口“不认罪”,不写“思想汇报”,就不许坚定者睡觉。整个监区表面祥和,实际上非常压抑,楼道里、浴室里、晾衣房里经常传出谩骂声,对坚定者的侮辱、挖苦、谩骂是四分监区的特色,队长躲在监控器后面从不出来制止,刘迎春对很多违法违纪的“转化”虐待行为佯装不知。

刘迎春是恶党邪恶政策的急先锋。她昧着良心,善于歪曲事实、断章取义、避重就轻的为迫害大法学员找借口。她深知女监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却欺骗新关进来的大法弟子说“明慧网造谣”,“女监没有迫害大法学员”。本来是因为恶党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才使正常的家庭遭受摧残和分裂,她却用强盗逻辑污蔑大法弟子破坏家庭。监区里很多人原来重病缠身,正是炼功以后才有了健康的身体,被强行“转化”不继续炼功后,写所谓的“揭批”材料造成病业重返,结果每天排队等着吃药在四分监区成为一景,四分监区几乎成了病号区。本来是中共邪党违反法律,四分监区却搞所谓的“法制宣传”,排练诬蔑大法的节目。刘迎春确实紧跟恶党步伐。四分监区负责法轮功“转化”的干警还有:郝小莲、李威。

在四分监区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刘冰、路淑敏、任贵敏、和同鹃,秦欢、杜鹃等。邪悟者寇桂环、徐若晖、杜筏军等在做大法弟子的洗脑工作。

一分监区

一分监区是2005年新成立的“法轮功”出监队,主要关押刑期较短,临近出监的法轮功学员,监区长李小娜。她善于以邪悟蒙骗大法学员,同时,善于用“亲情”哄骗。副监区长张华,曾多次参与老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另一副监区长牛娜,也曾参与虐待迫害大法弟子李丽等人。

三、所谓“人性化文明管理”的真相

北京女子监狱所谓“文明管理”“保障服刑人员的权益”是通过造假、掩盖真相以避人耳目,通过打压讲真相者以封锁消息,同时以谎言做秀来标榜自己。

在老女监,折磨大法弟子时经常是避开监控器,在没有监控器的地方,如干警休息室、监区长休息室、心理咨询室、库房的隐蔽处、车间库房、干警洗澡间等地。即使把人关入小号,虐待施肉刑时也把被害者拖入小号中唯一没有监控器的队长休息室;折磨殴打人的时候堵住人的嘴,放音乐以掩盖喊叫声。

新女监成立后,虐待大法弟子的方式更加隐蔽。岳昌智、赵贵敏、张国兰、李丽就在新女监的电话室、咨询室被虐待殴打的。当咨询室的门口挂上床单时,大家都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事情。2004年冬天郑玉梅曾把李丽带到远离监区的一层楼里“熬着”(不让睡觉)。那儿原来是一层车间,“熬人”时,房间里白天晚上都挂着窗帘。郑玉梅将李丽熬的几近崩溃,最后将李丽在神情恍惚下讲的话作为“转化成绩”刻录光盘,中间折磨的过程严密封锁。

女子监狱最大的造假是对董翠被殴致死案的处理。在监狱长周英的包庇下,田风清、席学会伙同监狱医院、教育科、狱政科及检察院共同制造伪证,篡改“转化”记录,炮制假口供、假证据、假尸检,最后完成假“正常死亡”报告,狱政科长高云起用各种手段压制董翠家属上告并封锁消息。到2005年,女监仍然号称“九年监管安全无事故”。

为完成“转化率”,女监干警、攻坚队还与教育科的张国芳玩弄小手段,虚报“转化成绩”和“攻坚成果”,杜撰编造“转化”过程,欺上瞒下地邀功请赏。

北京女子监狱还打压揭发检举其恶行的大法弟子,封锁消息,掩盖罪恶。2001年,大法弟子许那写给监管局局长朱建华的揭发信被女监非法扣压,监区竟付钱给徐少奇等三个恶人来女监以暴力整治许那。董翠死后,许那公开揭露董翠被殴打致死的真相,被监区诬为“诬蔑干警”、“造谣”、“自心生魔”,后来经监狱长周英批准,被关进小号折磨,2004年又被转入一个没有“法轮功”的劳动队,严管隔离。2003年,袁林、龚瑞平在女监的一次会上站出来揭露十分监区的打人现象,本来是高压下抗议控告的维权行为,在监狱长周英、齐秀山的授意下,被刘迎春以“扰乱会场秩序”的罪名给予集训处理。2001年,大法弟子董延红因在电话中向上海同修讲述自己被迫害的事实,也遭到监区打压。

一方面打压,另一方面女监又靠谎言在媒体上做秀进行自我标榜。2002年,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徐滔以法律监督员的身份来访女监,监区长田风清当众保证自己要文明执法,还安排服刑人员附和发言,而在此之前,她已虐待折磨十几名大法弟子。采访的当天,许那就被关在离会议室只有一屋之隔的房间里被虐待;这次采访的几个月后,董翠被活活殴打致死,监区干警席学会、董小庆等竟然在殴打现场门口监督执行!董翠死后,女监还发放服刑人员权益保障的调查卡,让被关押人违心填写“女监无打骂犯人”的虚假声明,再返发给其家属。2002年,当时被“洗脑”的滕春燕在媒体上讲,中国监狱如何如何好,在监狱里如同住宾馆,可与此同时,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虐待、体罚、打残、逼疯,这就是在“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北京女监的真实写照。

2004年以来,女监还邀请国内外各界人士、监狱同行来参观、座谈、交流,大谈女监的“人性化管理”、“文明公正执法”及如何“保障服刑人员的权益”,事先安排好被采访的监区当天改善伙食,安排放风。参加座谈会的都是积极靠拢政府的普通犯人,甚至还有动手虐待“法轮功”的犯人,而真正想反映情况的大法弟子却被严包严控,不能与外界接触。

四、挟持警察、邪悟者、犯人共同作恶犯罪

北京女子监狱以利益诱惑、奖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干警和犯人。恶警陈静在“非典”时期,残忍地虐待龚瑞平、袁林后火线入党,黄清华、田风清因迫害“法轮功”多次获奖立功,干警李晓娜因“转化”成绩出众,快速地由小队长升为大队长,凡是参与“攻坚”、“转化”的小队长比其它岗位上的人更容易得到升迁晋级的机会。

每年女监干警的升迁、晋级、奖励都以做“转化”法轮功的恶警为主。2006年10月,女子监狱四个监区做“转化”工作的主要干警黄清华、郑玉梅、刘迎春、李小娜、肖蕊、曹艳梅、安娜、郝小莲等统统记三等功,坐飞机到广西旅游风光。参与迫害法轮功使这些人赚取了升迁晋级的政治资本,恶党利用这些人的“使命感”、“事业心”、“上进心”等自私的名利心,挟持他们充当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工具。

北京女子监狱还以“减刑”、“挣分”、“挣劳积”(劳动积极份子)、“接见”等利益诱惑,将“帮教”、包夹法轮功的犯人拉下水,诱使她们献计献策参与迫害。狱政科科长高云起曾对犯人××说:“你不转化××,就别想减刑。”时隔几年之后,这个犯人一想起当初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折磨,自己都不寒而栗,她因良心发现造成的精神痛苦,并不亚于被害者。普犯靳红卫被多次利用残害虐待大法弟子,是直接造成董翠死亡的主犯,却得到监狱庇护,多次获得监管局嘉奖,获“改造积极分子”的称号,享受新年回家等等优待。女监还利用被洗脑的李小兵、李小妹、朱宝莲、吴月平、郑燕萍、黄孝红、伍丹等人,围攻、虐待、殴打大法弟子,极尽虐待、诽谤、侮辱、造谣中伤等整治人之能事,人性中的恶被女监最大限度的调动出来。其实,这些参与者也是女监迫害的受害者,女监泯灭了她们原本向善的人性与良知,把人变成了鬼。

相反,北京女子监狱打击人的正直、善良与纯真,无论这里的干警、邪悟者或犯人,都生活在政治恐惧的高压中,被迫学会了自私,漠视他人的苦难,学会保护自己,怯懦的臣服于恶党的“集体利益”,不再敢讲出真相、维护正义;进而麻木不仁,直至认同、附和、默许、纵容、参与行恶,这其实是中共以国家机器为载体的恐怖主义对人最大的精神摧残和人格扭曲。

结语:正告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获奖晋级升迁的女监干警:

北京女子监狱执行中共恶党的邪恶政策,侵犯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强制洗脑,违背了宪法,也违反了《监狱法》等中共自己制定的现行法律,更违反了国际法。

北京女子监狱为了所谓“女监的集体利益”,为了一党之私,混淆视听,颠倒善恶,欺上瞒下掩盖女监的罪恶,披着“法制、文明”的外衣,扮演了破坏社会正义的角色,这是身为警察职业的耻辱。你们知道吗?你们为了一个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恶党,为了你们个人升迁晋级的自私目地,正在对中华民族和民众犯罪。

也许你们并不承认这一点,觉得自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对工作尽力尽责,但是你们要明白,你们的工作是执行610组织残害人民的政治任务(610是违背宪法第36、89条的非法组织)。因此,你们的工作非但不神圣,本身就是违法的。你们的“工作”是在封闭环境中以谎言来蒙骗人,以利益、亲情来威胁恐吓人,以折磨来虐杀人,这不仅践踏了警察的职业道德,而且违背天理人伦。你们要知道,人的精神被虐杀的痛苦远远大于肉体的死亡。被你们洗脑的人一旦清醒过来,就会看清你们所有伪善的背后竟然都是为了让人放弃正信、泯灭良知。所有正信正教的历史都证明:逼迫走在神路上的人放弃正信必遭天报!非法的上级指示和命令不能成为你们将来为自己开脱罪责的借口!

如果你们真的爱岗敬业,真的为民族的前途着想,你们应该看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都认清了邪党,迫害法轮功是逆世界潮流,国内外已形成了千万退党大潮,天灭中共是历史必然,不要只盯着自己的饭碗,不要充当被恶党挟持迫害大法的“党棍”、对恶党的犯罪推波助澜,今天你们戴着大红花上台领奖,明天这一段“风光”就将成为生命中抹不去的罪业。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不要因一时私利而毁掉自己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