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2月23日】我是一名曾经在天津市大港区女子劳教所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现在大港区的板桥女子劳教所已经改名为“天津市女子劳教所”,所有天津市市里及周边区县的女大法弟子,只要是被非法劳教的都被送往这里。

被非法判劳教的大法学员,在看守所的时候就被强行扣除劳教前检查身体的320元钱。我進了那个简陋的所谓“检查室”,量了量血压,然后用一个没有听膜的听诊器,被“听”了很长时间。这两项体检费就被勒索320元。连遣送我的警察都说了句“黑!”

劳教所分两个大队和一个“攻坚队”,被送去的大法学员非常坚定修炼的直接就被分到所谓的攻坚队迫害。攻坚队的人由刑事犯(队长们的打手)和邪悟犹大组成。先是犹大出动,失败了,就开始体罚大法学员:贴墙站、坐马扎,长时间不让睡觉,被其他刑事犯谩骂、羞辱,软硬兼施。一期一期的办邪恶的“转化教育学习班”;定期所谓“问卷考核”;在小喇叭中宣读邪恶文章;以所谓的被强迫“转化”态度的好坏累计加分减分的多少。

这里大法弟子被强迫劳动干的奴工产品种类很多:摘豆子(一百多斤的豆子只要是60岁以下的都扛)冬天盖着积雪也扛,雪渗到脖子里,双层厚的毛衣和帆布外罩都能被汗水湿透,劳动强度之大,难以用语言形容,有的老人累的被迫输液,输着液也被迫分给产量干。缝衬衣:出口日本的衬衣要求手工缝制,常常是从早上起床干到深夜,70岁的老人都要定量,谁把针弄丢了一夜不许睡觉直到找到为止,弄破一件衬衣罚款一百元。缝汽车坐垫:很粗很长的针常常是把手扎出血,有时候能把手穿透,晚上睡觉由于满手上的针眼疼痛而痛醒。为“好利来”、“圣西林”、“王朝酒”糊纸盒,有一次在12月底,摘豆子的班深夜将近2点才被允许回班睡觉,而糊纸盒的班这时候还在忙不停的糊纸盒。恶警们经常是借劳动的好坏往大法学员们身上撒气,很多队长把摘好的豆子偷偷拿回家里。

2002年底2003年初,天津大学女博士后仇学艳由于拒绝洗脑,被恶警支使的刑事犯在一个小屋里殴打,打昏后醒来再打,并把她四肢铐到上下铺的单人床上,谩骂、打脸,禁止任何人与其接触。

受到过她这样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赵德文、董玉英等都是在这个人间地狱被迫害致死的,这个劳教队充满了阴森和恐怖。现在那些恶警们还在不知悔改的迫害着大法弟子,已经有一部份恶警遭了恶报。

板桥劳教所电话:022-6325182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