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王村劳教所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

一.来历

中国大陆目前被恶党实施的劳动教养制度是60年代从前苏联××党人那里引进的,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是这一劳动教养制度的发明者。此制度专门用来打击、迫害不同政见者、自由思想者,即体现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专制残暴,对有不同的思想 、主见者采取肉体上、精神上、物质上摧残消灭,它是独立于宪法、法律之外的一种邪恶专制产物,在全世界只有前苏联和中国有这种制度。

在具体实施中,由公安机关的派出所上报至分局的法制科来审批,不需要检察机关的介入,不需要法庭的审理,程序极为简单。从派出所报到分局审批,只需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完成。

位于淄博周村区王村镇的山东省生建八三厂就是在中共邪党的劳教制度下建立的一个省级劳教所——一个专门践踏人权、迫害人民黑窝。由于教养制度从建立开始,就与国家现行的宪法、法律制度相抵触,被众多的有识之士视为非法存在而无法披上合法的外衣,所以劳教所从成立之初就不敢以真实面目展现给世人,而是以“生建八三厂”这样一个生产单位的名称掩盖中共的罪恶。

山东省生建八三厂成立于1957年之前,它是毛泽东为了打击大陆一批具有不同意见者——“右派”而成立的。

二.演变

成立之初,这个被用八三厂的名称伪装的劳教所分男所和妇女大队。有研究所的分厂生产电子元件,出产收音机、电视机,还生产氢气。现在研究所和台湾合资生产电子元件运往台湾,氮气、氢气、氧气则到大陆各个省市。一分厂生产电厂用的电机、硅碳棒,西宝山以前生产假宝石,三大队是电工车间。

女二所出耐火材料,加工衣服。现在的女二所,以前叫四大队,在劳里庄附近,叫东病区,也是医院,关的全是右派,邓小平翻案后给右派平反。

八三厂以前的厂长付云修、刘志良这些人为了个人的升迁用关系买通了邪党的中央公安部成立了山东省劳教局,他们走后换上了杨红深当厂长,杨红深后来通过关系调到省劳教局。杨红深调走后,毕华当厂长。

中共邪党规定不够多少,劳教所不能升级,省里为了升级,也是部份人为了安置自己的子女就业,把山东省劳教所(即八三厂,位于王村,所以常称王村劳教所,实际上是一个省级单位)分化成了省女二所、男一所、男二所,原来八三厂的妇女队也就升级,成为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则由原来的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升格改名。山东省委原来的少年管教所属于八三厂管理,省里部份人员为了安置自己的家人被山东省公安厅收回。

劳教所无论从制度上还是在具体实施上都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精神的,是践踏人权的,有恶党撑腰,劳教所管教人员在个人行为上也是卑鄙不知羞耻的,极尽败坏道德之能事。自从杨红深当上厂长之后,杨红深、毕华以及厂里有职有权的人经常到附近饭店耍流氓。有一个饭店老板苦不堪言。有一个晚上当劳教所的人又来耍流氓的时候,老板告到周村公安局。周村公安一看是八三厂的,自己人呀,就抓了一个卖淫女,一问,这个女的一连串说出几十人来,后来提到官职大一点的就不让说了。后来他们用钱封住了卖淫女的口,最后不了了之。毕华自己在某饭店耍流氓,不知欠了多少万元。

淄博公安局八三厂宝山分局就和王村黑社会勾结在一起。从1999年7.20开始江××和邪党相互利用打压法轮功,山东省生建八三厂就成为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的黑窝。

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省委吴官正对劳教局说,要多少钱有多少钱,任政委的赵青河(音)专门出坏点子,和毕华狼狈为奸,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学员。邹松涛就是在毕华和赵青河的授意下被一个叫郑万辛的恶警用电棍电死的。

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劳教所以漏洞百出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为依据,在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掩人耳目的谎言下,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的目的,实施着人类最邪恶阴毒的罪恶:高强度劳动奴役、拷打、上吊、老虎凳、装铁笼、注射精神药物、强奸、冰冻、火烤,应有尽有,简直是人间的活地狱。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所能见到的部份迫害手段:

(1)坐“严管凳”加“法西斯”洗脑

受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在“严管凳”上,“严管凳”为铁制品或木制品,高15厘米,宽3厘米,有些凳子的表面为锥型结构或波浪型结构,坐在上面非常难受;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上身与大腿垂直、大腿与小腿垂直坐在上面,手被强迫放在大腿上,每天要坐近20个小时,只能起身六次:三次吃饭、三次上厕所;同时,二十个人被非法关在一个小屋里,小屋里架了一个1000瓦的高音喇叭,不断的重复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

(2)流氓式的心理恐吓

受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叫到恶警办公室,往往是十来个恶警对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首先强迫你放弃法轮功,紧接着就恐吓说:这里是劳教所,不是你家,不听话等着瞧;我们要让你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你还没有看看我们好玩的,要不要玩玩…;给你一个马上就要大难临头的感觉。

(3)面壁罚站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脚尖、鼻尖贴墙而站,一站起码就是一天,并且不能闭眼,如果站的不符邪恶之徒的要求,三、四个犯人就对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

(4)关小号

邪恶的王村劳教所法西斯集中营关小号有多种形式,我看到的一种是这样的:有一不到半米高的铁床,一边靠墙,另外一边上面有很多孔,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两手被拉直铐在床边上,身体不能蹲、不能站、不能坐,很难受,同时恶警还时不时的拿电棍电,这种迫害最短也要一周。

(5)“半飞”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两手被拉直铐在铁架床上,身体半架空,只能脚尖顶地,半飞着,一就是半月。德州的李德善被恶警罗光荣、单伟业、梁俊业、杨澍、赵永明等人经常这样迫害一年多后死亡。

(6)野蛮灌食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几名恶警按压在木椅子上,头被向后拉着,这时所谓的大夫就带着几个犯人把管子野蛮的插入法轮功学员口里、胃里,用高压枪往里灌盐水。灌完后,人被扔到地上,学员很多都被灌晕了,扔地上后产生了一跳一跳条件反射,惨不忍睹。更为邪恶的是,所长王××为了达到威胁更多学员的目地,当着几百人的面搞这样的邪恶灌食。

以下发生在这个罪恶的劳教所的个案仅是被揭露出来的罪恶中的冰山一角。

1.邹松涛,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毕业于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获硕士学位。因修炼法轮功,被禁止找工作。1999年底,因去北京信访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回到青岛后被立即拘捕,非法关押在一家不知名的旅馆内长达一月之久。此后,无数次地被非法拘留。

2000年7月邹被诱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劳教,关押在青岛市大山劳教所。9月底被秘密转送至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2000年11月3日上午,恶警郑万辛、绍正华几人将邹松涛单独叫进审讯室,在两个多小时的 电棍摧残下,邹松涛于中午11:30分离开人世。

2.李德善,德州法轮功学员,大约是2001年3、4月份被非法关进王村劳教所的,最初他被邪悟者讲出的东西弄糊涂了,表现出了“转化”的样子,大约在10月份他公开声明坚持修炼,十队恶警把他当成迫害重点。从这时起到过年前这一段时间,李德善遭受了很多苦。

劳教所不法警察对他进行“熬鹰”迫害,不让他睡觉,并且打他骂他,后来把他铐在架子床上,一手在上、一手在下身体弯着很痛苦的姿式。在他很困的时候恶徒就推着他走路,拧他的身体;在他极度疲乏时强制他坐在并成一条线的马扎上。这样过了四个多月,他出现神志不清,精神失常。2002年8月20日清晨,李德善被发现吊在小厕所的门上。当时这个厕所的门不高,稍一举手就可碰到,须要圈起双腿方能吊起来。

3.孙桂凤,女,34岁,家住山东兖州矿务局。2004年12月向世人讲真相,该矿保卫处伙同济东公安局恶警对孙桂凤非法抄家,并把她和丈夫一起绑架至看守所。半个月后又被送往所谓“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继续进行迫害。

“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即是臭名昭著的淄博王村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高压,感情上欺骗诱惑,思想上扭曲和强制洗脑,身体上车轮战术折磨,软硬兼施等等迫害;对待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则强行灌食,还不放弃信仰的就被长期关押迫害。年仅34岁的孙桂凤,由于连续遭受非人的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一个月后家人接回时已是奄奄一息,于2005年4月中旬含冤去世。

4.宋静,女,20多岁,北大学生,因拒绝洗脑,被关在三大队恶警专用厕所里迫害,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寒冬腊月,滴水成冰,恶警故意开着窗户,只让她穿着内衣,整个人都冻僵了。因宋静不配合邪恶的指使,进门不打报告,恶警不让她进宿舍睡觉,派多名邪悟人员不分昼夜的看着她,围着她说污蔑大法的话,羞辱她,或让她罚站,罚坐小板凳。由于长时间体罚不让睡觉导致宋静严重的神智失常,胡言乱语,眼睛都睁不开,稍微一挪动地方就摔倒在地。

2003年10月中旬左右,李爱文、李茜、李英等恶警决心彻底将宋静“转化”,大约七、八天左右时间没有让宋静睡觉,并长时间体罚她。宋静的双腿肿的一按一个坑。我们常在半夜被惨叫声惊醒,宋静一直喊:救命啊,救命啊!第二天去卫生间宋静脱下衣裤给我们看,身上血痕累累,双腿内侧有大块大块的淤血,惨不忍睹。当然她所遭受的迫害还不止这些,如不允许她与家人见面,不允许洗澡,偶尔去洗也是由恶警安排的专人监视,不允许她和人随便讲话等。

现在男二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负责人是郑万辛、李公明;女二所负责人是侯秀云;省洗脑中心负责人是马立庆、焦方民。女二所的侯秀云利用一切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学员,她的恶行连累了她的家人,她丈夫范××曾在研究所当所长,到外地出差时,当场被汽车撞死。

四.高强度奴役劳动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榨取钱财的方式之一

奴役劳动是劳教所最基本也是从开始持续到劳教结束的迫害手段,劳教所靠榨取劳教人员的血汗为劳教所和个人谋取外汇和每一分金钱。劳教所往往从事正常企业不愿加工的劳动密集型的活,原材料和辅料往往带毒性,有损身心的健康。

对于法轮功学员,各种迫使放弃“真善忍”的酷刑实施过后就是这种被强迫的高强度的奴役劳动。劳动时间一般在12-18小时,有些时候,完不成一定数量,还被强迫加班。

具体活则五花八门,如:

1、粘眼睫毛(化妆品)。该工艺要求很严,人坐在马扎上,屈膝弯腰,身体紧靠工作台,眼睛丝毫不能错位,头顶上开着日光灯。一开始给定的数量根本就完成不了,经常是吃完饭,点完名直接就進入工作室。随着技术熟练,数量也在不断加码,几个小时下来,腰根本直不起来,整个脊椎象断裂了一样。一天劳动十多个小时。

2、剪裤线。经常超负荷、超时限的劳动,就连大年三十也不停,晚上为了加班便将宿舍的灯换上大瓦数的灯泡。

3、粘彩色玻璃瓶。原料是具有强烈刺鼻气味的化学药剂,呛的流眼泪,根本没有劳动保障,直接用手抹化学药剂,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参与此劳动的学员经常头晕、眼红,视力下降。

4、还有缠线包、穿手镯等劳役,做成象灯笼一样东西。完全没有任何劳动保障的情况下,劳动强度在十几小时以上。每天按件计数,借此用来减、加刑期来利诱威逼。

在奴役劳动的同时,便是利用劳动空闲时间灌输邪党和诬陷法轮功的东西,对学员反复洗脑。

王村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被曝光的罪恶不及冰山之一角,有位曾在里面饱受煎熬的法轮大法学员说,里面太残酷了,比你能想象的可能残忍恐怖百倍。在里面都是封锁消息的,所以很难以传出来。现在苏家屯邪恶的集中营被中共内部的情报人员曝光于天下,我们无法想象王村劳教所有没有往里面送人,或者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在劳教所发生。那位大法学员所不愿意说、连现在想到都令他表现出恐惧的事情是什么,我们现在仍然无法知道。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的罪恶必将曝光于阳光之下,中共邪党及其死不改悔的党徒必将在人民的一片唾弃声中偿还它们的罪恶。罪恶的劳动教养制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邪恶发展取向,六年多来王村及大陆各地劳教所在迫害法轮功中所扮演的地狱角色,注定了劳教制度必将彻底消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