诘言成真——从《晏子使楚》想到的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8日】《晏子使楚》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说齐国使臣晏子来到楚国,楚王故意假造个盗贼扮成齐人,看着晏子说:“齐人本来就善于偷盗?”晏子回答:“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莫非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想以栽赃诬陷侮辱齐国的楚王理屈词穷,尴尬地苦笑着说:“圣人是不可以戏弄的,我反而自讨没趣。”

没有想到的是,“楚之水土使民善盗”的事情今天真的在恶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发生了。

******

小勇是山东省某县农民,30多岁,在恶党的统治下,农村百姓经济状况日益恶化,小勇一家也被搞的生活拮据,不得已抛妻别子进城打工。

小勇打工的地方在山东兖州。本来想出来打工资助家庭的小勇工作了几个月却领不到一分钱的工资。没办法,只能偷着把公司的物资拿出去卖了,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

据小勇自己说:从公司库房往别处运钢材,等到地方的时候拉出来的六七吨钢材只剩了一两吨了。哪儿去了?卖了呗。公司又不给我们发工资,我们吃什么。公司领导在大会上也没办法,只是说“你们能不能少偷点儿?”

公司领导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知道公司也是坑国家,他们通过关系在银行贷款筹建了这个公司,等他们把钱倒腾到自己的腰包里,公司就宣布破产,之后到别处骗钱去。

小勇农村老家离兖州好几百里地,每次来回都经过县城的婶子家。他婶子学法轮功已经好几年了,原来的糖尿病、高血压都是在炼法轮功之后不药而愈。他婶每次见到小勇都告诉他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小勇也很认同。

有一次,小勇对他婶讲:每次从你这里到公司我就一个星期不敢偷东西,可是不偷不行,公司不给发工资,我吃什么?不偷,同事也都挤兑我,我怎么活呀!

这让我想到《晏子使楚》的故事,齐国使臣晏子来到楚国,楚王想羞辱齐国,故意假造个盗贼扮成齐人,质问晏子:“齐人本来就善于偷盗?”晏子回答:“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莫非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小勇生来不是盗贼,可是社会的现实、生存的本能使他不得已变卖公司财物,每次听到修大法的婶子的告诫,也知道改变自己的做法,但很快又被环境所带动,又开始变卖公司物品。

我这里绝不想为小勇开脱,但这现象决不是小勇可以左右的,小勇固然可以换一个地方打工,可是换一个人来小勇现在的位置可能也会陷入小勇面临的尴尬。仅仅是公司不发工资的原因吗?也不是。是因为官商勾结要通过公司这种形式把老百姓存到银行的钱转到自己的名下。

说到这里,其实我们都明白,归根结底是中共恶党的问题。

中共打江山靠的是暴力和谎言,维持其邪恶政权更是依靠暴力和谎言。中共靠共产主义这个美丽的骗人邪说,把社会财富变为中共的财富,实际上也就变成中共独裁者所有,然后再在精神上肉体上奴役控制其统治下的人民,压制人民的自由思想,斩断人民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血脉,最后在中国大陆形成一个无神论的环境,中共邪党再把自己树成一个不称神的神,叫人民想它所想,做它之想做,让人民沉浸在仅仅追求现世的享受之中,不知不觉走到道德沦丧的深渊。

教育是一个民族传统传承之所在,“传道、授业、解惑”是为师之责任。可是在中共的教育中不再教导做人的道理,却把谎言明目张胆的写进教科书欺骗那些纯真烂漫但对老师和书本迷信的不得了的孩子。

法轮功教给民众“真善忍”,其要求的道德境界之高,其祛病健身效果之显著奇特,自1992年传出后,通过心口相传,使一亿民众很快入道得法,社会道德迅速回升。可是在“真善忍”面前,中共信奉和得以维持的“假恶暴”无处遁形,一场对善良民众的打压就借着江××的小肚鸡肠的妒嫉无端由的开始了。

从此学校的课本里便有了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诬蔑,师生共同受毒却不自知,潍坊八中几个十六七岁的学生对于在路边讲话的行人,仅仅是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不管老少大打出手,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中共教育的“成绩”。

目前被中共所把持的大陆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就是这么一个土壤,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依靠邪党的“先进性”的政策共同掏空国家之资财为自己所有;对于求生存、求自由的民众则是枪械、大狱和酷刑伺候;对于尚没有发言的民众依然在高压的控制下进行着日复一日的全民洗脑,中华传统美德被中共扬弃,在学校甚至幼儿园就教导谎言、欺骗和暴力。

小勇不喜欢盗公司之资财,但是共产邪灵控制下的这个环境把人引导、逼迫到了这一步,《晏子使楚》里面“楚之水土使民善盗”的诘言在中共的环境下就这样发生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