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的野蛮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陕西省凤翔县往北進山处的枣子河劳教所是全省集中关押大法学员的集中营,全陕西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后都会送到这里来迫害。(女大法学员都被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在2005年11月发生了西安大法学员陈建生在枣子河劳教所被毒打致死的情况。陈建生被害死后,劳教所还教唆吸毒犯隐瞒事实,谎称陈建生是保外就医了,从而包庇坏人,使其逃脱法律的制裁!甚至几个月以后从劳教所回来的大法学员,就连原来和陈建生在同一个队的人都不知道实情。这也是枣子河劳教所一个惯用的伎俩,就是隐瞒欺骗。

在2001年至2003年迫害最严重的几年中,枣子河劳教所对新绑架入所的大法学员搞“三分钟转化”,就是把新入所的大法学员关進一个没有光线的小黑屋,然后让几个吸毒犯或恶警持木棍等凶器毒打,打完后问:“墙是什么颜色?”如果回答是白色,就继续打,直到人承受不住了,按他们的意愿回答“墙是黑的”,然后再问:“法轮功是什么?是不是×教?”,很多人都被打的半死,不“转化”的人往往被打残,华县弟子张建民就被打得满嘴只剩三颗牙,几年了只能進流食,吃饭非常困难(现在张建民又被关進枣子河劳教所二次迫害)。

当时,教育队是集中关押迫害大法学员的分队,在其指导员吕某的指挥下,恶警侯百成、王新伟、马珠明等更是恶得发狂,疯狂迫害大法学员。最常见的是“上学习”。就是每个人坐一个小板凳,上身笔直,不能说话不能动,从早上7:00坐到晚上12:00,一动不能动,比干一天活还痛苦,有人就经常因此晕倒。而这样的迫害往往都是几个月持续不断。

大法学员们接见时送進来的食品、日用品、钱等也全被吸毒人员强行瓜分、强占,钱全被吸毒人员买烟抽了,少了还要挨打。恶警给每一个大法学员都安排一个吸毒人员当包夹,学员上厕所要有包夹跟着,很多吸毒人员、盗窃犯从大法学员身上得不到好处或是心情不好、本性恶虐的,就利用这一点折磨大法学员,学员经常憋的想上厕所,可是包夹不去你就没办法,大法学员经常被憋得在屋里团团转。也有时为此尿裤子,而就是到了厕所,要是蹲大便,包夹会在旁边数:1-----2------3------4-----5!好了,马上走。不到一分钟时间!而恶警对这些心知肚明、一清二楚,却纵容恶人这么干。

2003年一次,大法学员不愿再消极承受恶人的非法迫害,集体不承认所谓的“转化”,明确表示坚修大法,结果恶警将大法学员全部拉上教育队三楼一间黑屋子里,关上灯,在黑暗中用棍子、拳脚疯狂殴打。惨叫声不绝于耳。情况持续了一个小时。当时教育中队的指导员吕某(现在在食堂),就是这起事件的主谋和元凶。

2004年初,有一位咸阳大法学员(姓名不详)因为不“转化”,惨遭迫害。这一天,西安的恶人陈斌到枣子河劳教所作诋毁大法的演讲,全部在押人员都被集中到礼堂开会,而这位抵制转化的大法学员被留在号舍内,恶警指使几个吸毒人员将他四肢绑在床上,嘴里塞上毛巾,然后進行毒打,连续殴打了两个多小时,看人已经奄奄一息时才放手。等其他人中午回来时发现,这位学员浑身是伤,到处是血,已经不能动弹。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谁也不敢过问。因为在枣子河劳教所,法轮功的事谁也不能问一句。

2004年5月,由于外界的不断曝光,臭名昭彰的教育中队才被撤消,但迫害还在继续。

2003年下半年,陕北大法学员马福建被关進枣子河劳教所。马福建因拒绝转化,邪恶想把他关進小号秘密迫害,因为关進小号后与其他人完全隔离,里面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施以暴行。马福建知道他们这一套,坚决不配合,不進小号。恶徒就将他关在一大队三组内,整个三组的大法学员都被疏散到其他组。马福建开始绝食后,恶徒用指头粗的管子给他插管灌食,故意弄的他口、鼻、胃中全都出血。连吸毒人员都觉得惨不忍睹。这种野蛮灌食持续了三个月,三个月下来,马福建的食管、声带已经完全被长期反复的野蛮插管灌食破坏,几乎丧失了发声说话的能力。从这以后,马福建就不能发声说话了。因为马福建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活动,他在枣子河劳教所的两年时间几乎没见过一次阳光,整天被关在号舍内坐在小板凳上。

2005年4月开始,马福建逐渐减少進食量,以避免彻底绝食带来的残酷迫害。他这种软性绝食持续了四个月。每天由吃六个馒头减少到最后只喝一碗稀饭。到2005年8月,他175cm的身高只有五十多斤的体重。全身看上去只有骨头,十分可怕。6月时他彻底绝食,恶警的医生给他打了一次吊瓶就再不敢继续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极度恶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害怕他死在劳教所,派人24小时轮班看护着他。而这时的马福建,生命垂危,身体的痛苦使他根本无法入睡,24小时瞪大眼睛睡不着。怕马福建死在劳教所,恶警在2005年6月让马福建的家人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根据劳教所医生的诊断,当时的马福建已经心肝脾肺肾所有脏器全部衰竭,也就是说只剩一口气了。家人见到他时,马福建说话极其困难,基本不能发音。马福建及其家人坚决不同意,要劳教所给个说法,后来一大队的恶警全部躲了出去,僵持了一个上午也没结果。马福建的家人只好带着他愤愤离去。至今生死不明。

从2004年起,凡是新被绑架入枣子河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都先被关進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号内。小号没有窗子,这样被关在里面的人就不知道外面的真实情况。小号没有监控,这样里面怎么打人、甚至打死人(比如陈建生)也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管。小号里面由三名吸毒人员包夹着一名大法学员,四个人都不容许和其他人来往,小号的门24小时被从外面拴着,这样外面人就不会知道里面的情况。这其实是一个黑窝中的黑窝。4个人吃喝拉撒睡24小时都在这个小号中,里面只有一个马桶,臭不可闻。所有新来的大法学员都会被关進小号,最基本的迫害是每天只准睡3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只能坐在小凳子上看污蔑大法的书,有恶人24小时值班看守。如果态度不好或时间长不转化,恶警就会指挥包夹人员進行殴打。这一点在二大队最为严重,两个恶人将大法学员架起来,然后一个人打,打累了三个人轮流着打。对于态度非常坚决的大法学员,他们不是一天一打,而是一小时就打一次。西安大法学员陈建生就是因为绝食,给其他人讲九评,而遭到邪恶的疯狂迫害,用这种办法殴打致死的。2004年11月,宝鸡市冯家山水库职工郑仕剑因为在小号内多吃了一个馒头,就被恶人在嘴上打了五十板鞋,几天不能吃饭。小号的学员经常是浑身是伤。到了半夜,小号的惨叫声常常令人毛骨悚然。

有些转化后的人有时也会被他们关進小号迫害。宝鸡市渭滨区的强孟生因为不愿意每天写一遍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而被关進小号,每天只睡三个小时。解教前强孟生又因为坚决拒绝答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试卷而被关進小号,恶警派恶人薛卫斌迫害,薛某每天辱骂、殴打六十多岁的强孟生,不许他睡觉。由于强孟生拒不转化,后来被延教一个月。

小号内大法学员的财产经常被瓜分,钱全被他们买烟买茶叶买日用品。而在小号内迫害大法学员的这些恶人还被嘉奖、减教期。小号内大法学员陈敏敢绝食后有其他大法学员送他一包奶粉,长安县斗门镇吸毒人员薛卫斌居然不顾大法学员的死活拿去给自己换烟抽。就这样丧失人性的人后来还因转化大法学员“有功”减教一个月。这些恶人凭着殴打、迫害那些跟他们父亲年龄一样大的大法学员,很快得到好处。这也是枣子河劳教所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许打人,但是可以打大法学员。并且打了还有奖。可以教唆吸毒、盗窃、诈骗,但是不能说让人做好人。有个犯人就因为喜欢和大法学员来往,喜欢听法轮功说做好人的道理,结果就遭到和大法学员一样的迫害,还被关進小房子洗脑转化,真正是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凡是转化、殴打过大法学员的人就会被任命为组长,给予减教奖励。像目前还关押在枣子河劳教所的吸毒人员何卫卫就是因为殴打法轮功张国林而被恶警任命为组长的,并许诺要给以三个月的减教奖励。劳教所每半年都会评选“文明学员”,有人说,大法学员不用选都是最文明的学员,他们从不骂人、不打架,还乐于助人,常做好事。但是,真正评上文明学员的恰恰都是迫害这些好人的人,都是打大法学员最厉害的吸毒、盗窃人员。比如户县余下镇灵山寺村的吸毒人员弋鹏飞,此人是恶警朱党旭的打手,他力大强壮,一拳就能将人打伤。在二大队时凭着殴打大法学员当上组长,后调到一大队时又在朱党旭的指示下连续殴打大法学员张国林被评为“文明学员”。

恶警朱党旭、王伟、杨亚龙、刘智岐是殴打、迫害大法学员的积极分子。大法学员常洪基因高血压、心脏病卧病在床,不能动弹,恶警朱党旭派人将常洪基拖進办公室,对其進行脚踢拳打。常洪基因病不能起床报数,朱党旭就对其动手殴打,强迫他站起来报数。王伟和朱党旭还多次动手殴打拒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张国林。

2005年6月开始,枣子河劳教所开始了磨珠子的活。很小的玻璃珠子要在砂轮上磨出32个面来,有一个面不一样就是次品。恶警刘智岐安排学员从每天早上6:00起床,一直要干到晚上22:00.中间只有吃三次饭的半个小时休息时间。针对每天16个小时的非法劳动强度,刘智岐还狡辩说,他给每个人定1500个成品的任务是按八小时的工作量定的,可是现实中根本没有人能在八小时内完成。而且要是很多人能在八小时内完成任务,他在利益的驱动下又会涨任务。大法学员郑士剑由于年龄偏大,动作很慢,又有恶人经常故意偷他的成品,或者故意将他干的成品说成次品,使他每天干到晚上0:00甚至凌晨1:00,第二天还要6:00再起床。除非停电,否则一天也不休息。法轮功孙建军视力很差,连珠子的穿线眼都看不见,还被每天强迫干到晚上22:00.刘智岐规定,凡是有一口气的,不管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好坏,都要干活。针对有的年龄大的法轮功学员眼睛不好,他还以犹大周建奎做例子说,周建奎600度的近视摘了眼镜都能干,那其他人也能干。实际上周建奎为了配合邪恶,每天都弄得眼睛红肿、要靠点眼药水维持。刘智岐还经常揽一些建筑等重活,在枣子河劳教所冬天零下十度的天气中让学员到外面干体力活。每天枣子河劳教所上午7:00出工,一直干到下午5:00才吃饭。

2005年11月底,西安的恶人陈斌被弄到宝鸡市凤翔县办洗脑班,在这期间枣子河劳教所转化办恶警将他请到枣子河劳教所做转化报告。然后掀起了一个月的“攻坚战”,对劳教所内的所有大法学员進行更加严酷的打击迫害。对此,本人以后将会做更详细的报道。

陕西枣子河劳教所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董家河镇 邮编:721400
所长:张世禄 0917-7485337 前所长: 刘春喜
副所长:邢一民 醋家奇
所办公室 0917 - 7484310
转化办公室主任:杨军0917-7485309 7485306
一大队 电话 0917- 7485083
二大队: 电话 0917-9485225
指导员:胡新奇 大队长: 候伯成
干警:朱党旭 汪军卫 朱西林 王文龙 窦广庆 胡新启
生活队:0917-7485185
指导员:冯喜尧 中队长:刘致琪
干警:张伟龙 王永华 徐海军 魏启明
教育队:电话0917-7485329
指导员:吕连科 中队长:陈超恩 :杨亚龙
干警:杨亚龙 王文辉 王翔 侯海飞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