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在白马垅劳教所惨遭迫害 母亲向国际社会求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明慧记者李静菲采访报道)54岁的毛香桃因女儿刘丹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近日和湖南省上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家属一道,联名写信给联合国,请求国际社会帮助制止中共邪党暴政下的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暴行,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5年5月下旬,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大法弟子28岁的刘丹在株洲外出时,向当地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株洲市芦淞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当时和她在一起的丈夫也被抓。半个月以后,芦淞公安分局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刘丹送到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刚刚结婚不到半年的刘丹和丈夫分别被判三年和两年半劳教。

刘丹的家人闻讯赶到芦淞公安分局,才知道刘丹已被送到劳教所,他们质问公安分局为什么家人没有收到判决书,为什么不履行法律程序,公安分局才给他们出了份判决书。

刘丹的母亲54岁的毛香桃起初每个月都去白马垅劳教所看刘丹。后来长达四、五个月不让家属探视。

她们每次见面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毛香桃听刘丹讲述了她在劳教所里的一些受迫害的经历:长期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两只脚肿的很厉害,还遭到殴打,被灌麻醉药物,曾经被折磨的晕倒。后来,她被扒光衣服,用刷子刷遍全身上下,鲜血直流,还出现了肺炎症状,高烧20天不退。

毛香桃说,“刘丹只是炼功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任何罪。”

据刘丹的母亲毛香桃说,刘丹从小体弱,在修炼法轮功以前被肾病折磨得全身浮肿,经常从乡下到岳阳市治病,一去就是半个月、一个月。后来由于身体不好,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求学的机会。

自从1997年刘丹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飞,这些年来刘丹从来都没吃过药。毛香桃说,周围的人都从刘丹身体的变化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谈到女儿的为人,毛香桃说,“刘丹学了法轮功,严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所有跟她打过交道的人都说她是个很好的女孩。”

自从1999年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很多人受中共的谎言蒙蔽,不明法轮功真相,刘丹坚持向世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她说法轮功好,她要告诉不明真相的人,她要救人。

毛香桃说,“白马垅劳教所这样整她,整的她很苦,我很担心,我在国内没有办法帮助她,现在唯一希望只能向国际社会求救,帮助营救刘丹。”

2005年9月1日,毛香桃和湖南省法轮功学员家属共535人联名写信给国际人权组织,揭露发生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今年3月,又有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加入进来,共计1072人联名致信联合国,再次向国际社会求救。呼吁全社会来谴责、抵制、制止在中共邪党暴政下的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暴行,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他们在公开信中说,“我们的亲人,原来绝大多数患有多种疾病,修炼了法轮功后,普遍的都身心健康。中共邪党要‘教育转化’她们,把她们绑架到劳教所。面对残酷的迫害,她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难以想象的大善大忍之心向暴徒们讲真相,结果招来了棍棒锤,打耳光,扇嘴巴,拽着头发往墙上地上撞,打得皮开肉绽鼻青脸肿头部变形。用火烧,用电棍电得皮焦肉烂。手指甲插钢针,坐丁字椅、老虎凳,站四寸小板凳,昼夜吊铐成几十种姿势,一吊铐连续就是数十天。夏天40度的烈日曝晒,冬天赤脚站在厕所的水泥地上。野蛮灌食,撬掉牙齿撕烂嘴,用吸管捅烂气管搞烂肺。私设密室,布满张牙舞爪的烂鬼恶怪来恐吓……真是罄竹难书。”

据这些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说,“白马垅劳教所从2001年以来,连年被评为迫害法轮功的所谓的‘先进文明单位’。原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下拨数千万给劳教所盖起了数栋楼房供恶警办公住宿,又像刺激动物一样规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劳教所一万元,劳教所再从中拿出一千元奖励给迫害修炼者最厉害的恶警。

恶警们踏着修炼者的累累血痕加官进爵,恶党对最狠的恶棍还另加奖励出国游玩。恶警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彻底冲毁了做人的最低底线,已经人性全无。白马垅劳教所的恶警们经常说,‘用不着打死,就是打得生不如死才是恰到好处。’”

明慧网报导,自2001年以来,至少12名法轮功学员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至少300多人遭受毒打、吊铐、老虎凳、强迫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折磨,致使100多人精神失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