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成华区、新津花桥洗脑班罪恶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8日】

成都市成华区洗脑班罪恶

四川省成都成华区青龙小区刘瑛在洗脑班被迫害精神失常后,大法学员高慧芳、肖美芝前去照顾她。2006年2月21日上午9时,刘瑛在高慧芳的陪伴下出去,肖美芝在厨房淘菜。有人敲门,门刚打开,两个女人就强行闯入,不顾肖美芝的阻拦开始在家里乱翻,一边还蛮横的以自己是“街办”的人为由拒绝要她们出去的正当要求。她们抄到大法书籍和资料后就打电话给青龙场武装部长张富民,并强行堵在门口不允肖美芝出去给女儿打电话。

正在此时,刘瑛及高慧芳刚好回家,刘瑛一见此场景受到刺激,立即倒在地上。张富民跟着赶来,也拦在门口不允她们三人离开。十一时左右,翁恺带着青龙场十多个警察闯来开始强行绑架三人,高慧芳、肖美芝坚决抵制他们的违法行为,被恶警们强行从六楼一直拖到一楼。

肖美芝、高慧芳一路大喊“法轮大法好”,并一直向恶警们讲着大法真相、向他们劝善,告诉他们大法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他们不应该做迫害大法学员的坏事……当时有许多人围观,恶人们依然毫无顾忌的把刘瑛、高慧芳、肖美芝塞入警车强行抓走。

刘瑛、高慧芳、肖美芝被直接绑架至青龙场派出所后,因肖美芝、高慧芳不配合,被恶警强行抬下车。而刘瑛遭此刺激神志已完全不清,大小便失禁在衣裤里。晚上八时,刘瑛在神志不清下竟当众脱衣裤,当晚三人又被送到市留置中心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监室。

当天整个晚上都听到刘瑛那边不断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第二天刘瑛的手已完全肿了,后来听说刘瑛一晚没睡都在不停的拍打。接着又被送回派出所,上午十点被非法送到了成华区610洗脑班。

一进洗脑班,那里的人就开始奚落刘瑛:你又来了?你还记得这吗……刘瑛见到他们非常害怕,非常小心的喏喏着。饭后,刘瑛又开始作呕,一会儿她就开始坐立不安,一刘姓的中年男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耳光。一会儿,刘瑛又神志不清的在床上吐白沫,立即被大骂“你给我舔了”。后来刘瑛居然去沾厕所的脏水来吃,估计也是被那些人逼成的。姓刘的还破口大骂“你装疯吗?你还要装拜拜(瘸子)?”(刘瑛的腿曾被洗脑班的人打断)每次被骂后,刘瑛就非常害怕的坐上凳上,怯怯的说:“你们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可坐不了一会又控制不住的又走来走去,又被骂回,最后刘瑛屎尿都屙在了凳子上。

那里的人毫无人性的逗着取乐被他们迫害致疯的刘瑛,对她任意打骂。后来刘瑛一个人被关在一层楼上,有4个壮年男子守着。刘瑛处境非常让人担心。

新津花桥洗脑班罪恶

臭名昭著的新津花桥洗脑班表面上则主要用伪善来欺骗大法学员和迷惑世人。那里的头目殷舜尧,从湖南长沙史蒙处学来骗术,编出一套他后来都不相信的无耻谎言。大法学员如不被他们的谎言所动他们就会凶相毕露。殷舜尧曾公开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骂道“让你死在这里”;“想死,我们不会让你们死的,到时候就是生不如死。”

那些陪教也是软硬兼施表演。当他们发现这对大法学员不起作用时,就开始利用大法学员的一些执著和弱点来辱骂、嘲讽大法学员。这里的一切开销(大法学员加两个陪教每月是七千多元)都从学员的工资里扣,工资不够就由家人来承担。

目前知道关押在新津花桥洗脑班的大法学员还有:李怡(快一年了)、杜洁、谢志远,丁同修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