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她这样无辜被关几年的大法弟子何止一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2004年4月份,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法院来两个人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来给大法弟子高淑云照像,说手续不全,定不了案。狱警把她叫到了办公室,让她照像。高淑云老人抵制邪恶的非法要求,并说:“你把我迫害到这里来了,你硬把我送进来,现在还要照像。”当时,恶警张晓影打她两个嘴巴了,还罚她站,中午不让她睡觉。

高淑云向干警把事情真相说清楚,让她们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大法弟子高淑云, 66岁,家住五大连池市二龙山林场家属区。2000年的12月24日去发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随后被五大连池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2001年7月16日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关押。监狱不收,不法警察没让她回家,把她带到一家宾馆,说让她住高间。到半夜的时候,恶警以为她睡着了,然后用手机往当地打电话,当时是张科长接的电话,只听到他们说把材料整理四份送来,连夜打完送来。电话里说就是坐车也得8个小时能到,何况半夜谁给打材料?打电话的警察说:“那就等明天吧!把这老死太太给她扔进去得了。”第二天也是2001年7月17日,恶党人员把她送进女子监狱。

高淑云被无辜的迫害,非法关押在监狱里四年。象她这样无辜被迫害关押几年的大法弟子何止一人呢?

大法弟子孙慧芬,今年69岁,家住哈尔滨市动力区和平路3号楼。2001年去北京说明真相,被邪恶之徒抓回来,并且非法抄家,把大法书拿走,并且还拿走现金400元。2004年的1月9日,上午8、9点钟时,以动力区保卫科的科长杨义为首的将近二十多名警察,突然闯入她家,等她回身一看,屋里已经站着人了。她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他胡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原来他们是从二楼阳台上闯进来的。

进来的人二个屋全占据了,就开始翻。她质问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只听有一个人说“你是被王淑清咬出来的”。说着一个女的,白白的刀条脸,一双眉毛是红的,高高的个子,上来就是一个腿绊,把她绊倒,然后把她打昏在地。

不知多长时间,等她醒来时,看到家里到处都被不法警察翻遍了,东西乱得简直无法形容,她也被扣上了手铐,摆在她面前的是她家孩子小时候的照片,有师父的三本大法书,师父的照片扔在地。还有现金、存款折,有十万多元钱,他们只让她签了现金的钱数。她孤身一人,丈夫已去世,女儿已丢失,这是她省吃俭用攒下的钱,就这样被邪恶之徒给拿走了。

不法人员们还想掩盖他们的丑恶嘴脸,在她家一直等到中午都下班以后,这帮邪恶之徒才把她从家里拖出来,一帮人把她围在中间,戴手铐的手用衣服包上,怕别人看到,走到了动力区分局。说是王淑清把她咬出来的,可她始终没有看到王淑清。到下午,强行把她劫持到七处看守所,后来无凭无据地非法判她三年徒刑,于2004年6月2日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现在69岁的孙慧芬老人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多年来对这些大法学员进行着灭绝人性的迫害,手段疯狂、阴毒、变态,而那些在恶警指使下起劲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以前看看法西斯蹂躏善良的小说,觉得令人发指;及至到了中共恶党监狱,才真真切切的感到,谁也没有共产邪党流氓,谁也没有共产邪党如此的罪恶滔天。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三队2003年最初就是强制洗脑的所谓“转化基地”。有一位大法弟子,大部份时间被非法关在小号,在2005年9月29日从小号接到病号,单独关在四楼放一间小屋,有两个刑事犯看管,其中有一个队长叫王昕,不让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触,不法人员邪恶到了极点。

姚一明被非法关押在监区二队,遭严重迫害。在2005年9月11日,从哈一大二医院回来诊断是脑出血,做完手术到病号的,昏迷不醒,吃饭插管不动,导尿管不动,根本起不来。每天都在叫,两个人侍候。其中有一个姓王的,中午12点把她抬起来坐着,前后来回捅她,边捅边四外看,恰巧让一个大法弟子看见,给她揭露了,她再也不敢了。18天后办“病保”回家。9月29日,回去的时候,大法弟子、刑事犯用担架抬着,走到大门时,又抬回来,说还要给照像,也不知他们还要耍什么花招。

张淑玲,是2005年5月份新收到病号的。2005年10月7日,张淑玲因打坐,被刑事犯报告干警,其中有一个叫姜凤艳的犯人,扒她的衣服,骂她,然后押入小号迫害。被带走时她真的没穿劳改服。干警们还弄假相,把海绵垫子、盆等东西拿走,似乎她像是去大组,可是被押进小号,到现在还没出来。因为小号有规定,进到小号再出来就得写保证。她能写不炼功吗?

紧接着刑事犯李桂芝告密说大法弟子有“经文”,恶徒们在三楼翻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肖淑芬的棉裤扒下来,侮辱大法弟子。紧接着召开队长、执勤员会议,掩盖真相,说刑事犯用大剪子剪头被监控器看到了,才翻的。多邪恶呀?恶警们一贯以不可告人的手段撒谎,现在还在暗地搞“包夹”。肖淑芬2005年2月从病号监区四楼转到三楼,要强制转化她。干警张晓影亲自指挥,把她强行抬到三楼,用被子盖上,走楼梯时把腰撞伤。2005年2月20日,它们下毒手逼其转化,让她骂老师骂大法,她不肯,刑事犯就掐脖子。

大法弟子刘淑芬从2005年的11月25日关在病号监区四楼中厅的一个小屋里。两个刑事犯看着,一个叫王昕,另一个叫李桂香。屋内没有监控器,门用布帘挡着,不让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触。2005年12月下旬的一天,一个大法弟子叫刑事犯赵丽(执勤人员)给刘淑芬送一卷卫生纸和两个苹果、一个梨、二个桔子。送去之后,不一会儿李桂香把东西送了回来,说得经过干部检查,赵丽把东西拿到办公室检查,她说:这没有什么违纪的,怎么不让送?当时值班干部陈东月说:“她能不能吃?”刑事犯王昕说:“只能吃桔子”。就把两个桔子留下,苹果和梨拿回来了。2006年1月7日下午,大家要集体去超市的时候,狱长刘志强突然闯到四楼,没进办公室直接闯到小屋,问刘淑芬有没有病?刘淑芬回答:“没有病。”然后刘下令把两个刑事犯的胸牌摘下来,叫到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张晓影,不知说了什么,就把大法弟子刘淑芬关到三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