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01年河北抚宁县恶人殴打、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8日】2000年12月6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我们一路辗转,半路遇到警察盘问,机智脱险,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已是夜幕降临,国旗刚刚降完,到处灯火通明。我看到广场上停有多辆警车,场面相当恐怖,有的高呼“法轮大法好!”有的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警察殴打。我们一行几人也拿出准备好的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

马上就有十来个穿警服的或便衣夺横幅,连打带骂把我们往车上推,走慢的他们就用警棍打,用脚踢,在他们抢横幅时,我往回抢,我说:这是我的,你们凭什么抢走。当时他们几个人一起上来,一拳把我的眼睛打肿了,嘴角流血。他们打人时车里的同修高喊“不许打人!”他们就拿胶棒在车上乱打。

车把我们拉到三处,那里已抓了许多大法弟子,后给我们转到唐山驻京办事处。在那里,他们先是搜身,连内裤、衣角都翻遍,把钱收走。然后滦南公安局派人连夜把我们非法押到滦南公安局,把我们十多个同行分开审讯。

当时审我的警察问我去北京干啥?我说:还我们老师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们一个修炼环境。他又问我几点去的,和谁去的,又是坐的什么车。当时我不知道这就是审讯,也不知道这个警察是干什么的具体,叫什么名字,他问完就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看看笔录说:你没有写全,你把警察打我也写上,我就签字。那警察见我不签字,就把我送到公安局内的铁笼子里关押,到时那里已关了20来个法轮功学员。

17日上午,把我和其他9人送到滦南拘留所内,刚一到,所长杜久海和另外二个人就开始非法审讯,说是审讯其实是恐吓威逼,让我放弃修大法。 

第二天上午,县公安局政保一科,科长和其他人一起非法审讯我,他们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自从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我原来腹内有肿瘤,都要做手术了,炼功后就好了,都没用上医院,你们说我能不炼吗?警察就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怎么都这么说?我说这是真的,不信你们问问我家人,也可以上医院问问。

在拘留所,让我背所规,我不背,我只背经文。第12天,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带6-7人来拘留所,把我叫到值班室,我一进屋,看见地上都是水,桌上的菜还没有撤,看样子他们刚吃完饭。科长金淑敏问我法轮大法好不?我说好。又问:那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就说你跪下,又找来电话线把我的两手和一只脚吊上,单脚着地围着炉子跳,然后又让把鞋脱下来光着脚跳。

后来他们怕在前面来人会看见,让我光脚在雪地里走到后院,然后就在地里站着,足足半天,开饭了才让我回号里。吃过中饭,他们就又把我叫到办公室,满嘴脏话侮辱我。一个姓贺的警察,叫我两腿弯着蹲下,脚后跟不许着地,两手伸平,他还说在脚后跟下面放了按钉,落下就挨扎。后来来一个电话,他们才把我放回号里,走了。

13号上午,他们又叫我出去,非法审讯我。下午,姓贺的警察、拘留所所长、一个瘸腿副所长,把我叫到拘留所的一间闲屋,他们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炼。他们接着问我是不是有人指使我去北京,我说没有。他们就欺诈说某人都说了,还写出来东西了,你就承认了吧,我识破了他们的骗行,姓贺的就用炉钩子抽我的两腿,直到我虚脱,晕过去了,才放手。

等我醒了,他们接着非法审讯。这样的寒冬,我被审问、被打、光脚站立半天。回到号里,我没法自己行动,只能别人搀扶着,解手时要三四个人扶着,刚回号里时解手时出了许多血。晚上,拘留所怕出问题,找来附近的村医为我医治。次日,姓贺的警察来到关押我的号里,又逼问我放弃信仰,我不同意,他说我们有其它法子就走了。

2001年1月1号晚上公安局查夜,让我们都出去报数,报完数让我们回屋里,威胁说:你们都老实点。那天晚上,一会县级局长来,一会市级局长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又过了二天,主管迫害法轮功叫王会岭的,把我们7个炼法轮功的一个挨一个的往外叫,让我们放弃,不放弃就体罚,让我们按骑摩托车的姿势站着一直到浑身是汗,无法坚持。接着叫我脱下外衣,在雪地里冻着,身上向外冒白气。下午姓贺的警察又来,给我照像,又取指纹。以后半个月就来提审一次,关押我大约两个月才放我回家。

2001年6月28日,抚宁县驻操营派出所,所长盛巨伟、警员苗会、小周、李志国、杨印龙、张长青等几个人,全穿着便衣闯进我家,并要非法搜查。当时我只一个人在家,就问凭什么搜家?他们说上边有令。然后他们就开始搜家,仔细到我家柜子、碗、院子的每一个角落,都翻遍。拿走了音乐带、炼功带和一个笔记本,然后就让我和它们去派出所,我不去。他们几个人一齐下手,连拉带曳把我从屋里拖出来,顺地上拖时,我的身上多处擦破,小石头都钳到肉里。

我被绑架到政府大院,又被它们曳下车,让我进派出所。这时家人知道找到这来,所长支吾说是书记让抓的人,你们得找他去,张长青还挑拨家人打我,我家人是老实的农民,几个回合就被他们骗走了。

他们把我按到警车里,拉到抚宁县党校(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有个姓蔡的(长白机械厂保卫科的)把手铐铐在我手上用力往下曳我,顺地拖着我到楼梯下,给我铐在楼梯上。很长时间后,来一个叫高洁的说这样时间过长就残废了,他们只好把我铐到自行车棚里。当时下着小雨,又是晚上,看着我的是个女的,又是淋雨,又是被蚊子咬,受不了,就找几个人把我抬到值班室把我铐到暖气管子上,上边吹着电扇,我被强迫坐在水泥地上,到半夜才叫我坐在凳子上。

第二天中午把我送到1号监室,到那儿,我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那里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我们在一起炼功背法。第二天,我们炼功被高洁看见了,教唆那里的看管人员(邹某、蔡某)把我铐到暖气管子上半天。第三天,我们都炼功,他就踹门、放喇叭干扰我们。第四天,我在炼功时,他们又看见了,再一次把我铐到暖气管上,一直到累晕才打开手铐。

7月2日,下着小雨,我们全部都被转到看守所后院关押。在那里时,有一个姓韩的女看管特别坏,我们炼功她就用水泼、扬沙子、用大棍子戳。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第7天晚上,姓蔡的叫我们去问话,大墙上的武警用枪对着我们,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不许这样对我们。第二天,一个叫宋晨祥的管教,也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问昨天夜里的情况,我们告诉他说炼功人,关在哪里也要炼功。那天中午,我们就被叫出去,让我们走步,宋晨祥嘴一直没闲着,说看你们炼功的。让姓蔡的和姓邹的顺地拖我,把我拖到大墙底下,拖的过程中身体多处擦伤,手铐一只手一个,分别铐在梯子上曝晒。其他的学员就喊不许铐她,放开她,在大家的正念抵制下它们才把我放开。

在那里,我们还被强迫体力劳动,我们有20多个学员就被强迫搭建厕所。绝食第十三天我才被接回家。

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和我的全家就没有过上安定的日子,上面记录的只是我被迫害的一角,还有许多情况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不能一一述说。希望这场迫害能早日结束,让我们这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也希望所有善良的百姓能站起来,和我们一起呼吁停止迫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