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6年4月,2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有10位,占48%;55岁以上的老年人有8位,占39%;年纪最轻的是重庆市女医生杜娟,死于2006年4月14日,年仅29岁。22宗死亡案例中有16人被迫害致死于2006年的1至4月,其中5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6年4月。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6年1至4月,至少有53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287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但这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冰山一角。近来曝光出的中共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利用各地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和医院等迫害场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焚尸灭迹所杀害的数千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因中共对信息的封锁和罪恶的掩盖,我们目前尚无法统计和确认出具体人数和姓名。

在近七年的迫害运动中,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610洗脑班、医院等,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打死算自杀”等一系列灭绝性政策和金钱利益的诱惑下,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所谓的“转化” 指标,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毫无人性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动用的酷刑至少有40种以上,电刑、烙刑、野蛮灌食、强奸轮奸妇女、强行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等等等,直接导致大量法轮功学员死亡或终身残疾。不仅如此,这些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同时也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血腥暴利的活体供源仓库。那些地方的警察经常用“不‘转化’的送到大西北劳教营再也回不来了”等话威胁法轮功学员;有的直接了当的关照犯人打手们“不要打腰部,腰子是有用的”;从目前突破中共严密封锁转递到海外的消息中也可见一斑,大量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抓捕和关押后失踪。

4月份得以证实的22个案例分布在大陆的10个省和市,其中黑龙江省5人;吉林省、辽宁省各4人;河北省、重庆市各2人;甘肃省、湖北省、安徽省、北京市、江苏省各1人。他们中有的在非法关押期间被活活折磨致死,有的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继续遭受中共地方机构人员的持续骚扰、抄家、追捕等迫害,含冤去世。

32岁的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王建国,男,32岁,吉林省大法弟子。2006年3月2日王建国和妻子赵秋梅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妻子赵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看守所,4月10日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40天惨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 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

王建国以前练过武术,身体非常健康,与妻子在朝阳街开一小吃部。2006年3月2日,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了王建国、赵秋梅夫妇,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3200多元存钱全部失踪。面对家属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南京派出所绑架王建国后,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致使他脸部和胳膊严重损坏。3月31日,赵秋梅被南京派出所恶警劫持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劳教。

4月11日上午,王建国家属接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的电话说:“王建国昨天送二医院抢救,没抢救过来,死时呼吸道衰竭……”。据报道,王建国在看守所遭到野蛮灌食迫害。

根据当时大夫做出急诊病历所述:病人呼吸心跳已停止。脉管脉搏消失,瞳孔右侧8─10mm 左侧4mm对光反应消失,心律无。呼吸音无。抢救情况:来诊已死亡。经请示看守所所长不让做头部CT。

在尸检中心,家属发现,王建国的后脑勺坑坑包包的,左小臂有伤疤,脸的右侧有伤,上面有厚厚的一块血疤。后背、腰以上部份呈紫红色。家属责问负责接待的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你们这是在什么情况下通知的家属?他有生命危险时你们为什么不马上通知家属?”丛茂华马上狡辩:“我们找不着家属。”家属反问:“抓人的时候你们怎么能找着呢?人都停止呼吸了你们才送医院去,抢救什么?”

王建国的家人悲痛万分,在自家院内搭起了灵棚。王家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十里八村的乡亲闻讯相继赶来吊唁,好多人都给王建国上香,吊唁的村民们大多数都流着泪说:这孩子死的太冤了!……。

吉林国安、610头目竟然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强令拆掉灵棚,火化尸体。王家人坚决抵制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有的警察也愤愤的说:以后这种事情别找我们,我们还以为真的是想解决问题呢,这也太不像样了,你们家属告他们……

辽宁苏菊珍被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摧残致精神失常、含冤去世


苏菊珍临终遗照

苏菊珍,女,49岁,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苏菊珍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经常浮肿。1996年,苏菊珍本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

苏菊珍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她自己非常朴素,帮助他人却毫不吝惜。苏菊珍以美容美发为生,对于到她店里的贫苦人,她不但免费服务还要给他们一些钱,就连精神病人到店里她也毫不嫌弃的给他们洗脸、梳头、换衣服。她曾多次被评为“先進个体户”。

苏菊珍多次资助贫困学生,前所三高中校长曾亲自给她送去锦旗表示感谢;她经常带着生活用品和米面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给老人理发;她还自己掏钱修补当地的西河桥。因为她的无私,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進家庭”;电视台也曾要求采访她,她告诉记者:“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会这样做的。”

99年7.20以后,苏菊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当地派出所抓捕时,曾有三四十户老百姓向当地官员陈情,并质问执法者:“马路都是她修的,她净为老百姓做好事,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不放?……”

苏菊珍走到哪都行善,即使是自己被中共邪党非法迫害之时悲天悯人的善心也丝毫不减,1999年9、10月间,苏菊珍在绥中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个绥中葛家乡的老头被放之前看守所要求交200元钱才放人,老头家里非常困难拿不出钱,苏菊珍听说后,拿出200元钱给了老人家,老人家非常感动,回家之前磕头作揖的感谢菊珍,后来老人的儿子还拿着水果到绥中看守所看望苏菊珍,但看守所不让见。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苏菊珍多次在经济上接济犯人 。

苏菊珍多次依法为法轮功蒙冤上访,遭到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它们把苏菊珍从一个教养院转到另一个教养院,先后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沈新教养院等多处迫害。其目地非常阴险,到后来苏菊珍家人已经不知道苏菊珍的下落了。家人感觉这里面有问题,多方托人打听苏菊珍的下落,费了很多周折才查出人在沈新教养院。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苏菊珍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人格侮辱,并被强制施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精神失常。2002年2月,苏菊珍在家人被教养院勒索了1500元后放回家时,是由几个人架着走出沈新教养院大门的,四肢已无活动能力,两眼目光呆滞,面部毫无表情。回家22天后才能進食。家人后来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

苏菊珍回家后,又遭到当地绥中公安局、前所镇政府、前所派出所的持续骚扰,经常非法抄家,将照顾苏菊珍起居、支撑一家人生计的19岁的大女儿绑架進“洗脑班”迫害。

经历了几年的身心迫害,苏菊珍的身体每况愈下,精神状况也更加恶化。2006年4月8日早8:30分,苏菊珍含冤去世,终年49岁。

4月9日早晨,苏菊珍的遗体在绥中县前所火葬场火化时,发现头盖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无法烧化。向专业人士咨询得知,这是药物中毒的结果。多名证人曾公开证实,苏菊珍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被强制施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这些黑骨印证了这一事实。在场的火葬场工作人员和亲友、以及同日去火葬场火化的其他死者家属都见证了这些黑骨,所有人都说:这骨头不正常,太说明问题了。

“菊珍走了”,乡亲们这样互相传递着大法弟子苏菊珍去世的消息。他们称呼她时都不带姓,而是亲切的叫她“菊珍”。

苏菊珍的丈夫在妻子连连遭受迫害的打击下,变得体弱多病,以至患上了脑血栓;小女儿也因此而失学;原本上大学的大女儿,因为母亲被非法关押而不得不回家照顾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和还不懂事的小妹妹,而辍学。苏菊珍的老父亲由于伤心过度双眼相继失明,80岁老母亲在一系列的打击下、特别是女儿含冤离世后精神几近崩溃。

四月份得以证实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高精度图片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杜娟

杜娟,女,29岁,家住重庆市渝北区沙坪石油基地,系石油职工医院医生。杜娟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讲法轮功真相,先后两次被劫持至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长达四年六个月的非人摧残,脾、肺、肝全部溃烂,最后被折磨得连续高烧不退,呼吸困难,于2005年3月24日保外就医。回家后,杜娟遭到当地恶党人员、恶警长期骚扰和跟踪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于2006年4月14日含冤去世。年仅29岁。

吴俊英,女,52岁。2006年1月17日,北京市大兴区中共“国保”一行6人,闯入庑殿镇大望庄村,绑架农妇、法轮功学员吴俊英,劫持在北京市调遣处迫害,随后判非法劳教两年半。吴俊英3月29日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3月31日7点多家属被告知吴俊英已去世。家属看了吴俊英的遗体,发现手是紫色的,还有针眼。目前,家属已向劳教所提出交涉,劳教所所长和有关警察畏罪躲避。

丛桂贤,女,吉林省松原市人,因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屡次遭受酷刑折磨。恶警对她用尽酷刑,用大头针扎手指缝,酷刑折磨48小时,妄图逼迫她说出其他大法学员的下落。它们还丧心病狂地用八号线把她绑成大字型,并向四个方向用力抻,致使其手脚肿胀,大出血。恶警曾毫无人性地用竹签钉她的手指,在丛桂贤昏死过去时,他们又用火烧脚心,并卑鄙恐吓道:“把你送到你儿子的学校,让你儿子看看你的惨像。”丛桂贤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于2005年保外就医,后病情恶化,于2006年3月28日下午3点10分,离开人世。

李金昭,男,63岁,家住安徽省临泉县谭棚镇张营村杨庄自然村,自1995年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自愈。19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李金昭多次遭恶警邱三和所长孙孔志的绑架,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改、洗脑,身体受到很大的摧残。2005年7月李金昭再次被绑架到临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多次遭受刑罚,之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导致他全身浮肿,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回来没几天,就于2005年10月3号含冤离世。

郭继堂,男,54岁,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郑元村人,1998年得法,2005年4月在当地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恶警毒打至重伤,于2005年4月25日晚在痛苦中去世。据亲人透露,其遗体惨不忍睹,衣服破烂,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邓文杰,女,56岁,吉林省四平市人,1997年得法。修炼前邓文杰患有妇科疾病,严重胃病,炼功后在一个月之内身体完全恢复正常。2001年去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在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邓文杰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恶警野蛮灌食,将大动脉插坏,不久离开人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