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5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目前利用九监区过来的一些所谓“素质高、改造好、立过功、受过奖”的刑事犯,用“贴身”的方式,一对一,二对一看管大法弟子,她们多数人视法律于不顾,摧残身心、践踏人权、手段卑劣、行为下流,踩着别人改造,营造她们为非作歹、酗酒寻欢、同性恋的恶巢,造成极坏的影响。

2006年1月7日,张春华干警带一伙人将大法弟子贾叔英、李秀华押入小号后,把其他大法弟子分到各监舍,用报纸把门挡住,不让睡觉,坐在凉地上背铐。19日早,王爱华在上铺被犯人孙雪娟叫来犯人于颖等推下床,犯人张春艳、马洪英、吴相芬等将王爱华推到二组,于颖用被蒙住王爱华的头,使她呼吸困难,只穿着线衣线裤就被强行套上囚服,开窗冻,背铐在床梯上,只能蹲,不能坐、站,以此体罚、虐待,手铐在犯人于颖手里,想给谁戴就给谁戴,说是刘狱长给的权力。

监狱法明文规定:不能把戒具作为处罚犯人的手段。她们无视法律,对王爱华拳打脚踢,致使王爱华心脏剧烈抽搐,心跳急速,接近休克。20日再次背铐,于颖、张春华用毛巾捂王爱华的嘴、打耳光、大骂,于颖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罪行,厚颜无耻的说自己不打人不骂人,是善良人,可是当王爱华躺在床上能说话时,于却摆出踢人的架势恶狠狠的说:“死不死怎么的,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年初三,贾淑英在上铺闭眼坐着,犯人吴相芬上床将贾淑英推倒,粗暴的把贾的头部压到腿上,把贾淑英脖子扭伤,好几天不敢回头。吴三次擅自翻贾淑英的床,让犯人杨显飞、孙玉玲打眼,被贾淑英发现后,质问吴是谁给她的权力,吴说是刘狱长让的,犯人于颖把贾淑英钢笔拿走,吴还说张春华告诉的,干啥都行,只要不让狱侦抓住就可以。

1月27日,犯人耿桂香发现自己床下有一本经文,交给干警肖鲁建,要求调监控查清原由,干警调完监控说:贾淑英坐在床上不行,把犯人训斥一顿就不了了之。挑拨是非的人不但不制裁,反而不让大法弟子坐着,那么只能躺着、站着吗?刘狱长开会几次强调不许打人骂人,为什么这些犯人还敢打骂,这不明明有人指示、有人撑腰吗?

犯人于颖、马洪英分别与另两个犯人搞同性恋,大法弟子马淑华在中铺,面对两对同性恋,她们喝酒、打麻将,做着乌七八糟见不得人的事,马淑华不愿意看这些下流行为,闭上眼睛,于颖、马洪英不让闭眼,也不让马淑华出屋,不让和别人说话,怕丑事传出去,马洪英喝醉酒就抱着马淑英的头、脸、耳朵又啃又咬,称马淑华“娘”,贴贴乎乎,搂脖抱腰,不管人多人少叫“娘”不停,劝说不听,马洪英在二队的另一个同性恋的“姐”也叫马淑华为“娘”。多次喝完酒这样兽性大发,五十多岁的马淑华不堪忍受人格的侮辱,多次想死。马淑华找来干警黄静要求解决这些问题,黄说:监控器看不清楚是谁。至于马洪英的事,以后有条件再调(监控器),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是不是对犯罪行为的纵容?!

犯人于颖在监舍向别人炫耀说:刘狱长是她的刘哥,肖科长是她的肖哥,和她关系如何密切,张春华和她弟弟关系好等等,以此作为行恶的资本。这些九监区来的犯人利用伪善、欺骗、下贱的行为,封闭式的迫害大法弟子,目前八监区的罪恶仍在继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