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边洪祥、孔繁荣夫妇遭受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6日】吉林舒兰市的边洪祥、孔繁荣夫妇,于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体弱多病的身体变成了无病一身轻,成为遇事总能替别人着想的好人。

可是,从1999年7.20以后,边洪祥夫妇原本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被恶党流氓政府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边洪祥的妻子孔繁荣被舒兰市公安局警察迫害致死(曾报道),边洪祥也曾多次被大陆警察绑架,酷刑迫害,其中两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以下是边洪祥遭受迫害的经过。

在1999年9月5日,边洪祥夫妇与其他同修去北京上访,于9月25日下午在纪念碑的东侧,被北京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的一伙便衣及他们雇用的一帮地痞流氓围困并野蛮的绑架,当时绑架了十三名大法弟子,警察把学员们用车拉进派出所后:搜身的搜身,照相的照相,每张相片最少十元,没钱的,警察就强迫他人交,并把所有人带的钱、物全部抢光,就连一张三十元的IC卡都被一个小警察抢去。

2000年1月28日上午八点多钟,这边洪祥夫妇正在家中吃饭,舒兰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甲哲和李某某闯进屋里欺骗边洪祥说:“走吧,到局里去一趟,找你谈谈话。”可一到公安局他们就拿出一张空白拘留证让他签字,当时边洪祥就指出自己无罪,这些都是不合法的,拒绝签字。恶警科长肖勇破口大骂,而且叫道:“签也拘,不签也拘。”然后他们指使片警黄学权替签,就这样儿戏般地将边洪祥送看守所非法拘禁了七个月零七天,后又被劫持到吉林欢喜岭非法劳教。

到劳教所的当天,边洪祥所带去的所有物品全部被抢光。号里的人很多,没有他这个新进来的睡觉的地方,由于日夜挨冻,使他腹泻不止,最后导致成中毒性痢疾,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劳教所才给回家治疗。可还没复原,劳教所的教育科长刘旭和管理科长刘万山就又去边洪祥家把他劫持回来。在返吉林的路上,刘万山怕边洪祥的亲人看见他又被非法劫持,就把他的头狠命地按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夹着,刘旭就用左胳膊肘猛力捣他的后背,捣得他都喘不过其来。

在2001年3月7日至14日,吉林劳教所造谣说法轮功学员要干什么,动用了三、四十警力,手持狼牙棒,高压电棍等等防暴器具,由严管大队中队长韩晶带领对被关押的二百多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强制“转化”。在七天之内打坏、打伤了一百三十多人。3月27日,恶警们又把他们认为无法“转化”的坚定学员分散转所,边洪祥也被转到通化西山劳教所。

在通化市劳教所里,管教指使刑事罪犯包夹和殴打法轮功学员,谁打得越凶、越狠减刑越多,这种坏人管好人的迫害方式在世界上唯有中共才能想得出来,干得出来。当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痛苦呻吟时,它们就用擦厕所的抹布或臭袜子堵嘴。因在狱中长期受潮湿,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长了疥,他们就强行扒光衣服上药,每次上药时,教育大队长孙建富都指使刑事犯把鞋带解下来往法轮功学员的小便上拴,然后再猛地一拽鞋带,孙建富与刑事罪犯此时在一旁乐得嗷嗷直叫。那里还有一个毛姓的科长在用高压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时,每电一下喊一声:“我就是医生、我就是家长、我就是教师。”真是把恶党本质暴露无遗;二大队长黄姜文把一名法轮功学的头打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喷撒了一地,用四大卷卫生纸都没擦净。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有一个姓高的科长,是个折了腰的踮脚,更恶。还有六大队姓李的管教经常毒打大法弟子。

在2003年1月4日,边洪祥和妻子孔繁荣流离失所到长春时,被长春汽车城安庆路派出所的刘强、史永良、黄会臣领着一伙恶人闯进他们的住处将他们非法绑架,黄会臣从孔繁荣身上抢走他们仅有的三千元生活费,躲在外屋装衣服的大纸壳箱后面偷偷数钱,其他恶警就把所有贵重物品抢光,其中包括两部手机、两个bp机、一台录音机等等,价值一万多元。

恶警将边洪祥的妻子孔繁荣劫持到派出所进行酷刑迫害,坐老虎凳、踢小腿骨、拽着头发往墙上、窗户框子上撞等等,而三天后又把孔繁荣转押到舒兰市看守所。同时又把边洪祥送到长春公安医院,用手铐子、脚镣子铐在床上,然后每天注射6000毫升(12瓶)的不明药物进行摧残35天,眼看奄奄一息了,才用电话通知家人拿五千元去接人。而孔繁荣在舒兰看守所仅四个月就被警察迫害致死,于2003年5月11日离开人世。

2005年3月3日下午,边洪祥和一名曾被德惠市公安局绑架过的12岁的小女孩在长春科技城又被长春三个恶警(其中有一个姓金的)伙同德惠市恶警十多个人拦路绑架,其中有一个女恶警叫赵玉杰,是小女孩妈妈的同学,就是她跟踪绑架的。当天姓金的和另外两个恶警将边洪祥迫害了一夜,第二天送往德惠市。

在德惠市公安局610,那的警察手段更为恶毒,国保大队长张庆春曾两次将双手指插入边洪祥的脖腔里往上提锁骨,而且还指挥恶警王铁军、宫××等9人大打出手,用双层塑料袋套头窒息、用湿毛巾把鼻子勒住不能呼吸,逼着张嘴喘气,他们就此时往他嘴里灌水,每次灌20斤左右,灌得他从口中喷血。

610的恶警折磨边洪祥八天七夜,这八天七夜没让他睡觉,夜里是姓金的和一个恶警迫害他(都是长春的)它们这边迫害他,那边看着黄色录像,边看边嗷嗷直叫。

中国大陆的警察在江氏流氓集团的金钱收买和唆使下干着流氓土匪勾当,加之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兽行已是人神共愤,让我们配合追查国际组织共同揭露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必将所有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绳之以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