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几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

普通家庭妇女遭村干部毒打

我是涞水县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1997年我喜得大法后,与病魔缠身的我判若两人,浑身的病不治自愈。

1999年7.20后,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残酷迫害,在我村办洗脑班,每人还罚款50元,经手人是本村村干部田荣、胡金山。

2000年7月,我给涞水县县委书记李老铁写了一封信,请他了解大法真相,立即停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当天下午我们乡的张世亮、王磊就带领一帮恶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乡里拳打脚踢,王磊还用棍子暴打我,我被打的在地上来回翻滚,棍棒打过之处一道道血印,后来还被罚款2000元。

2000年农历腊月十七,以张连、张秀明为首的乡政府的一帮恶徒又把我绑架到乡政府,并对我软禁,勒索现金800元。

2004年农历正月二十八,我村村主任张立申破坏大法,我给他讲真相被他举报;不一会张立申就带领一帮乡政府恶人来到我家,把我强行抓走,到了乡政府一群恶人对我大打出手,鲜血顺着嘴角直淌,耳朵被打得听不见声音,眼前冒金星,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痛的无法动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清醒过来。

这是我因为坚持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遭受的迫害。

* * * * *

我和老伴一年中五次遭迫害

我是涞水县一名普通农民,我和老伴都六十多岁了。我年轻时就血压高,老伴一身的病,每年的药费就要1000多元。1997年我们喜得大法后,我和老伴的病不治自愈,干多累的活也不觉得疲劳。

1999年7.20后,我们乡政府下令我村村干部召集所有我们村大法弟子,在我村大队部办洗脑班,每个人还要交50元钱。我和老伴说:我们炼大法使我们身体健康,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做事先考虑别人修成无私无我,这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炼?

2000年4月7日我和几个同修到县城去证实法,被涞水县公安局恶警抓到涞水县党校(位于涞水县东关村村东)。在那里他们不叫我炼功,我说:就炼。恶警便用绳子把我捆上,用电线绑成的鞭子打,随着啪啪的抽打声,我的身体隆起一道道肉杠,有的地方还冒出了血,红一片紫一片过后全变成了黑紫色,摸摸表面全是硬邦邦的,好几个月才恢复正常。我被残酷迫害10天后,恶警向我的家人勒索了2000元现金,我于4月16日才被放回家。

2000年农历腊月十六我和两名同修进京上访,我和同修下了车走向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就被北京恶警推上了车。当我们被接回后刚进乡政府的屋子,屋里早已准备好了四、五个打手,刚一进屋子就是一通嘴巴子,我的头被打的抡来抡去的嗡嗡作响,不一会鼻子眼睛就肿了起来,口里直往外冒血。这次我在乡里被非法扣押10天,勒索现金3000元。

2003年7月我村恶人又带领乡政府的十来个人来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我的炼功带、录音机、大法真相资料,还带走了我的老伴。2003年农历腊月十五,一群乡政府的邪恶之徒又到我家非法搜查,翻箱倒柜东西被扔了一片,最后又带走了我的老伴,并带到涞水县招待所非法关押。涞水县县招待所为了利益出租四楼让涞水县610是迫害大法弟子,位于涞水县县政府对面。

老伴被非法扣押10天后,我们家里又被勒索200元钱。仅2003年一年我与老伴就被涞水县、乡政府干扰迫害五次。

* * * * *

涞水县张娥遭县委书记孙桂杰毒打

自99年7.20以来,以江、罗为首的邪党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1999年7.20,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把我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9月我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被涞水县公安局接回到涞水县拘留所迫害,后又被转到涞水县打靶场由公、检、法三个执法机关轮流非法迫害,让我们在杂草地上跑,一条腿站立,不跑不站就用脚踹我们。我看到大法弟子张秀仙被打的鼻青脸肿眼底出血,恶人让她双手着地,拎起她的两条腿让她在垃圾堆、粪堆上爬,名叫推小车,其实是卑鄙下流的手段。

2000年4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被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抓到涞水县拘留所,县委书记孙桂杰把我叫出去问我:知不知道王志文抓起来了?我说:不管是谁,随便抓好人就是不对。他听后象疯了一样的打我的脸,后又从地上拣起一根棍子就朝我头上打,他说恶党不让炼了就不能炼了,还骂骂咧咧脏话连篇。

2000年4月7日我们全部被转到涞水县党校迫害,又是孙桂杰拿鞋底子打我的脸,拼命的打。公安局的恶警拿铁锨柄打我的腰臀腿部,被打得不能动弹,皮肤都变成了黑色的。第二天涞水县法院副院长崔继坤又带领七八个手下用绳子捆,五花大绑。其中有一个叫郭秀军的很卖力,当天还有一位涞水县坂城村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没炼功前是食道癌,炼功后好了。崔继坤说:你不能说是炼功炼好的,你就得说是吃药好的,不说就用绳子捆她。由此可见恶党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做好人。

2000年8月10日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我被劳教两年半,在高阳劳教所强制劳动、电棍电、铐蹲、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有一次他们三根电棍一同上,手脚都被烧糊味了,脸上电出了大水泡。

高阳劳教所五大队恶警:
杨泽民(大队长,男)、臧海立(男)
王亚杰(女)、叶树仙(女)、刘亚敏(女)、刘茜(女)
方报(男)、马立(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