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尊广州传法及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

回忆师父在广州的第五期讲法班

我是94年12月得法的老学员,参加了94年12月21日~28日师父在广州的第五期学习班,这是国内最后一期办班,办完这一期,师父就去香港了,结束了国内讲法,开始去国外传功讲法。

办班地点在原广州体育馆,一共有五千来人,其中三千五百人是从外地赶来的老学员,有很多人想听,但名额已满,体育馆外面还有几百人就是不走,最后在体育馆内开辟了从电视上听师父讲法的场所,听讲有400人左右。我很幸运,我知道得比较晚,没有票了,可就在第二天要讲法了的头一天晚上,负责登记票的学员告诉我有一张退票,于是我拿到了这张票子,一看是没有座位的票,我就准备了一个垫子。

到了体育馆门口,工作人员给我换了一张票,离师父很近。师父高大、慈祥,教功时还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八天班很快过去了。在最后一天的最后时刻,学员们向师父献花,献锦旗,还有人拿着比人高很多的一个大大的佛字。当时我没想那么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珍贵了。

后来还听说这样一件事:有一个新疆来的年轻人,家里经济困难,他母亲给了他一大口袋的青稞饼,带了一点钱就上了火车。到了广州后报名时从内衣口袋拿出钱来,工作人员没有要他的钱,被他的一颗向善的心深深感动。外地来的学员不少人住最便宜的房,吃最便宜的粮,有的吃几块饼干就算一餐,等待师父传法这一天的到来。

贵州学员回忆92年、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

有关贵州的一些情况是96年去贵阳参加他们的法会期间,贵州辅导站站长讲的。她说师父为了救度大法徒和众生,吃尽了无数无数的苦。开始她还没有下定决心正式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用她的话说就是想先看看这个功怎么样,但是她有幸能跟着师父帮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有一次看到师父给学员祛病的情景:师父伸出无数只手,大小不等,手从每个人的头上过去。

92年、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她也去看,她在外面,师父看见了,招呼她進去。她就在边上看师父给人治病。在师父的指点下,她看到很多气功师都是附体,只有两个是正的,一个是佛家功,头上有两条龙;一个是道家功,太上老君坐在头上,手里拿着拂尘。

她还看到一个老太太被家人抬進来。师父叫老太太起来,让她的手搭着师父的手掌,师父后退,叫她往前走。老太太说我瘫了八年了,怎么能走?师父就叫她走,结果老太太真的走起来了,而且越走越快,最后绕场跑了两圈。在场的人无不激动,不少人掉下了眼泪。这位学员当时就哭了。陪老太太来的家人激动万分,全跪在师父面前,称师父为活佛。

这位学员说有一天,她在博览会上,看到远处一团黑东西往师父这边移动(她是开着修的),她对师父说:“师父,有不好的东西过来了。”师父说不管它,依旧在给人看病。不一会儿,她看见一件金光闪闪的袈裟把那黑东西压在下面了,还在动呢。当时她不知道师父已经将蛇精消灭了,直到看《转法轮》时,才知道蛇精被销毁,是师父洪大的慈悲熔化了她封尘已久的心。师父几次对她说:“你来参加学习班吧?”当她真正想学的时候,师父在贵州办班结束了,于是她跟着师父到外地去听了几期。她说师父在贵阳讲法时,生活非常简朴,头天晚上洗的衣服,第二天穿;吃的,经常是一碗面条算一餐,她就在面条下面藏一个荷包蛋,生怕师父看到了不吃。有一次办班,不知道是何原因,贵州气功协会把这一期的收费全部都收走了,结果师父吃、住都成了问题,回北京的火车票也没钱买了……

我们的师父为我们承担了很多很多,有的我们知道,我相信更多的我们是不知道的,也许有的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我问问自己:我又做得如何呢?配当一个大法徒吗?忆师尊传法的日子,只有一个目地:更加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