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佳木斯劳教所、精神病院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2002年4月的一天,我在佳木斯市前进区的街上贴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前进区奋斗派出所的恶警强行绑架了我,并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又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入佳木斯市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就被非法搜身,必须得脱光衣服,极尽侮辱。然后送到各中队看管“转化”。不“转化”的就被送进严管队加重迫害。我被送到“转化”队,恶警唆使一些邪悟人员利用卑鄙手段妄图“转化”我,它们没有达到目的。7天之后,恶警们就把我和其他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送进严管队加重迫害。当时在劳教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数都没有被“转化”。恶警们使用各种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他们放攻击法轮功的录像,逼迫几个法轮功学员去看,我也在其中,我们几个都抵制,谁也不去看。恶警们暴跳如雷,恶警张晓丹上去就打,贾冬梅(后被迫害致死)、贾秋梅和我都挨了一脚,它们气急败坏的又把我们领回了楼,恶警祝铁红抡起胳膊就打,问我们去不去看,我们坚持不去,王英霞、王凤君、包丽霞、贾冬梅、贾秋梅、鲁秀芹就被关进了小号。她们被用手铐铐在铁床上,白天正铐,晚上反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什么都不让铺,晚上实在困的不行,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会儿。恶警们就在那儿看着。第二天,连冰冷的水泥地也不让躺了,被逼坐着。真是邪恶至极!

有一次,我给因不穿劳教服被关起来加重迫害的同修送经文被发现,恶警就把我和她们关在一起迫害,双手被反铐在床边,坐在“蘑菇凳”(凳子底下是突出的圆头)上,坐不好就得倒,如果困了挺不住,身体一倾斜凳子就倒,这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种邪恶手段。当时正是深秋,屋子里很冷,恶警王艳故意把窗户全部打开,法轮功学员被冷飕飕的秋风吹打着,痛苦不堪。恶警们还不罢休,就连上厕所都得定点,不到点不让上,把我们憋的死去活来。就这样被迫害了七天七夜。

2002年10月、11月,恶警们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把坚定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关在一起,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象,迫害手段是:坐在小凳上,目光不准离开电视,双手放在两腿上,不准放下,谁要不看轻则怒骂,用拳头打,重则用电棍打,恶警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念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如不念就用电棍一顿暴打,非常残忍!而且到半夜11点才让睡觉,早晨4点就起床,从早晨4点到晚11点被强迫坐在小圆凳上长达19个小时,这期间非打即骂。

2002年12月佳木斯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被上“大背铐”酷刑。“大背铐”就是一只手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肩上背过去,两只手被一副手铐紧紧的铐在一起,两只胳膊的关节被勒的都要折了,手铐也勒入肉里,这种酷刑极其残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痛苦不堪。有的被致残。

长期的迫害折磨,我的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精神恍惚。劳教所又把我送到佳木斯市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注射药物、吃药,和真正的男女精神病人关在一起,他们犯病时像魔鬼一样,动不动就作出各种吓人的动作,整天就是这些精神病人毛骨悚然的哭嚎声,我整个人被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包围着,心灵深处受到极大的刺激。被折磨的没有一点生机,30多岁的人被折磨得像个老太太似的。在精神病院被迫害折磨了20多天。即使这样,劳教所仍不放人,后来我哥哥经过多方求人、托关系才把我“办”了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