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市恶警对几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
  • 丰广派出所恶警多年来对我骚扰迫害

  • 我被舒兰市恶警绑架劳教的经过

  • 舒兰市丰广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 丰广派出所恶警多年来对我骚扰迫害

    我是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我遭丰广派出所恶警迫害的事实。

    99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不平,中途被乘警发现,被迫在九台下车,被局政保科劫持到丰广派出所,恶警搜去我身上的485元钱,同时被送舒兰拘留15天,交伙食费160元。

    2000年7月的一天,局刑警队一人、政保科一人、丰广派出所孙继库对我非法抄家,搜去《转法轮》一本,并勒索200元。

    2000年10月19日,因一张真相资料,我恶警被李海升、老孔劫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因暴露一名功友,功友被勒索500元。

    2001年12月28日,丰广派出所孙光玉、李海升、张忠言等5人半夜到我家骚扰,非法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后放回。

    2004年4月23日、6月16日、12月9日,丰广派出所恶警三次对我抄家。6月16日把我和丈夫关玉生非法劳教15天,交伙食费300元。

    2005年8月4日,丰广派出所恶警付文忠、任继芳、李海升、孙继库、张忠言等又一次来抄家。

    2006年2月末、3月初以上这些人又来骚扰。他们来的次数太多了,我已记不清多少次了。


    我被舒兰市恶警绑架劳教的经过

    我是吉林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我遭迫害的经过。

    2002年2月8日晚,将近七点多钟,我到一同修家,被天河派出所警察孔繁胜、孙继库强行搜身,将我身上带的大法资料抢去,然后把我绑架到天河派出所。

    所长派李海生和一个姓王的非法抄我的家,在我家搜出大法资料后绑架了我的老伴和我的女婿(常人) ,派出所罚他200元,才放他回家。

    恶警把我和老伴各关一屋单独审问。后来把我和老伴拉到舒兰市刑警队。因我不说大法资料哪来的,刑警李国阳对我拳打脚踢,打嘴巴子,用塑料袋套在头上,在脖子上系紧,还威胁我说要把塑料袋咬破他就整死我。我被闷的喘不上气来,他看我快不行了才给拿下来。这时一个警察就用不干胶把我嘴和鼻子粘上。拿下来之后,把我两手分开,吊在铁栏杆上。 他们进屋玩扑克去了。大约过了二三个小时,他们要睡觉了才把我放下来,但是两手还吊着,不能下蹲。就这样吊了我一夜。

    第二天,恶警又把我拉回天河派出所,整理材料要上报非法判我三年劳教。下午把我和老伴一起送到舒兰看守所。我儿子找人花了不少钱,天河派出所后非法判我一年,我老伴被非法拘留15天。 2002年3月25日我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

    我带的钱看守所一分不让拿走,一碗大米粥一元钱,一小碗干豆腐汤15元, 反正不能让你把钱拿走。


    舒兰市丰广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99年11月初,我们12名同修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结果在九台站被乘警拦截下。天亮后,丰广派出所警察来了,没收了我们身上的身份证和所有现金,将我们非法关押在舒兰看守所,强迫从事重体力劳动,如挖一人多深的水渠、上山背柴等。我和其他5名同修被非法拘留15天,其余6名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0年元月,我们5名同修再次进京上访,在吉林等车时被恶警追回。丰广派出所拘留我们半个月,丰广派出所到我爱人单位扣200元,说是接我们的路费。在最寒冷的天气里,让我们到很远的市区扫雪,没有帽子和手套。

    2000年3月,我们以书信形式上访,恶警得知后,绑架我们6人,非法抄家,我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家人被勒索3000元人民币。

    2000年7月,我们5人集体学法,被丰广派出所李海生、王胜民、柳青果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又被刑拘一个月 。家人在看守所寄存的100元钱一直未见。

    这几年当中,恶警对我们的骚扰不断,多次非法抄家,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在我们地区比我受迫害严重的同修很多,至今仍有两名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名被非法判刑7年,有3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