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目睹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我是98年幸得大法,99年邪恶疯狂迫害时,邪恶的谎言我没有相信,心里想师父所说的都是对的,我就按照师父所说去做没有错。我想发真相材料,也没有,我就买来粗彩笔自己写,晚上和我女儿去发,一次有同修发材料放在了我家一份,我很高兴,如获至宝,我就拿着那份材料去常人的复印社去印,在师父的加持下,印材料的人当时不知具体印的是什么,就给我印了几次。

2001年有恶人举报,我被当地派出所、610的恶警非法抄家,村委会领导索取现金和我的工资1万多元,到今天我的生活费被扣发,给家庭生活带来了困难,恶警把我绑架到劳教所迫害三个月才放回,在那期间在邪恶的威逼下,我说出了已经被非法判了刑的二个同修的名字,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

回家后,我又走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因法理上不明,起了干事心,在街上发资料时,被特务看见,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坚持背法,不配合邪恶,在大法的指导下和师父慈悲的加持呵护下,我绝食9天走出了看守所,在家待了5个多月,有一同修被非法劳教说出了我的名字,我再一次被绑架,遭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我目睹了很多坚定的同修被恶警严重迫害。

王翠芳50多岁,有6种病,学大法后身心受益,全都好了,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对她强行“转化”,孙娟等恶警把她绑在凳子上,坐在水泥地上,用透明胶把她的嘴封住,不让说话,孙娟用手打她脸,用穿皮鞋的脚踩在同修的手背上,被踩的全手背发青。李秀云被恶警刘瑞芹用电棍电鼻梁。邓良存被恶警孙娟、张咏梅等强制转化,昏死过去。后来恶警刘瑞芹,孙群丽又故意找事把邓良存还有二位同修吊9天,胳膊几个月不能抬,脚肿的穿不上鞋。李充芹被恶警绑在暖气片上,坐在水泥地上不让上厕所,就尿在裤子里,恶警让卖淫的看着她,打她。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让卖淫的看着她,打她,精神受到的压力太大,她就精神失常了。还有一个同修被关小号,3个多月恶警不让睡觉,不让洗涮,就给一个小凳子坐着,就这样被关着到她出劳教所。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写都写不完,我只写出了这几例,在劳教所出工一天干活十几个小时,吃饭半小时不到,在江××的指令下和在金钱的诱惑下,那里的恶警天天都在诽谤大法,恶业深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