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的修炼历程(一)

更新: 2018年04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在我写心得体会的过程中,我体会到这也是修炼的一项,是提高自己的过程,也是清除头脑中不好的东西,在写的过程中身上的业力也在层层解体。

第一次写心得体会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写了扔,扔了写,总也写不出来。我在学法中得到那么多,我是一个受益最大的人,我为什么写不出来呢?我反复写,反复写,就是感觉不满意。最后我失去了信心,就放弃了。

有一天收拾东西,看见这些没有写完的心得体会,就收拾到一起拿出去烧了,烧完以后,我突然发现全身发凉,感觉全身发冷。以前发正念、炼功都是热的,从那以后总感觉发冷,我找不到原因,我感到不对,但是不知道错在哪里。

有一天看了明慧同修写的文章,看完又想起写自己的心得体会,就拿起笔来写自己这些年来得法后的心得、修炼中的经历。写来写去只写了三篇,看看还是不行,最后心想不管怎样把名字添上再说。当我一写上自己的名字,我全身忽然一下热了起来,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烧了那些心得体会的缘故。

我烧了自己的心得体会,没有更好的清除、解体自己头脑里、身体中那些不好的因素,反而使它们还停留在自己的身体里,我这不是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正是它们所希望达到的吗?我身体发凉、发冷 ,不也正是符合了它们的要求才出现的吗?明白了以后,我认识到我一定要将心得体会写出来。

当我再一次拿起笔来写心得体会时,我开始流鼻涕,象水一样。我明白这是身体里、头脑中的业力在作怪,我写心得体会的过程也是清除它们的过程,所以它们是不甘心被解体、被清除的,它们一定要做垂死的挣扎。

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解体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因素。

发完正念,我感觉头脑清醒,身体再也没有那种不适的感觉出现,就拿起笔来继续写……

喜得大法

我从小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尤其到了中年以后,更是各种疾病缠身,每天都在经受着各种病痛的折磨,真的是活的很累、很苦。

值得庆幸的是1996年我有缘得了大法,学了大法后,使我终于从病痛的折磨中解脱了出来。

那时我们单位有一位同事修炼法轮功,他那天到我们科室借东西,我便顺口问了他一句:“听说你炼功,学的是什么功?”他告诉我说:“学的是法轮功。”他又接着问我:“你想看书吗?想看的话,我有。”我当时想了一下说:“那你给我请一本吧。”就这样,第二天他就给我送来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当我一见到这本书,就感到有一股能量从头灌到脚,热的不行。当时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还对那位同事说:“这个功的能量真大。”同事说:“这个功可好了,你好好学吧。”同事走后,我很想看书,又忍住没看,将书放在了包里。因为以前学了几天某功,虽然早已不学了,可是家里还有一张照片,因学那功也讲不二法门,我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回家拿出书来对着那照片说:“我看书是看书里的精华。”这是我没看书之前想的。

可是当我看了2个小时候后,我再也放不下了,师父讲的高深大法深深吸引了我。虽然我当时对师父讲的话理解不深,但我目睹了人世间人们所做的一切肮脏的事,为了钱无恶不做,什么坏事都干。如果人们都能学大法,行善积德,把个人利益看的淡一点,人类的道德不就回升了吗?!

所以读了师父的法,我认为句句是真理。我被师父讲的法打动了,越看越认为师父讲的对、讲的好。

放下书,我想:这个功这么好,我一定要学,我已经放不下了。我想打一会坐,就坐下来散盘,刚坐下一会儿,就入定了。我看见“某功”的师父坐着莲台来到我的跟前,那意思是不让我学法轮功。我想这功这么好,我不能不学,就这么一想,就什么都没有了。

第二天,我拿起书对着“某功”师父的像说:“对不起,我要学法轮功了,这功太好了,我要学。”说完我就拿起书上班去了。

在工作空闲的时候,我就拿出书来读,读着读着,我感到和昨天不一样了。我的腹部象有一个风扇在转,腹部周围冰凉,用手摸一摸象冰一样,摸摸后面还热乎。身体上所有有病的地方都象针扎的一样,疼痛难忍。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不想放下书,这时师父讲的法展现在我的面前,师父说:“炼功这条道路是最对的,炼功人才是最聪明的。常人要争的那东西,要得的那一点好处是一时的,即使争来了,拣来了,或者得到了一点好处又能怎样?常人有句话: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连骨头都要烧成灰。不管你腰缠万贯、高官显赫,你什么也带不去,但功可以带走,因为它就长在你主意识身上。我告诉你说,功是来之不易的,它太珍贵太难得了,是千金不换的。”[1]

师父给我的是人类所有的财富都换不来的,是无价之宝,我能有幸得大法,我是多么的幸运!我继续读着,不知不觉之间,我身上的疼痛消失了。这时我摸摸腹部,原来腹部用手能摸到的那个瘤没有了;附件炎也不痛了,这些病在我学法中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我又惊又喜,我学法还不到两天的时间,这不是太神了吗?!我流着激动的泪水,向我的朋友、家人诉说着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法轮功太神了,我读了两天书,身上的瘤没有了,附件炎也好了。人家都笑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神奇、美好,使我发自内心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身心巨变

我带着惊奇又激动的心情继续学法,在我学法到一个星期的时候,我到同修家,他给了我一套师父济南讲法带。我回来后,晚上我就放师父讲法带,看了一盘,我就睡觉了。可是刚睡了几分钟的时间,我就感到胸闷的受不了,气喘的透不过气来,一口一口的喘,非常的难受。得过气管炎的人都知道,人就是一口气,气上不来的时候是非常难受的。我睡不了觉,就趴在阳台上,气喘的一口一口的吐着白沫子一样的脏东西,吐了一堆,也没有好转,还闷的受不了。

我痛苦的喊“师父救救我吧!”当我喊完了,一想自己还没有正式炼功,只是在看书,还不知师父要不要我,一想,那我就炼功打坐吧。我就坐在床上散盘,刚坐下手结上印,就感到一股能量从头顶進到我的身体从胸前穿过,感到凉丝丝的很舒服,一会儿就不喘了,象从来就没有过病一样,也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象做了一个梦。我非常的激动,我跪在床上对天磕头,流着眼泪说:“师父呀师父!是您救了我,是您治好了我的病,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没有更好的语言表达师父的恩情,我只有决心好好学法、好好炼功,才不会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在这以后的三个月里,我又经历了两次大的消业的关。那天是星期日,早上起来,眼睛很不舒服。这时丈夫看见我,问我的眼睛怎么了?象烂了一样,快去医院看看吧。我拿起镜子一照,吓了一跳,眼睛红红的里面有脓血。我想我学了大法了,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小的时候就有眼病,现在学大法了返出来是好事,我知道是消业,所以我并不担心,也没有去医院。我有时间就看法。第二天上班时我就用纱布将眼睛包起来,可是我一到单位,很多人都来关心我,眼科的大夫拽着我非要给我上药,我只好推说是已经看过了,才算是躲过这一关。

我的眼睛由于业力大,流了一个星期的脓血,一个星期过后眼睛全好了,没有打针,没有吃药。我感到我是一个受益匪浅的人,我只要认真学法,明白一点,我的身体就会有一个变化;随着对大法的认识一天天的加深,大法的威力就会在我的身上体现出来,这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在20年前得了肩周炎,每逢阴天下雨就酸痛、难受。在我学法三个月后,一天半夜时分突然感到肩膀、胳膊疼痛难忍,刺骨的疼痛,感觉胳膊都没有地方放,也不能睡觉了,就起来满地走,痛的实在受不了,丈夫叫我上医院,我告诉他我是在消业,不用去医院。

第二天,我忍着痛坚持去上班。到了单位,我的朋友理疗科的王大夫听说我肩周炎胳膊不能动,痛的受不了,就跑过来给我理疗、烤电,又给我强行的扎了一针封闭,我不让扎都不行,强行的扎了。她这一扎针,反而更痛,痛的差点昏过去,班也不能上了,只好回家休息。回到家我赶紧拿出师父的讲法带看,看了五、六分钟的时间,眼睛就睁不开了,我就睡着了。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我就醒了。当我一睁眼,就看见两个大法轮在我的肩膀上、胳膊上转动,感到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我认识到是师父打出的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我马上把胳膊伸直,就听见啪、啪的响声,响声过后肩膀、 胳膊也不感觉痛了,一切恢复正常。

我亲眼看到法轮在给我治病,我激动的眼泪顺着脸流下来。三个月的时间,大法的神奇不断的在我的身上展现出来,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改变了我的本体。我跪下给师父叩头,边叩边说:“师父呀师父!您又给弟子消去一个大业,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的救命之恩,我只有学好法,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做一个真修、实修的大法弟子来报答您的救度之恩。”

师父在讲法中说:“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2]学了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自己身上这些疾病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大法,大法使我从病魔中解脱出来,我万分的荣幸,感谢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提高心性

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在学法炼功中我的身体上的变化很大,同时师父为了提高我的认识,利用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来提高我的心性、磨炼我的意志。

97年我的丈夫单位资金周转紧张,这时有银行里的贪官知道丈夫单位急需资金,就利用职权放高利贷,丈夫为了工人开工资,就借了高利贷。后来由于大的社会形势的变化,很多工厂都相继倒闭、工人下岗,丈夫的厂子也不能生产了。面临这种情况,这些人害怕丈夫的厂子倒闭还不上借债,就千方百计的来讨债。丈夫为了还债要经常出差去催讨欠款,所以经常不在单位,这些讨债的人就经常闯到家里来讨债。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人,我告诉他丈夫不在家他也不听,穿着鞋在地板上来回走,抽烟,往地板上丢烟头。我看了他的行为心里很不舒服,很想跟他吵两句,可是一想我修大法了,我不能跟他一样,我就忍住了。他丢了烟头我就拣起来,完了我就平静一下心态坐下来学法,翻开经文正好看到“修者自在其中”[3]这一篇,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一看到这篇经文我就想: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面前发生的事不是在过心性关吗?这个人不是来帮助我提高心性吗?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

因为我还要上班,他不走我也走不了,心里很着急,我忍着性子继续学法。当翻到“何为忍”这一篇时,师父的这一段讲法就好象是针对我讲的一样,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读了师父这一段讲法,感觉就象师父是对我讲的一样。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叫我忍,叫我过好这一关。我是修炼的人,我应该体谅别人 。虽然那个人的行为不好,但是丈夫毕竟欠了人家的,我应该理解别人。当我这样一想,我的心平静下来了,一会儿那人也走了,他走了我赶紧上班去。

因为这件事我忍住了,到了晚上炼静功时一下就定了下来,真是象师父讲的坐在鸡蛋壳里的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舒服,头顶上象有一根大柱子顶在天棚上。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法理,遇到事情要忍,不能和别人一样,还要体谅别人,只有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心性,而且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要做到忍。

丈夫由于借的债一时还不上,债主们就几乎天天来要债,整天都不得安静。后来人家害怕丈夫还不上借款,非要我家的房子做抵押,整天闹个不停。我学法也不静,炼功也不静,满脑子都是这些事。丈夫又不在家,这些人就来找我,就象这些都是我欠他们的一样。我常常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呢?我怎么这么难。我常常流着眼泪对师父说:“师父帮帮弟子吧,我承受不住了。”我明明知道这是我的业力所造成的,明明知道是在过关,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磨难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人的执著是很难放的下的。我矛盾、无助、困苦,心里不平,唉声叹气!

我打开《转法轮》看“失与得”这一讲,师父在法中讲:“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5]看到这段话,我想到了自己当前就是在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我能不能看淡、看轻,我该怎么做。面临房子被抵押,面临自己的利益将失去,我的心能不能割舍,我是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还是用常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还在法中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5]

通过反复学法,我知道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应该舍弃在利益上的争斗,为别人着想,舍弃名、利、情,舍弃利益之心。常人要的是个人利益,我们修炼人要的是舍弃人心,在实践中我明白了这个道理。

一天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师父在给我们讲法,师父在上面讲: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我们在下面记。师父讲法时,下面好多人在听。师父讲完了法,走下讲台,向我坐的地方走来。师父来到我们的面前,向我身边的同修握手,完后师父坐在我的对面。这时同修拿来一个黄色的果子,切了三块,另外两个同修一人拿了一块,还有一块。这时我让师父吃,师父让我吃,在推让时,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手心里有了一块黄色的果子。我就告诉师父我已经有了,这时师父对我说:“魔难挺大呀!”我就问师父:“师父我是不是前世造业太大造成的?”师父对我说:“有前世的,不全是。”我就想我应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当我再抬头看师父时,师父换了一个角度对我坐着。我又问师父:“师父我家里的房子我该怎么办?”师父笑了,师父不想给我说。我就说:“师父给我说说吧。”在我的要求下,师父笑着用手一指说:“离开的是你。”我一听师父说离开的是我,我就低头想:那我上哪儿?我回父亲那里?当我再抬头看时,师父已经走了。我跑步去追师父,问:“师父我能不能圆满?”师父回答我一句。我没有听清,我还追问师父:“师父我能不能圆满?”师父又回答我一句,我还没有听清。我还追着问师父我能圆满吗?师父又回答我一句。我站在那儿回想师父回答我三遍的话,师父说我能。我望着师父渐渐离去的背影,流下了眼泪。

从梦中醒来后,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师父知道我遇到了难,在难中徘徊不定,师父亲自点化我两个问题。我想到这万分激动,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慈悲的师父您为弟子操尽了心,您亲自点化弟子怎样做,弟子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一定遵照师父的话去做,我愿意放弃世间的一切!

我打开《转法轮》学法,看到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5]

看到师父这一段讲法,我更加明白了,我不再犹豫了。当别人来要房子做抵押时,我真的把房子给了他。在人的表面上看,我好象是失去了,其实只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来磨炼我的意志,去掉我对利益心的执著。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我提高心性的。

有很多事情好象发生在我丈夫身上,可这些人都不找他,反而来找我。开始我也想不通,对丈夫有些想法,也跟他吵架,内心很是委屈。丈夫的欠款中有一部份是他的一个同学的,看到工厂效益不好,就想收回自己的资金。有一天他突然来到了我的单位,说要找我丈夫,我说他在单位你去找他。他就跟我说了丈夫欠他钱款的事,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你可以去他的单位找他,也可以去找他们单位的其他领导。他听我这么说,就火了,破口大骂,拿起凳子就往我的头上砸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住了。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6]我是修大法的,我不能和他一样,我就对他说:“如果我哪儿说错了,你就打吧。”他举着凳子怎么也放不下来,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他打不下来又放不下,僵持了一会儿,他气急败坏的把凳子摔在地上,他又跑到院子里骂我。把单位里的人都招来了,把我整的很难看,面子也丢尽了。虽然这样我也没有跟他一样,我忍住了,当时心很静。他骂了一会儿,看我不还口,他没趣的走了。

这事我当时虽然忍住了,可是事后想一想心里还是不舒服,这事跟我没关系,他为什么来找我?我赶紧把自己的工作做完,我就去了丈夫的单位。到了丈夫的单位一看,丈夫正在和厂里的工人打扑克,我问他你的同学来没来找你,他说没有,问其他人也说没来。我一听,心里很不舒服,眼泪不知觉的就流了下来。我委屈的说丈夫:“看你整的什么事,你的事你同学不找你,反而到我的单位找我,整的我在单位丢尽了人。”丈夫一听,就说“我找他”。我带着一种委屈的心理往家走,边走边想:他为什么来找我?我又不欠他的。他来找我打骂是没有道理的,我如果不是个修炼人,没有学法轮大法,我可能不会让他的。又一想:师父说了没有一件偶然的事,边想边到家了。

回到家,我赶紧翻开《转法轮》,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5]

读了师父的这一段法,我明白了,师父是在告诉我,这个人是在制造这个环境帮我提高心性、消除业力的,我怎么能够委屈呢?他大老远的跑来帮助我提高心性,我应该感谢人家。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我落泪了。正如师父说的,我真得好好感谢人家;但我更应该感谢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安排这样修炼提高的机会,弟子没有更好的语言感谢师父的恩情,唯有更加努力的学法炼功。

师父在法中说:“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7]

学了师父的这一段讲法,我更加懂得了学法的重要性。在学法中,我的头脑在不断清晰,认识也在不断加深。在学法中,只要我一遍一遍的通读,我的思想就在改变,身体就在不断净化。

我在大法中修炼,我所经历的实在是太多,悟到的法理也非常的多,我写出的这些只是我个人修炼经历的一小部份。我经历了无数的魔难,也亲身体会到大法的超常、神奇。是大法使我从一个常人变成了一个大法修炼者;是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清除了我思想中不好的观念;是大法使我事事都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小事做起,遇事向内找,与人为善,处处都体现出学大法后的变化。

我的每一步提高都溶入了师父太多太多的心血。师父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更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并用高德大法指引我修成“无私无我”[8]的正觉。师父为我承担了巨难与生生世世的罪业,使我能从魔难中解脱出来,使我今天能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深的体会到伟大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法轮大法对人类百利而无一害,能使修炼者身体健康,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