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30日】

1.被迫害人:大法弟子罗世美

2000年5月12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北京公安分局被非法关押一天,在攀枝花驻京办被关押2天2夜,被接回米易后直接送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米易公安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去罗世美家抄家,抄走现金350元后退了200元。在看守所,罗世美被管教林海用扫把杆打手背,青一大块半个月才好。

2000年7月,罗世美被米易垭口乡政府的严文达、李朝红、高胜全、徐小林、代胡美、王华、翁玉明等人从家中绑架到垭口乡政府非法关押3天,被强行洗脑、不准睡觉,被陈朝强、徐小林罚蹲马步。

2000年12月17日因张贴散发真相资料从家中被县公安局的柴发祥、周林,垭口乡的严文达、徐小林、李朝红,和丙谷派出所的饶林等人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在米易时,罗世美被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刑讯逼供,打耳光、用脚踢、头顶墙10个小时;向金发不让罗世美吃饭、喝水、睡觉、双手各用一副手铐铐在走廊上,双手向上,整个身体悬空,脚尖点地,吊的罗世美脸变形,双手发紫,十指不能动弹。罗世美被强迫双手平行,腰弯曲铐在走廊上5个小时。然后又双手各铐一边在走廊上站了3天3夜,双腿肿的裤子都卷不起来了。在米易看守所,罗世美被刘启朝罚戴手铐一周。参与者有政保科的李雪松、饶显文,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朱成龙、林海、刘启朝。罗世美被非法送到楠木寺被劳教犯张君林等3人包夹一周,坐、站军姿。

2002年7月13日,罗世美因坚修法轮大法从家中被县政保科的柴发祥、饶显文,垭口乡政府的严文达、李朝红,丙谷派出所的饶林等人再次强行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政保科的周林、饶显文刑讯逼供,双手上举反扣在钢窗上12小时。参与的人有柴发祥、向金发、李雪松等人,在米易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朱成龙非法给罗世美戴手铐一个月,24小时都不解开没法换衣服。政保科的5人到看守所强行按手印,罗世美不配合被他们反卷着手打倒在地,一个人用脚踩背,一个踩脚,一个踩手,另一个用铁皮卡住手指打印,一个拿本子强行照相。罗世美在楠木寺劳教所被犯人张君林、杨红等5人包夹,站、坐军姿;被强行灌食,用开口器撬开牙灌食,灌浓盐水,牙被撬歪了一个;用手指头粗的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灌食;用手铐把双手铐在床头上,一个犯人骑在我身上,一个压住我的脚不让我动,然后用拳头打头部、打耳光折磨了10多天;不准洗澡、顶着烈日走正步、跑步等等。

2.被迫害人:大法弟子郑尚碧

99年11月23日,郑尚碧为了证实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29日在北京信访办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住了一晚,第二天送回米易。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接到公安局铐了一天一夜,送看守所关了9天。

2000年12月14日,郑尚碧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散发真相资料被米易县新河乡尹继涛从家中绑架,送到米易县政保科,被铐在走廊上。晚上警察李刚、郭祥审讯郑尚碧。李刚罚她蹲马步,打她耳光,用带铁丁的木头打她的背,用电扇吹。郑尚碧脸被打青肿,嘴几天都张不开。第二天把郑尚碧关进了看守所,非法关了一年零三个月。在看守所,郑尚碧被关单间、“顶墙”、遭毒打、戴手铐。参与迫害的人有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指导刘启朝等人。

2002年4月,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郑尚碧被米易县政保科的柴发祥、看守所狱医陈青、林海等人非法送进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五中队,后转七中队。在七中队,郑尚碧被洗脑六个多月,不准睡觉、面壁思过。包夹郑尚碧的吸毒犯叫柴丽,七中队的队长叫张小芳、副队长姓秦。2002年11月4日被放回家。因不放弃修炼经常有新河乡的不法人员骚扰,有李安明、韩学能、卢梅、周朝坤、马团等人。

2005年2月1日,米易县公安徐兴、毛太宁、派出所的杨斌、冷杰、李小刚,村支书徐建、黄光顺等十几人没有搜查证就非法闯入郑尚碧家抄家,把郑尚碧绑架到丙谷派出所,铐了一晚。第二天把郑尚碧送看守所关了一个月。放郑尚碧时,政保科的杨梓华、李雪松、周林还把她押回家,向家人勒索了200元钱,说是罚款。

2005年12月14日,郑尚碧出去干活,米易县政法委、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办、丙谷派出所、新河乡政府等单位出动了十多辆车到郑尚碧家去抄家。在无人在家的情况下,砸烂房门,撬开屋锁,抢走了郑尚碧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放像机、录音机、音响、磁带等私人物品。参与的人有政法委书记王永祥、公安局局长李国红、国保大队的李雪松、杨梓华、徐兴、周林等人;乡政府的周朝坤、徐建,丙谷派出所的杨斌、冷杰等人。

3.被迫害人:大法弟子郭会彬、冯时芬夫妇

2005年12月14日,在郭会彬、冯时芬家集体学法,看师父的教功录像,被村支书徐建举报。米易县政法委、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办、丙谷派出所、新河乡政府等单位出动了十多辆车到郭会彬家去抄家,参与的人有政法委书记王永祥、公安局局长李国红、国保大队的李雪松、杨梓华、徐兴、周林等人;乡政府的周朝坤、徐建,丙谷派出所的杨斌、冷杰等人。抄走了郭会彬家电视机、影碟机、大小录音机、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讲法磁带、炼功磁带和所有的大法书籍。把他们夫妻俩关进了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了29天。

2006年5月10日,米易国保大队的徐兴、李雪松再次闯入郭会彬家,说他们夫妇还在被监视之中,并问他们还有没有炼功。

4. 被迫害人:大法弟子廖国美

1999年11月,廖国美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驻京办被监禁关押搜身,一天只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61元,米易政保科非法罚款200元,非法没收身份证。参与迫害的有米易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人。99年12月,廖国美被撒莲镇的白廷飞、龚志国绑架到洗脑班,遭洗脑、跑步、奴役劳动7天。参与的人有唐礼华、白廷飞等人。

2000年2月5日,廖国美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再次被北京警察绑架。在驻京办被搜身、关押、不准穿衣服,受冻、一天只吃一顿饭,被非法关押七天,勒索现金420元。送回米易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遭洗脑、“顶墙”、戴手铐等迫害,勒索罚款200元。参与迫害的人有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朱成龙、林海等人。

4月24日,廖国美在撒莲乡拖长沟集体炼功被撒莲镇的唐礼华、陶春云、龚志国举报、绑架,抢走录音机、炼功磁带。送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受到毒打、顶墙、戴手铐等迫害。被勒索现金200元后放出,参与迫害的人有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朱成龙等人。

6月29日,廖国美正在自家地里干活,被绑架到洗脑班,绑架她的人是撒莲镇的陶春云、唐礼华等人,还去她家抄走了一百元现金、炼功带一盒。在洗脑班被非法洗脑、毒打、跑步、站军姿、暴晒、奴役劳动等等一共九天。

7月19日,廖国美再次被绑架到撒莲镇洗脑班迫害了四天,这次是撒莲镇的周从贵、杨镇长、唐礼华、江永建等人参与的迫害。

2001年2月因发真相传单被撒莲镇的杨镇长和县政保科的李雪送从家里绑架到县公安局,铐在政保科,铐了两天一夜。

2002年9月,廖国美因去自己的大姐家,被范盛莲诬告被县政保科的柴发祥、周林等人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师父法像、讲法磁带和炼功磁带。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被强迫洗脑、“顶墙”。被勒索罚款200元。这些年来总共被勒索1731元现金。

5.被迫害人:大法弟子苏丽娟

1999年10月25日,苏丽娟在米易撒莲镇开法会,被撒莲乡政府、丙谷派出所、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11天。第二次仍然坚修大法在家中被绑架,在米易看守所关押45天后,被于2000年1月17日非法送入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后还因真相光碟和长期被监控,两次被绑架到米易看守所。每次都被非法抄家,被抄走大法书籍、经文、炼功磁带、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等等。

在看守所中苏丽娟遭受迫害的情况是:苏丽娟被反复提审、恐吓、威胁、刑讯逼供,被打耳光、蹬马步、顶墙、不准睡觉、罚站通宵,把她的头推去撞墙。双手高举贴在墙上,戴手铐。当时,政保科副科长廖红兵因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狠狠的打苏丽娟一耳光,叫她去死。

从1999年7月20日起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等米易县政保科和县610办及撒莲镇政府的何富强、陈林平、唐礼华、曾平安、夫成龙等人经常来苏丽娟家骚扰。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都来找苏丽娟和家人的麻烦。迫害开始,天天把苏丽娟叫到撒莲镇政府非法审问我,逼她交出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还无理要挟苏丽娟配合他们去其他大法弟子家搜缴大法书籍,还一再逼苏丽娟交出米易县法轮功原辅导站人员名单和其它情况。长期以来被监视居住,手机电话全被监听。

特别是2001年7月,苏丽娟被解教回家,同修来看她,她不知道自己被监控。同修刚走出家门,就被绑架到镇政府搜身,搜出资料后就来了几十个人到苏丽娟家,扛着摄象机,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苏丽娟家翻个底朝天,孩子们吓得发抖,正在吃饭的客人吓的放下碗筷就跑,丈夫极度烦恼痛苦。

随后就把苏丽娟绑架,抢走了苏丽娟家商店里的待卖的商品。2002年9月9日因被绑架的同修手机上有苏丽娟家的电话号码,邪恶又来抄家。苏丽娟被迫流离失所一年整,期间家人被监视、跟踪、威胁、恐吓、经常突然袭击去抄家。因长期被骚扰孩子们不敢呆在家里,晚上放学不敢单独回家,不知道身后跟的人是流氓呢还是便衣特务。经常在深夜一抬头看见窗外对面楼,栏杆附近有几个烟头一闪一闪的,吓的孩子偷偷的哭。

2000年1月,苏丽娟被米易看守所强行送入资中楠木寺所遭受迫害。1月17日,苏丽娟被送入楠木寺后先后被绑架在五中队、二中队、最后是七中队。期间被邪恶残酷迫害手段有:威胁、恐吓、搜身、辱骂、诽谤、军训、洗脑、刁难、非法扣押私人物品、乱收和重收各种费用、榨取大法学员的钱财、不准接电话通信、不准吃饭睡觉、长时间罚站、顶墙、强迫背诵监规、长时间暴晒、跑步、站军姿、不让喝水、不让解便、不准洗澡、私扣信件、不准亲人接见、长时间罚坐、单脚蹲着、长时间做下蹬运动、戴手铐,被电棍电,用警棍、荆竹条、皮带、扫把头、拳头打,用脚踢、两个犯人站在苏丽娟身上用脚在苏丽娟双腿上踩、跳、打,把苏丽娟打在地上拖、抬起来摔在地上。利用卖淫和吸毒犯来包夹,在警察的指使下,几个犯人围着打骂我们。特别是在二中队时,“黄会计”抓住苏丽娟的头发拖出十几米,去踩、揪、摔伤苏丽娟的腰,又抓苏丽娟的头狠狠的去撞墙,后又把苏丽娟反捆在一棵大树上5个多小时。队长看不过意了,叫她放人,她都不放,苏丽娟忍无可忍叫放她解便,她骂过后,叫包夹苏丽娟的犯人等她解完便,再把她吊起来。

2000年5月,苏丽娟在二中队时因炼功被西昌一个吸毒犯踢伤了腰,严重时吐血和尿血半个多月,很长时间身体不能转动,腰部皮肤青紫多天。其它杂犯经常在警察的唆使下对我们拳打脚踢,使他们全身都是遍体青紫和各种内伤。被监禁在七中队时,吸毒犯李小林和“三妞”用拳头打苏丽娟的脸,苏丽娟好几天不能张嘴吃东西。七中队第一个队长老李曾骂大法弟子:把你们整死了,火化了埋了就行了,我们有共产党撑腰,哪个敢帮你们说话?谁敢过问?她们还联合其它地方的警察、特务来欺骗“转化”和要挟家属给她们送锦旗和感谢信,来捞取政治资本。

在经济上,1999年11月25日到11月4日,苏丽娟在米易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1天。期间苏丽娟绝食抗议一个星期之久,最后强制收取生活费45元。1999年11月23日,苏丽娟在北京上访,被绑架到驻京办。十几个大法弟子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每人收取住宿费50元。1999年12月3日被米易政保科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45天后被强行送劳教。又收了苏丽娟225元生活费。可是在45天中苏丽娟多次绝食,根本就没吃过什么东西。而撒莲镇政府在苏丽娟被绑架到看守所以后,无理开除了苏丽娟撒莲镇文化站站长职务,并扣发了苏丽娟1999年全年的工资。被非法劳教期间,楠木寺乱收体检费、一套劳教服还收了两次费。劳教所为了应付检查强迫大法弟子高价租用劳教所特制的床单、枕巾等物品。叫他们去接家属打来的电话,还每分钟收取2元的高价,有时一次就收几十元的接听电话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