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开四川新津洗脑班的画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5日】四川省新津洗脑班是由四川省610及成都市610联办的,对外称“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位于新津县花桥镇原新津戒毒所。成都市其它洗脑班转化不了的大法弟子都被恶人转送到这里迫害,甚至有时成都以外的大法弟子(如乐山地区)通过省610也被绑架到这里来迫害。

大法弟子谢海峰(江西人)2005年6月19日被高新区国安绑架到成都看守所,一个月后转入新津邪恶洗脑班,当时其妻正临近产期,无人照料,家属也不知道谢海峰下落。

成都市大法弟子谢德清被绑架到新津邪恶洗脑班后,其儿媳不堪国安特务的跟踪、监视、恐吓,不久就去世。洗脑班不但不放谢德清回去办理后事,还以此来加大对谢德清的身心迫害。

成都市新都区大法弟子林小全和两名成都市大法弟子2005年下半年曾被绑架到此迫害,成都市国安把他们三人分别铐在坐凳上连续几天几夜不准睡觉进行审讯迫害,他们三人身上都有明显的伤痕,林小全伤势最重,当时走路都十分艰难,要双手全力扶着墙,两脚才能一点一点地挪动,后来不知把他们三人转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迫害他们的国安有7、8人之多,有一个大个子,身高在1米8以上。

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是一幢六层的楼房,一楼是大会议室;二楼是专门单独关押邪恶之徒认为最坚定、最具有影响力的大法弟子;三楼关押男大法弟子;四楼是办公室;五、六楼关押女大法弟子。一楼有铁门,是长期锁着的,大法弟子无法进出。走道、楼梯转弯处、洗漱室、洗澡室、厕所等地方都安装有监视器、窃听器,其中洗澡室、厕所里的监视器是隐形的,开关是声控的,寝室里的监视器是隐藏安装在电视机里。大法弟子所有一切都在邪恶的监视下,有的邪恶之徒还把在监视器里看到女大法弟子的隐私部位在背地里取笑。

新津邪恶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有:

一、药物迫害:大法弟子的三顿饭全部由“陪教人员”端到寝室,不准自己去打饭,其目的就是便于在饭中下药物。药有粉状和液体的二种,每种又有多个品种,针对每个人的情况用不同的药;一般是在饮水、饭菜中下药,有的食物或水果是把洗脑药注射到里面的。下药时有的“陪教”不知道,有的知道,并积极参与迫害。洗脑班为了更好地利用“陪教”参与迫害,还时不时请“陪教”吃饭、喝酒,以收买人心。

食用那些下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

刚被绑架到洗脑班时,610的邪恶之徒就来与你谈话,威胁说:若你说自己以前有高血压,炼功炼好了,它就会在你的食物中放入升压药之类的药进行迫害,给你造成血压高的症状,然后,又来给你测量血压,以此来动摇你的正念,达到其转化目的。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大法弟子在外面一切都好,被洗脑班关押一段时间后,身体就会出现许多“难受”像“得了重病一样”的真正原因。

二、欺骗伎俩:假冒省人大官员以公正、客观调查“法轮功”为幌子,欺骗大法弟子,从中套出它所要的东西。如想了解你所在地区哪些大法弟子在具体做什么事;假冒检察院、国安、公安人员恐吓、威胁说你的事很严重,若不转化,就要被判十几年重刑,甚至真的会找几辆警车停在门前吓唬你;针对中青年大法弟子,利用年轻的异性邪恶之徒对你进行“无微不至的非常热情的关心”以诱骗大法弟子转化。

三、侮辱、撕毁师父像片:邪恶之徒王洪强、黄××、徐××把师父讲法中的像片复印几十张写上侮辱的话,背地里放在大法弟子床单垫絮下侮辱,几天后,当着大法弟子的面拿出来,并邪恶的说:“你看,你师父没有法身吧,要不你把你师父压着睡觉,法身怎么会不点化你呢!”当着大法弟子的面在师父像片上涂抹,大法弟子制止时,它就撕毁,甚至还发生过把师父像片扔进厕所里,大法弟子一个碎片一个碎片地捡出来,邪恶之徒还在旁边讥笑。

四、强制灌输攻击大法的音像:邪恶之徒每天都要在电视里播放攻击大法的邪恶录像,强制大法弟子观看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若你不看,它就给你读。

五、体罚、殴打大法弟子,强制转化:如果以上各种方法都无法达到转化目的,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就会体罚(罚站)大法弟子,通宵不准大法弟子睡觉,甚至殴打大法弟子,仍达不到目地,邪恶之徒会气急败坏地找6、7个邪恶围攻一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把大法弟子摁倒,强制拉大法弟子的手在它们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摁手印,并邪恶地说:“你不转化,我们帮你认识,现在你已经转化,我们把你的转化书和你的姓名、地址、像片全部发到明慧网上,你已经不能修炼了。”

六、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不忘发黑财:新津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般维持在20人左右,多的时候有30人、40人,如果有出去的,洗脑班就会通过省、市610给区、县610施压分配名额,叫其绑架大法弟子送来迫害,以维持关押数量,达到发黑财的目地。有的人已经转化,但并不急于放人,找借口说要再观察看是否真转化,其真实目地是要大法弟子的单位交下个月的生活费,交了它立即就会放人,这一点连“陪教”都不知道,放人时还要接人单位给洗脑班的人办一顿招待,请它们吃饭、喝酒、娱乐。“陪教”人员是由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或乡镇抽调的,也有是下岗人员,每个大法弟子由两个“陪教”24小时监视,“陪教”每个月能拿600元~800元的工资,个别人会更高,每个大法弟子每个月给洗脑班至少交2500元的生活费,包括“陪教”的工资都是由大法弟子所在单位或大法弟子家属支付的,每转化一个人洗脑班就会得到一笔可观的奖金,从成立到2005年底,新津邪恶洗脑班已洗脑129人,榨取大法弟子所在单位的钱财初步估计已超过200万元。

在此,奉劝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单位,不要出钱出人协助邪恶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那是对大法犯罪,劳民伤财,害人害己,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损害你单位职工的利益;也奉劝那些“陪教”不要为了蝇头小利协从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因为有的“陪教”是专门以此为生的,从武侯区洗脑班“陪教”又到青羊区洗脑班,再到新津邪恶洗脑班,一直在干“陪教”的事,却不知道那是邪党的610利用你贪钱,给了你一点小利,让你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实际上是把你往死里整。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自己的生命。


邪恶洗脑班参与迫害物主要恶人有:

主任:李峰 副主任:殷得财、刘辉
成员:王洪强 四川省大邑县人,家境贫寒,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
黄×× 曾是一名教师
徐×× 彭州市人,曾在彭州市一个乡政府工作,2005年初与王、黄一起被招到洗脑班
包××(女)、王××(女)、陈树涛
何×× 新津人,洗脑班伙食司务长,当过武警,暴力殴打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

以上是新津邪恶洗脑班的部份罪恶,请知情者提供更详细的情况,特别是恶人的详细信息,以彻底解体该邪恶洗脑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