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祁东县大法弟子罗光忠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我是湖南祁东县官家咀镇清水村人,现年67岁,1998年有缘得法。修炼前患有脑震荡后遗症,萎缩性鼻炎、胃痛病、腿腰痛、牙周炎并经常出血等,还有诸多不明的疾病,经常吃药也不能解决问题,身体越来越虚弱,算卦的说,我活不到60岁,我也相信,因为我曾经被送医院急救二次,体重下降到120斤。

修炼法轮功后,按师父在书中讲的修炼标准要求自己,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更好的人,不到半年,上述疾病基本痊愈,身体增加到135斤,从修炼开始至现在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我村老百姓都说:“法轮功好”。

可是意想不到,1999年7月20日,以江魔头为首的流氓腐败集团,看到我们这些越来越多的修心向善的好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无端打压和残酷迫害,践踏宪法和法律、侵犯人权、混淆是非、欺骗、蒙蔽、毒害了老百姓。于是我于2002年6月份,向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反映我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写了6页纸),不到十天祁东公安局李伟与清矿派出所周善普、张柏云开车来到我家,把我送到祁东拘留所非法关押,李伟打电话告诉我儿子立即赶到祁东,想了各种办法,花用了近3000元现金,其中拘留所生活费400元,还是非法拘留了15天才把我放回家。

2004年10月20日左右,我们和其他两个同修在邵东双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举报到邵东简家陇乡派出所,当时有二人追捕我,其中一个抓我时,用石头打得我头破血流。在警车上,他们用绳子把我绑上后,有一个人使劲用拳头猛打我的腿。

车到邵东公安局时,突然我发现大腿肿得很大,比好腿大了一半,并发青紫不能下车,他们有二人把我扶下车。整理好我的材料后,当晚把我送入看守所十二间子。当天晚上看守所恶警安排了五个牢霸轮流毒打我的头部、耳朵、两肋,又问我的师父好不好。我说:“好。他叫我们做好人,修心向善,病也炼好了。”他们就恨恨的打我,又问我“天安门自焚”、杀人是真的是假的,我说:“自焚、杀人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我们法轮功。”他们又使劲打我,就这样反复问,反复打我,看到我一直不屈服,上面有个恶警扬手不打了。他们手打痛了,就用鞋底板打,打了近一个小时。

几天后有个牢霸说:“来时身体好好的,现在变了样子了,还炼不炼”,他要我写“保证不炼”,早点回家,免得死在这里。我说:“做好人没罪,怎么不炼?”又过了几天我发现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耳朵也听不清楚了,我被打得头面变了形。

40天后的早晨,起床站在地板上,等待开门洗脸,不知不觉倒在水泥地板上,把犯人吓坏了,忙叫医生掐我的人中穴,我一下就醒来了。牢霸们看我生命危险,要求狱警把我转到十四间子,那间子都是病人,又不要做事,我也同意。谁知一到那间子,牢霸要洗冷水澡,我不洗,因十二月天,外面还下雪,恶人又把我毒打了一顿。

在亲戚的帮助下,我被非法关押了45天才放回家。

在十二间子遭到毒打后,我神志不清,骨瘦如柴,面目变了相。狱警看我生命很危险,为了脱责任,就告诉了简家陇派出所来警察把我叫出去,重复原来的问话,写好后,叫我签了字。在签好字后,念给我听时,好象听出有反动的什么,没听清楚。我问及他时,他说没有什么就走了。这份材料我回来后,就寄到清水塘派出所。

为了这些事,我在十二号间子里绝食四天、抗议它栽赃陷害我们是反动组织,恶警不理睬我,他们的目地,怕我受刑死去,日后担责任。我出来后听说公安局勒索了我家5000元,其中1000元是生活费。

2005年5月份,我去了武汉,没在家,清水塘派出所刘方志等人非法闯入我家,翻箱倒柜近一个小时,把我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录音带,炼功带二套等全部搜走,包括心得体会,背了一麻袋。

在中国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为什么不行呢?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愿善良的人们支持正义,使人类道德回升,社会安定和谐,正气常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