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所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日】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是常人难以想象和难以承受的,下面我把在绥化劳教所经受的、听到的、看到的写出来,让中共邪恶集团罪行曝光于天下。

对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拳打脚踢。我经常看到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打的鼻青脸肿、脸部变形、成黑紫色。有一位双鸭山市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参加打太极拳,被二大队副教导员高中海带着五个恶警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当时打的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

富锦市的一名法轮功学员遭三、四名恶警殴打,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了约一百多脚,这位学员当场被踢昏过去,两腿被踢的没有好地方,全是黑紫色。还有一次,一名恶警用打吊瓶时勒手脖的皮筋绷他的双眼,当时绷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几个月后才能模糊的看到一点东西。另一次,二大队副教导员高中海用坚硬的皮鞋跟踩在他脚上,把全身重量(80公斤左右)都压上去踩,当时鲜血就渗出了袜子。

伊春市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58岁,再有十多天就到期解教了。恶警不甘心失败,把他叫到办公室逼他写三书,遭拒绝后,二大队一中队队长范晓东、副中队长曾令军两人对他大打出手,拳脚相加几次打倒在地。回到寝室上床都十分困难,可能是胸膛受伤,时常发出干咳声,因疼痛不敢大声咳嗽。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经常用的刑具是电棍,只要经他们身体检查没有心脏病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经常用电棍进行肉体折磨。上面提到的双鸭山市的法轮功学员,一次对他进行拷打时用了四把刚刚充完电的电棍,两把3万伏,两把2.5万伏,当时打了不知多长时间,四把电棍都打没有电了,满屋子都是皮肤烧焦的气味。几个星期后在洗澡时功友们发现他背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也是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另一次被恶警毒打中,用的是木头椅子。几个恶警把他按住,用椅子砸他的双腿,从下往上排着砸,腿肿的把裤子都撑起来了,裤子都脱不下来。就这样程度的毒打,他遭受过六次。

绥化劳教所经常用的另一种肉体折磨的方法是蹲小号,关进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被固定在老虎椅上,并时常遭到拳打脚踢和电棍、警棍的伺候。

坐板凳――是对坚信法轮功学员严管的一种刑法,称为严管队,从晚上坐到晚上。

不让睡觉,刚刚被送进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昼夜谈话、肉体折磨。有时长达一个星期或更长时间。让人一天24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体遭到严重摧残。

包夹――让刑事犯的劳教人员看管、虐待法轮功学员。绥化劳教所从其它劳教大队调来一批因在社会上惯偷、盗窃、诈骗、流氓滋事而被劳教的人员,让这些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在劳教所的指使纵容下,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

平时由一个或两个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每当劳教所要重点转化某个人时,就让“包夹”提前对他进行挑衅,从早到晚进行辱骂、殴打、限制行动,搞得人不得安宁,然后再由恶警进一步迫害。

长时间劳役,有时长达十二、三个小时,指标定的很高,完不成就要加班加点,有时长达十六、七个小时。

强行洗脑进行精神折磨,恶警谈话,主要是训斥、恐吓、辱骂诱骗,有时几小时,有时长达几天。

强行让法轮功学员听、看邪恶的录象、电视、书刊。有时是集体,有时是单独关在小号里,电视或录象声音放的很大,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受迫害长达19天。

利用恶人从早到晚上强行对法轮功学员谈话,往往刚走一伙马上又来一伙。

自从1999年7月以后,黑龙江省给绥化劳教所投入大量资金,这里新盖了大楼,院墙加高。院内彩砖铺地,加高的院墙挂上大型山水画,院内摆了上千盆花,潺潺流水的人工喷泉,把这里装扮的如同花园。一群群参观者感叹这里的优美环境和人性化管理,却不知这里掩盖着骇人听闻的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虐待。从2003年到2004年初已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两名被迫害精神失常。这些都被劳教所悄然无声的掩盖住了,仍然年年被评为黑龙江司法系统先进单位。

以上是我看到、听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情况,还有很多情况没有揭露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