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恶警何强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31日】何强,男,原佳木斯劳教所女队大队长,现任佳木斯劳教所管理科科长。自2001年调入女队开始,在中共邪党的淫威政策下,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何强多次用各种极其残忍的手段参与、安排迫害大法弟子,直接或间接造成大法弟子致死十多人,致残数百人。现仅举几例,一个是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能不再被蒙蔽,看看我们身边的所谓执法人员是怎样知法犯法、迫害无辜的,更希望何强本人及仍在继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快快悬崖勒马,弥补过错,为自己也为家人争取一个美好未来!

一、2001年6、7月份,佳木斯劳教所女子大队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它们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录相带,每一位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那些是邪恶胡编乱造的,因此坚决予以抵制。何强每天早上领着一帮恶警疯子般的强拉硬拖,把大法弟子弄到走廊集中看电视。大法弟子刘秀芳、门晓华、梁丽、李平四人公开提出不看,随即被何强之流弄到一楼,四人均被铐成大字型铐在死人床上,那种痛苦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其中刘秀芳被铐了7天,门晓华、梁丽、李平三人被铐了18天。这几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劳教所对她们的非人迫害,大法弟子门晓华被折磨的全身浮肿,眼睛好象两只大水泡,连大小便都不给解开铐子,每天还被强制灌食。

二、2001年秋天,佳木斯劳教所女队走廊上挂起了邪恶的谤师谤法的牌子。大法弟子多次向大队提出撤掉牌子,既是为做这件事的本人好,也是为劳教所着想,告诉它们这样做对它们自己不好,劳教所的恶人们根本不听。大法弟子刘秀芳第一个拽住牌子,大家一起上来把牌子摘掉了。恶警何强听说此事后,把大法弟子们都赶下楼,在下楼的过程中,大法弟子于春梅被何强狠狠的打了一个大嘴巴子。来到院里,何强发疯般的冲向大法弟子刘秀芳,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打了一个大嘴巴子,当时刘秀芳就被打的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随后,刘秀芳还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当天晚上,何强又伙同几名警察到大法弟子刘秀芳所在的监舍找茬,一看齐淑艳坐在床上,何强又冲上去狠狠的打了一个嘴巴子,当时就把齐淑艳的脸打肿了,一只耳朵失去了听力。当时的感觉是监舍内的空气都凝固了,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受。

三、2002年11月初,何强上省里开会交流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招,回来后就大声叫嚣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紧接着就开始了对大法弟子更加无理智的迫害。劳教所女队把所有大法弟子集中到3楼的会议室,每天从早上5点一直到晚上11点,在50-60厘米的方砖内强迫大法弟子直挺挺的坐在20-30厘米高的小凳上,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两手平放在膝盖上,面朝前,两眼直视前方看谤师谤法的录相。谁稍有动弹就会招来棒子打,电棍电,铐子铐。一直到晚上11点,谁要是困了眨眨眼睛就会被罚继续坐小板凳,经常折腾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还逼迫大法弟子念谤师的材料,不念的就被它们打的伤痕累累。大法弟子康爱民、张淑芳、冯桂芬等人都被打瘸了,大法弟子卢晶的胳膊被推撞骨折了。恶警们简直就是要置大法弟子于死地。在二楼东西两侧,每天都有数名大法弟子被上大背铐,铐伤铐残的天天不断,大法弟子们每时每刻都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着,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恶警何强的直接参与、指挥下系统的进行着。

四、2003年2月份,何强又召集各大队警察开会,要求逼迫大法弟子写“五书”,不写者一律上大背铐。大法弟子蒲研春的双手被铐残,食宿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就这样在这座人间地狱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着迫害。

五、2003年6月份,大法弟子卢晶因不按劳教所要求写“作业”,被恶警李秀锦上大背铐,第二天又被何强带领多个警察一阵暴打,它们用鞋底,皮带把大法弟子打的死去活来,随后又给铐上大背铐。大法弟子马晓华被铐在仅有一块板子的床上25天,期间始终是一个姿势不让动弹。大法弟子费金荣被上了大背铐,教导员于文彬还用脚往后踹她的胳膊,而且此间根本不让洗漱和睡觉。

我所举出的这几例,也仅仅是恶警何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近7年血雨腥风的日子里,何强欠下大法弟子及所有善良人太多的血债。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开始逐渐看清恶党的真面目,有的曾经行恶的人已经痛改前非。作为法轮大法的弟子,我们修炼“真、善、忍”,我们慈悲于每一个生命。甚至对被中共邪党蒙蔽和利用而无知干坏事的人(包括警察),我们也没有“恨”。相反,我们不想再看到恶有恶报的真理在任何人身上兑现。何强女儿的离去,我们同样感到很痛心。目前,天灭中共在即,理智的人都在给自己留条后路。继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就表示要与邪恶为伍,做邪党的殉葬品,断送自己走向永恒未来的路。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真诚的希望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但这条路真的是靠每一个人自己去选择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