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孩子的坎坷童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31日】我今年14岁,已在大法中修炼9年。在这9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没打过针,没吃过药,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1999年7.20后,恶党对法轮功开始疯狂迫害,警察迫害我的亲人,拆散了我的家。

为了证明法轮功是清白的,我和妈妈、大娘、大哥、老姑、奶奶于1999年12月一起去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信访办门口到处是便衣,我们连大门都没進去就被警察拽上了车,送往驻京办。第二天被遣送回吉林,到吉林后,只把我和大哥放回家,其余人都被拘留了,妈妈和大娘拘留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面对这一切,我心中实在是想不通,我们都是好人啊,妈妈平时经常对我说:要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不骂人、不打人,多关心、帮助别人,要做一个比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可是为什么那些警察抓我们这些好人呢?警察应该是抓坏人的呀?我实在想不通。

面对妈妈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残酷事实,我感到我的整个天空都塌了,我每时每刻都在盼望妈妈回来,每个夜晚都是含着眼泪入睡的。妈妈不在家,没人和我一起炼功、学法,没人给我做饭,没人给我洗衣服。奶奶的年岁大了,照顾我的同时还得照顾小妹,大哥,还有年过八旬且病重的太奶。此时此刻,我痛恨那些警察,是他们把妈妈抢走的,是他们让我不再拥有幸福完整的家庭。当别人问我想不想妈妈时,我的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这时我才体会到: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没妈的孩子象棵草。

从那以后,那些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搞得家里不得不安。之后爷爷和爸爸又被警察非法抓走了,家里的13口人只剩下8口人,我难过极了,妈妈没回来,爸爸又被抓走了。

好在我有师父、有大法,我知道我们没有错,我们做的事是最好的事,是最神圣的。但我还是有些悲痛,导致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由于太奶奶过度思念妈妈和大娘,病情越来越严重。姑父去拘留所把爷爷和爸爸要了回来,在爷爷和爸爸回家的第三天,太奶奶就去世了。太奶奶临走时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能看到妈妈和大娘,老人带着一颗牵挂的心走了。

日复一日,我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妈妈回来了。妈妈告诉我她在劳教所里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每天都得干17、18个小时的活,还亲眼看到有的同修被电棍电得面部变形,有的甚至被电死,可以想象到那触目惊心的场面。那些恶警真的太残忍了,谁都有父母、兄弟,当看到自己的亲人遭到如此迫害时会怎样?警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来迫害人民,他们惨无人道的行为已经达到了令人神共愤的程度。

记得还有一次,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把刚从看守所回来不到20天的妈妈又强行绑架走,在妈妈的身体还没恢复好的情况下又被非法送入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当时家人不知道妈妈在哪,多次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恶警不告诉。妈妈在劳教所被折磨的卧床不起,劳教所的警察怕妈妈死在劳教所担责任,才给家里打电话索要3000元钱给妈妈治病,这时家人才知道妈妈被劳教了。

爸爸到劳教所看到妈妈是被同修背出来的,没有力气说话,身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知道妈妈在劳教所里遭到迫害,我心里十分难受,虽然我特别心疼妈妈,但是我知道妈妈是对的,所以我永远支持她。

这些年来,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拆散我们的家庭,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妈妈,使我的心灵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打击与伤害。我真为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感到羞耻,同时又感到他们很可怜又很可悲。

走过了坎坷的九年,无论邪恶多么疯狂,我都不会倒下,因为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将义无反顾的沿着师父指引的道路走到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