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非法判刑 只因真相传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我叫石永成,68岁,因发大法真相传单,于2001年10月30日被绑架,后被伊春市乌马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2002年6月被送到香兰监狱。

在那里我遭受过非人的折磨,每天由2名犯人24小时看管,因我不参加强制劳动被集训队干警指使的2名犯人用钉子扎,犯人骑在我的头上换班压,直到我上不来气才松开。有一次报数,因我耳朵背没听准,在干警的注视下冲上来一个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有个小矮个子狱长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就把我关在一个50米左右的笼子里,致使腿不好使,两个犯人就在他们的指使下架着溜,犯人累了就换人,换了3、4回,大概溜了一个多小时才停。狱长让扔在铁笼子边上,半天我才缓过来。

我在集训队被关了一个多月,他们怕我死在那里,7月左右调到鸡西监狱,安排拔草,由一个犯人看着,不给水喝,干了三天后不干。五监区大队长曲某指使犯人任长桂、林亚君24小时看着我,3天3夜站着体罚不让睡觉,闭一下眼任长桂就打我嘴巴。曲某找我谈话,说:你不转化,你就回不去了,你就死在这里。

因我身上长疥,被两个犯人拽到厕所,三九天不让穿衣服,开着窗户,用两大缸水往身上浇,用铁抹布往身上擦,身上都擦出了血,这期间犯人用皮管抽打,我大喊,疼昏过去,干警進来不但不管还踢几脚,怕我喊还用抹布把我嘴堵上。

经常3、4个犯人把我拽到洗漱室,扒光衣服,用凉水浇半小时左右。有一次,犯人林亚君用胶皮管抽,用针扎,有时站一上午不许穿衣服,腿都站肿了,有时用小胶皮管子往手上抽,两个手都肿起来,有个犯人外号叫“小蒙古”,是干警认同的打手。

2003年5月份左右,曲某找我,说放我回家,上车后又说送牡丹江监狱,听说修炼的都集中到牡丹江监狱,分到老三队。第一组由姓盖的犯人看管,不许到别屋说话,把我棉衣、棉袄、线衣都扔了,犯人找破衣服给我穿上,借口找毛病说行李叠的不好,拽出来就用冷水浇。还用几大桶水浇,犯人潘红军把我嘴堵上,不让喘气,按地上躺着,不让起来,这些事情经常发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