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劲松遭河北高碑店看守所迫害 生命垂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2006年6月7日,大法弟子钱劲松连同其他4名同修,在白沟被保定市高碑店公安局白沟分局高桥派出所恶警绑架。6月8日下午,钱劲松被非法送高碑店看守所,被包括所长在内的恶警和犯人非人折磨。6月26日,钱劲松被迫害得连化验的血都抽不出来了,吐血,大小便失禁,脸色青紫,生命垂危。

钱劲松,男,30岁,保定市北市区国家税务局公务员,助理工程师,曾在2003年10月被绑架、非法劳教3年。在劳教所,曾被几十万伏电压的电棍电击。酷刑折磨,诱发多种疾病。2004年8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体重一下减少了60斤的钱劲松被通知家里接回。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所幸恢复过来。

6月7日上午11点多,钱劲松连同其他4名同修,在白沟又被保定市高碑店公安局白沟分局高桥派出所绑架。

一.在高桥派出所被殴打、折磨

在高桥派出所,被高桥派出所民警邱涛和一姓张年轻民警,带进一间办公室刑讯逼供,被以扇耳光等方式殴打,从而诱发了心脏病、胃病。在钱劲松非常痛苦的情况下,仍然被用各种方式折磨:用烟头烫胳膊;用带毛刺的特制铁棍在他身上划,在他腿上划出了10公分左右的伤痕;用铁棍敲击踝骨、膝盖等骨头突出处,用由此带来的强烈疼痛来折磨他;用打塑料子弹的玩具枪,打他睾丸、耳垂、嘴唇等所有他们认为痛感强烈的地方,以此来取乐……

二.在高碑店看守所被殴打、勒索

6月8日下午,钱劲松被非法送高碑店看守所,据说一开始看守所拒收,后在上边某头目的要求下,非法接收了。

在被送看守所后的一天晚上,钱劲松因心脏病发作,半夜呻吟起来,被号里的人扔进厕所浇凉水。被浇凉水后,钱劲松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而看守所的监控在问了两句后,就看着这一切发生着而不管。

钱劲松心脏、胃持续难受,连续几天没有进食,仍被强制要求干活。一个死刑犯号长打了他上百个耳光,把带棱的牙刷把放到他两手指中间,然后捏紧手指,使劲转牙刷把,同时钱劲松还不停的遭到其他犯人的殴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人用烟头烫他。

在殴打过程中,姓杜的副所长在旁边的小窗户看了十分钟,所长在旁边助阵,犯人们也打的特别卖力,那个死刑犯边打还边在他主子面前叫嚣:你们不是说有集中营吗?告诉你,这儿就是纳粹集中营,这就是渣滓洞!事后,姓杜的副所长还鼓励了他们。在以后的日子,号里的犯人还因为钱劲松身体虚弱走路时扶了墙而不断的打他。号长又向他勒索,让他向家里要500块钱,而钱上帐后要归他们支配。

三.绝食抗议 被辱骂、殴打、掐等折磨

大约在6月18日,钱劲松面对无辜的非法关押,被绑架后的非人待遇,开始绝食、绝水,无奈的以自身巨大痛苦承受进行抗议。

在其开始绝食后,看守所也加重了对他的迫害,被犯人不断的辱骂、殴打、折磨。晚上安排两个值班的看着他,不让他睡觉。后来钱劲松见到家人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看守所的正所长王振增才出面制止,犯人才暂时停止对他的打骂、威胁。

钱劲松继续绝食抗议迫害,这时从所长到管教警察到在押犯人很快又不断的发出各种威胁,如让犯人接着整治,拿鞭子抽等。一个叫徐忠的副所长和姓田的管教更是抽的他嘴巴直流血,掐的他胳膊青一块、紫一块的,姓徐的副所长至少在他的胳膊上掐出六、七处流了血的伤口。

四.被输无名液 生命垂危

后来钱劲松被带到铁路十八局医院输过一次液,不知输的是什么,输完后即浑身难受,身体从里到外有一种强烈的发烧的感觉,白天、晚上睡不着觉,思想经常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

24日,钱劲松再次被送进铁路十八局医院,医院检查说心跳过速,一秒钟跳3下,肾衰竭,必须住院治疗。在输液的过程中,钱劲松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开始发烧,跟他家属说,他太难受了,越输越难受,他快不行了,马上就不行了。停止了输液才有所缓解。不知输的液里加了什么东西。

25日,家属要求转院治疗,看守所就是不同意。

26日,连化验的血都抽不出来了,钱劲松吐血,大小便失禁,脸色青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说全身器官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

很快高碑店公安局、看守所派人急匆匆的,走了一下手续,将奄奄一息的钱劲松丢给家人就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