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610打手马宗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恶行(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马宗涛是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610办公室成员,自99年7月以来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参与非法迫害,是迫害本县法轮功学员的主犯。马宗涛为捞取名利采取各种残酷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心狠手辣,犯下累累罪行。下面是其毒打迫害、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部份血腥罪行。

马宗涛,年龄在三十六、七岁,老家是莒南县坪上镇二村。马宗涛长的身体肥大,迫害善良大法弟子心毒手狠。

毒打60旬老人致当场昏死

2000年底,莒南县演马乡东演马村女学员鲁绪华老人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莒南火车站被莒南公安堵截,鲁绪华被绑架后转押莒南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鲁绪华老人被马宗涛与演马派出所副所长徐恒年(正所长韩金城给起了一个外号叫徐大愣,家是莒南文疃三黄山人,36岁)非法提审,提审时这两个恶人让鲁绪华老人坐在提审专用的椅子上,一个恶人用硬四棱木专找老人最疼的地方击打,如关节、膝盖、脚踝等地方,另一个恶人扇嘴巴、打耳光,用手狠拽头发,使劲撕扯几根头发,目的让老人疼痛难忍。当时两恶人对鲁绪华老人的折磨,让人感觉不是警察而是土匪那样的残暴没有人性。下午两恶人第二次非法提审折磨老人,折磨到天快黑了,徐从椅子上昏倒下来,不省人事,用看守所的小铁车推回牢号,到下半夜鲁绪华才苏醒过来。

2003年2月17日,徐恒年与大法弟子钱法君在十字路逢集处南边路上相遇,徐为了抓到钱请功,对群众喊钱法君是杀人犯。2004年6月13号晚上,钱法君又被绑架关押在莒南看守所。有一天清号时,钱法君坐在水泥坑上,徐恒年把钱法君从坑上一直拖到外面,致使钱法君身上多处皮肤被划伤。

对大法弟子钱法君的残酷迫害

2000年底,莒南县演马乡东演马村大法弟子钱法君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莒南火车站遭到莒南公安堵截,在火车站钱就遭到了一个联防队员的暴打(此人可能是镇东派出所的),恶警把钱法君同一个小偷铐在一起,一恶警指挥此小偷使另一只手用橡皮棍砸钱法君的腿。当晚在演马党委演马派出所副所长徐恒年抓着钱法君的头发向墙上猛撞数下,边撞边说:“你砸我饭碗。”多亏认识钱的一个副书记制止。

接着卢修田开车亲自到演马党委毒打折磨钱法君,问条幅哪里来的,上访是谁组织的?把钱法君的双手铐上,强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腿伸直、胳膊伸直,卢修田用橡皮棍狠毒的使足劲猛砸钱法君的胳膊、胳膊肘、手腕、手指、大腿、膝盖、小腿正面、脚踝、脚,打的钱法君声声惨叫。卢与杨启征急忙用沙发巾往钱法君口里塞,手腕上的手铐都被卢修田用橡皮棍砸散了扣,卢修田还把钱法君铐在桌腿上用橡皮棍猛捣,猛抠、搓钱的肋骨,当晚在钱法君那屋值班的两个干部都吓的不敢看对钱法君的用刑过程。

恶警所长韩金城(莒南壮岗镇焦庄)拿来了电棍电钱法君的脖子、脸、腮,卢修田接过电棍接着电,钱法君被卢修田毒打迫害了一夜,第二天用车送莒南看守所非法关押。临上车,韩金城在后面突然把钱法君踢翻趴在车门口上,在莒南看守所钱法君又受到凶残打手马宗涛两次非法提审毒打折磨,马宗涛第一次非法提审钱法君时,飞起一脚踢向钱法君的心口窝,理由是钱法君没打报告进屋。

马让钱法君坐在水泥块上,然后拿起他的尺半长的四棱硬槐木向钱法君的大腿、膝盖、小腿、脚踝、胳膊肘猛击,边打边说“打麻木了,怎么试不着疼?”边打边逼问:条幅哪里来?上访谁组织的?钱法君刚刚被卢修田用了一夜刑,伤痕累累,胳膊、腿、脚全部紫红色虚肿,马宗涛再狠狠的重打。

见钱法君还不说,马宗涛又用凹棱硬木,捣、扣、搓钱的肋骨,折磨了半天。钱法君还是一律不配合。恶人马宗涛把钱法君打坐在水泥地上,用一脚踩着钱法君的肩、脖子,猛往上提拽钱法君手腕上的手铐,然后扇嘴巴、打耳光。

马宗涛第二次非法提审毒打折磨钱法君,半天时间还是一无所获。这时从外边进来一个穿便衣的帮凶,三十多岁,一米七以上的个子,他自己炫耀说:非法提审大法弟子,看他的,看钱法君说不说。该便衣恶徒强制钱法君脱了右脚的鞋,他穿着皮鞋用右脚猛踩钱法君的脚趾数下,见钱法君还是不说,搬着一办公椅用一条椅腿对准钱法君的脚趾猛砸数下。

这一次被毒打折磨后,钱法君是硬撑着身子,拖着双腿,半天挪一步回到牢号的。在牢号里,钱法君睡梦中经常疼的惊呼,别人一碰就疼的直叫,从大腿到脚全是黑、紫色。同号一演马乡安九房村的犯人说:“我持枪抢劫小轿车,他们也没对我用这样的酷刑,也没受这个罪。”

恶警把钱法君在看守所关押了18天,又转板泉废弃军队营房洗脑班迫害,那几天刮着北风,飘着雪,恶人让钱法君与其他大法弟子身上的棉袄、帽子全脱掉,迎着风冻,钱法君被卢修田、马宗涛恶徒毒打的跛足走路很长时间,在洗脑班里还逼着钱法君跑步,不能跑就打。终于在一天晚上钱法君跳了窗户,逃出了这个魔窟。以后在钱法君的右小腿上也留下了肌肉坏死。

2002年春天,钱法君从临沂坐车去莒南,恰遇马宗涛也在车中。钱法君当时站在客车的后半部的人行道里,人行道里站的人很多,马宗涛离开座位,挤人行道乘客向后接近钱法君,接近钱法君后,双胳膊往两边座位上一挎,掏出手机与县里邪恶联系,报功说:“找了一个。”钱法君只好跳车窗逃出魔掌。

以上只是马宗涛等恶人迫害的大法弟子部份已知罪恶,曝光其恶行的目的是让他们停止作恶。在这里再一次正告马宗涛等恶人,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已欠下了血债,如再不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停止迫害无辜善良的大法弟子,你们就将是江氏恶党的陪葬品,到那时悔已晚也。

附:恶人马宗涛的部份个人资料

其父马成竹,其母陈广竹,姑夫陈广利都是莒南县坪上镇二村人,其兄马宗刚曾在济南工作,马宗涛的妻子张全茹是一名教师,马宗涛有一女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