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牛进平被监视、妻子张连英生死不明(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1日】2006年5月21日,北京大法弟子牛进平和曹东冲破封锁,会见了赴京考察中国人权状况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接受了史考特先生关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调查。此后第三天(5月24日),当地派出所片警、街道610头头和居委会的人就到牛进平的住处上门骚扰。


张连英遭绑架前与小女儿在一起。如今她已被迫害的面目全非。

牛进平与他们的小女儿。

不法人员们进屋就盘问:“这两天去哪儿去了?见着谁了?见外国人没有?”牛进平回答说:“见谁跟谁讲法轮大法好,不管见中国人、外国人都喊冤。”这些人又继续逼问:“怎么跟他(指欧洲议会副主席)联系上的?”“你们在哪儿谈的?”均遭到牛进平的正念抵制驳斥。一周后,片警又来他家做讯问笔录,还让牛进平签字。牛对警察说:“你们干杀人的事,还让我给你签字吗?”当即拒签。目前牛进平虽在家中,但其实是在邪恶政权的监控之下生活,毫无自由和人权可言。

2006年4月20日,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不法人员偷偷把牛进平的妻子张连英转移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的恶警不让她接触到其他法轮功学员,直接关进单独的地方实施严管迫害。一年前,正在哺乳小女儿的张连英被再一次非法抓捕,现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已持续绝食一年多,生死不明,情况十分危急。

牛进平早已被单位开除,经济上被邪恶截断,不得不变卖房子,然后依靠售房所得的资金来维持生存,已经被迫害的非常贫困。劳教所恶警却将他为张连英存在劳教所的私人钱款花费一空,直至只剩下17块钱时,每月打来电话向牛进平要钱,每次勒索的费用都不低。其借口竟然是张连英一直在绝食,需要买营养品输液维持她的生命。却不给收据,也不让他和幼小的孩子见上张连英一眼。它们如果真如自己所标榜的还有一点人味的话,为什么把张连英迫害得生命垂危还不放人?

如今,牛进平孤身一个男人拉扯抚养着嗷嗷待哺的小女儿,本来就很难,加上恶人不断的骚扰、监控,还要四处奔波申诉喊冤。牛进平全家只为了一个真理、用自己的权利讲了几句真话,就被逼得妻离子散,妻子不知是死是活,小女儿从1岁多起就被夺去母亲的关爱。

牛进平和妻子张连英、大女儿牛丹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自1999年7.20以后,只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七年来全家遭到了中共恶党惨无人道的迫害。

牛进平,52岁,家住北京市朝阳区香河园柳芳南里,原是北京某钢铁公司职工。1999年10月曾被北京恶警投入精神病院,强制服用一种高强度的混合药物,在一名相信他并没有疯的医生的帮助下,才最终被释放。以后他又多次遭到非法绑架、抄家、拘留。

2000年6月,牛进平因在黑龙江省佳木斯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交流,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后劳教两年。在黑暗的佳木斯劳教所,牛进平坚持正信,始终不屈服,长期绝食,直至身体十分虚弱。他身上至今留有在监狱中被电棍电击留下的烧伤疤痕。

两年非法劳教期满时,还未等牛进平回家,北京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恶警不通知家属又把牛进平秘密押回北京某洗脑基地洗脑迫害。牛进平在洗脑班遭到殴打、不让睡觉等残酷折磨。在牛进平长期被关押期间,他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日日盼儿归,每每走在街上经常看人像她儿子,常伴眼泪度日。

牛进平的大女儿牛丹也遭到恶警多次绑架,2000年,当时只有十几岁的牛丹就被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一年后又被送至洗脑班迫害。

牛进平妻子张连英,46岁,大学学历,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1999年至今已经被非法抓捕7、8次,每次都是正念闯出。2001年曾被非法劳教2年,在黑龙江佳木斯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进行了长期绝食抗议,在连续绝食近80天,奄奄一息时,东北恶警才把张连英送回北京,在当地派出所扔下她一走了之。2002年她又被国安特务非法绑架,在北京通州洗脑班、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和北京公安医院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出来后还遭到610、恶警、街道跟踪监视,全家也不断受到骚扰。

2005年6月14日上午8点半,张连英正在家中照看孩子,以香河园派出所所长王睛为首的十多名恶警非法闯入,强行抄家,将家中翻了个遍,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顾家中尚有未断奶的婴儿啼哭喊叫,强行把张连英拉入警车抓走,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2005年6月30日又非法将她处以两年零六个月的劳教,转到北京劳教局团河调遣处。张连英坚决不转化,不配合任何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从一关进看守所直到调遣处一直绝食抗议。

张连英在北京劳教调遣处遭到邪恶长达10个月的疯狂虐待迫害,调遣处恶警张冬梅指使8个犯人,每天用苍蝇拍连续轮番抽打张连英10多个小时以上,其间从未允许她洗漱,从未允许她上厕所,大小便只能在内裤中,包括来月经也如此。她被剥夺睡眠;脖子被绳子套着吊在天花板上很长时间,脚尖刚刚能接触地面;身体被扭曲的长期绑在木凳上,遭受连续24小时的毒打,被打得浑身是伤,身体多处淤血,头部、面部多处有大约3厘米长不同深度的伤痕,眼底出血,耳聋,面部变形,已难分辨其长相,并且行动艰难,精神恍惚,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牛进平曾到调遣处探视张连英,当他看到妻子被迫害的面目全非、生命垂危时,他没有选择沉默,而是抱着襁褓中的小女儿开始四处控告讲真相,呼唤良知,呼吁营救。中共暴政下的社会是暗无天日的,没有哪个部门敢受理牛进平的控告申诉。有些工作人员一听到是为法轮功的事,简直说话都不敢大声。尽管如此,一年来所到之处,他都得到许多素不相识而有正义感的世人的同情。这些人中有的就是中共政府部门、司法部门和直接迫害法轮功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维权律师、记者等等。有的人甚至不畏恶党的淫威,主动给予实实在在的声援或救助。

中共邪党近来多次声称重视信访,了解社情民意。但牛进平不仅上访无门,反而遭到中共邪恶变本加厉的迫害。张连英被非法关押在调遣处时,牛进平偶尔还能接到她的电话,收到她的家信,探视过她两次。虽然4个月内只见到妻子10分钟,有时会面日都过了才告诉他可以和他妻子见面。可是,从2006年农历新年以后,再也没有妻子的来信,没有电话,更没再见过妻子一面。邪党劳教调遣处和劳教所又一次使出流氓无赖的手段,公然违反自己制定的法律和有关条例规定,把人民本来就应该有的这么一点亲属的权利也给剥夺了。

迄今为止,张连英已经绝食一年多了。除了从调遣处转到劳教所之前短暂的几天吃了一点东西外,从进看守所开始到现在一直什么也没吃,而且现在杳无音信。

牛进平一家的遭遇是中共恶党统治下无数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及家庭受迫害的缩影。牛进平认识的大法弟子就有30多人被迫害致死,有的当场被恶警活活打死,死的相当惨烈。鉴于中共一贯的凶残以及张连英在调遣处所遭受的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我们有理由追问:张连英现在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究竟如何?她处在怎样的生存境况中?究竟是死是活?为什么当局不敢让家属见到她,了解目前的状况?

在此,我们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各国政府官员和正义的人民,密切关注牛进平一家的处境,特别是张连英垂危的生命,采取有力措施营救。呼吁国际追查组织尽快进入北京女子劳教所调查张连英的真实情况。中共必须保证张连英的人身安全,立即释放张连英。参与迫害牛进平、张连英等法轮大法弟子的所有恶人必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被绳之以法。

附:恶人姓名、电话:
香河园派出所所长王睛,电话:010-64660050
北京朝阳区610: 010-6589-2288转320,322
610工作人员白××,手机:13601255959
北京各劳教所咨询台电话:010-1600225转
北京团河调遣处:010-61291199
9队队长张冬梅电话:13661000078(手机)
北京女子劳教所所长李继荣、副所长朱晓丽,电话:010-60278899转
地址:北京市大兴县大兴区女子劳动教养所 邮政编码:10260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