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凶残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6日】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自99年以来,非法关押过500多名大法弟子,尽管它对外叫“女子学校”,外表越来越漂亮,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越来越残忍。这里揭露的只是我被非法关押在此三年内所见一斑。

每当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入所当天,就被24小时不停地轮番轰炸式的所谓交流,强迫转化,不准睡觉。若不转化,紧接着不许上厕所。人生在世,谁能不新陈代谢?而劳教所恶警的头一毒招就是不许人大小便,逼迫你便在裤子里;再不顺从,就指使吸毒犯对你拳打脚踢、搧耳光、揪头发撞墙、抡起马扎抽打、罚蹲、罚站、夏天罚烈日下暴晒、严冬扒光衣服冻,长期不准睡觉等等。大法弟子李润芳曾被连续11个月不让睡觉。大同大法弟子辛恩昊因坚定信仰拒绝转化被恶警唆使吸毒犯用马扎浑身乱砸乱打,全身肿成紫茄子一样;被罚蹲两、三个月,致使她一瘸一拐,几乎不会走路。她本人是个廿六、七岁的姑娘,瘦小单薄,性格内向,却被恶警张雪琼骂作“婊子”。恶警孟颢指使吸毒犯用马扎专门打她下身,并把她按倒在水泥地上、扒光衣服,用灌满冷水的三个瓶子放在腹部猛踩,致使她下身大出血不止。脸色蜡黄险些丧命,鲜血顺腿流下湿透了衣服,学员们含泪为她洗血衣,竟洗了十几盆血水。2003年冬,大雪纷飞的一天恶警孟颢、刘忠梅命恶人扒去辛恩昊的衣服,只剩单薄的秋衣秋裤,将冷水从头浇下后拉到露天受冻。在气温近-20℃的数九寒天,恶警强迫辛恩昊睡在走廊冰冷冷的水泥地板上20多天;一次指使一名吸毒犯毒打辛恩昊,将其眼角打破一个血口子,鲜血直流,不得不到医务所缝了三针。刘忠梅唯恐吸毒犯整人不够狠,规定辛恩昊每日不许吃热饭和菜,只能吃冷馒头,吃咸菜。每过一段时间,恶警们就狠狠整辛恩昊一次,每次都连续二、三个月,直到她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几乎脱像。

太原大法弟子荣美琴因坚信大法更是被刘忠梅、雷红珍等恶警视为眼中钉,在她们的唆使下,吸毒犯和犹大把毒打、折磨荣美琴当成了工作、当成了乐趣,天天搧耳光、用力向后扳手指、拧胳膊拳打脚踢、用钢针扎、揪头发撞墙等等都是每天的必修课。有一年农历新年期间,恶警刘忠梅问荣美琴:“你还炼不炼了?”荣回答:“炼!”刘忠梅竟然抬起穿着尖高跟皮鞋的脚,狠狠的跺在荣的脚面上,当时就被扎出一个血洞,鲜血奔涌而出,湿透了脚穿的布鞋,脚也肿得穿不上了鞋。刘忠梅、雷红珍同样身为女人,却毫无人性、毫无廉耻的命人扒光荣的衣服,将她全裸捆成十字站立绑在双人床上近八个月,为强逼荣转化,吸毒者在刘、雷恶警的授意下,经常扒光荣美琴的衣服并按在水泥地上,在荣身上踩来踩去,并用最下流的语言羞辱她。吸毒者还经常用一种叫作“燕儿飞”酷刑折磨她。让她背靠床铺全裸坐在水泥地上,由对面坐着一吸毒犯用两脚蹬在她的大腿跟位,强行将腿分成180度,身后床上站一人揪住其头发向后拉,用布蒙住双眼,口里塞上破布、臭袜子,脖子上被勒一条毛巾或粗绳,然后将两臂拧在身后床面上,或有人站在胳膊上踩,或向后向上用力抬双臂,几处同时用力,常常痛的一身大汗,几乎晕厥。在这魔窟里荣美琴已记不清被用这种酷刑折磨过多少次了,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她信师信法的一颗心。在黔驴技穷时,孟颢、刘忠梅等恶警以给荣治病为幌子,先后从她丈夫手中骗取数千元,将荣强行送到精神病院三次,强行输灌不明药物,妄图把心灵健康的荣美琴迫害成精神病。近三年的折磨,荣骨瘦如柴,仿佛老了十多岁,头部水肿,全身大片青紫瘀血,内衣内裤血迹斑斑,从未干净过,体重由73公斤降至40公斤,恶警见她已气息奄奄,怕死在劳教所担责任,才给办了所外就医。

大同大法弟子马月英在2002年至2004年初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孟颢、雷红珍经常给施暴者加分、减教为诱饵,唆使吸毒犯毒打她,每一轮折磨都二、三个月不准其睡觉、不许上厕所、被罚站在马扎上、罚蹲、头朝下被倒栽葱提起毒打。2003年孟颢命恶人脱去马裤子,捆绑住手脚,对马月英辱骂、嘲笑。孟、雷二恶警还叫人将方凳的四个腿朝向马月英的裸体捆住,然后推倒拉起,再推倒拉起,反复如此摧残,折腾得她遍体鳞伤,惨叫声不绝于耳。2004年2月马月英出所时(已超期关押)左耳被打得完全失聪,眼睛充血身上体无完肤伤痕累累。据说同年年底马月英和另一大法弟子李润芳又被非法绑架到劳教所继续迫害,因绝食抗议被粗暴灌食,满嘴鲜血直流,现已被迫害的无法行走,并被秘密转移下落不明。

劳教所恶警因其心理阴暗,特别惧怕“真、善、忍”的正义之声,所以每当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时就被吓的慌了手脚,疯狂扑上去毒打喊叫之人。大法弟子靳晶是个白白净净的姑娘,是荣美琴的女儿,被绑架前是幼儿教师。靳晶因多次喊“法轮大法好”而被绑住手脚戴上手铐,用脏布堵嘴。2004年冬天恶警孟颢命吸毒犯看管靳晶,不准睡觉或是后半夜才让其睡觉,整整一冬天只准躺在光板床上,不准盖被子。一次孟颢把靳晶推到院子里受冻并打电话叫来护卫队恶警薛文军,薛文军用抹布把自己的皮鞋擦的特别亮,然后狞笑着把擦鞋布塞在靳晶的嘴里。

长治大法弟子侯秋果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仅三个月就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北京大法弟子陈芳被抓进去不到二十天就被迫害的双目失明。山西省女子劳教所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为了榨取法轮功的血汗恶警从来不把学员当人看,不论多大年纪,身体好坏,都是他们谋取利益的机器。在装配打火机零件时,强迫每天劳动十小时以上,直把人累得浑身关节都酸痛难忍,十几人被累倒了,恶警刘忠梅对法轮功学员毫不掩饰的叫嚣:“我们的职责就是迫害死你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