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斯邮报:中共的器官交易拉响了警报(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明慧记者王功成编译报导)圣路易斯邮报(St. Louis Post-Dispatch)8月20日刊登记者Deborah L. Shelton的文章,报导了中共器官移植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纽约大学移植主任迪斯特博士认为,人们所指控的这些邪恶只能和纳粹德国的暴行相提并论。


62岁的李华桂谈到活摘器官的罪行正在中国发生,忍不住痛哭失声。

此时此刻,就有人躺在手术台上被摘取器官

文章说,李华桂在上周圣路易斯举行的伦理学会上讲述说:“就在我们说话的此时此刻,在地球的另一面,就有人躺在手术台上被摘取器官。”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痛哭失声。

今年62岁的李华桂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她在中国做了30年的数学老师,现在她和儿子、儿媳在马里兰高地居住。

2001年,李华桂在中国的华南地区散发被(中共)禁止的资料而被拘捕。在中国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搜捕,甚至被谋杀以摘取他们的器官。从李华桂当时的处境来看,她极有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李华桂说她被关押在一个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她受尽了折磨。有一天,她和另外约500名被关押者一起被带到一家医院进行体检,当时做了各种医学测试,检查项目非常全面。李华桂说,那天劳教所带去体检的妇女全都是法轮功学员。

李华桂解释说可能因为她被查出有高血压而逃过一劫,因为这样她就不够格作器官供体。劳教所的狱卒们后来释放了她。

随着等待器官移植的人数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前往中国去求购器官。这种趋势引起人们关注器官供体的人权,以及受体的健康与安全,以及伦理学家和美国医生的警觉。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而现在,人权组织和其他一些人指控说中共政权从活着的被关押者身上摘取器官,尤其是针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器官移植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至于究竟有多少美国人去国外移植器官,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不过根据各路小道消息和报导,到境外做手术的人数在增加。

到本周五(2006年8月20日)为止,大约有93,000名美国人在等待器官移植。

美国移植协会主席杰夫·克里宾博士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巴恩斯犹太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主任。他说,许多人担心自己还在等候名单上时就有性命之忧,对死亡的恐惧导致“绝望的人孤注一掷”。

在互联网上很容易找到招揽富有的外国人到中国做手术的中国器官移植广告。

上海的新生全球医疗服务有限公司告诫意欲前往的患者不要询问器官的来源。公司的网页上用错字连篇的英文写到“如果您只为追求政治上的正义或媒体效应,请不必再看下去。我们没有关于器官来源的详细资料。”

有些美国人已经公开讲述了他们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

加利福尼亚圣马刁(San Mateo)的埃里克·德·利昂以前有九个肝脏肿瘤,而且化疗对这些肿瘤无济于事。他的医生认为即使移植新的肝脏,他的存活机会还是很低。根据有关移植手术资格的国家规则,他从美国等待移植的名单上被除名。

他用第二次房屋贷款的钱到上海去做了手术。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中心目前的价格是这样的:肾脏62,000美元,肝脏98,000 到130,000美元,肺移植150,000 到170,000美元, 心脏130,000 到160,000美元。

上个月,一名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与合作者共同完成了一份独立报告,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相信已经发生、并且今天还在继续发生大规模的未经同意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报告说2000年至2005年间,(在中国)大约有41,500起器官移植的来源不明。

英国医疗学报8月4日的期刊报道说,据估计去年在中国移植了8,000个肾脏、3,700个肝脏和80个心脏,这些统计包括所有为外国患者做的移植手术。

中共政权最近宣布了几项新规则,禁止销售和购买移植器官,并要求必须有捐献人的书面同意书。这些规则自上个月起生效。

由于中国泛滥成灾的腐败以及贩卖器官如此有利可图,人权组织怀疑这一法律能否落实。

纽约的病理学家王文怡博士上周访问了圣路易斯,这是为了让人们关注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的事件而进行的全国巡回演说的一部份。今年四月她在白宫的欢迎仪式上向中共主席胡锦涛喊话而被拘捕,一时间成为国际要闻。对她的指控后来被撤消。

今年47岁的王文怡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她说,普通美国人也许会觉得她所描述的暴行令人难以置信,她对此表示理解。她说:“这个国家(美国)有基本的自由原则,西方人对尊重生命有基本的理解。共产党不尊重人权和人的生命。”

据估计有一亿中国人修炼法轮功,王文怡说目前有五、六万人失踪。

王文怡说:“我认为更多的人站出来就不一样了,我相信当更多的人了解到正在发生的事实,他们会知道这绝不符合中国人民的意愿。”

对器官移植旅游说不

上个月,“器官分享联合网”的官员发布了一个声明,首次反对移植旅游,也就是患者到海外用自私自利的方式购买一个器官。

根据器官分享联合网与联邦政府签署的合同,该网络负责监督全国的移植系统。

它的网站上说,移植旅行对接受移植的患者没有透明度,无法知道捐献者的状况或从捐献者传播疾病的风险。

艾拉·科德博士是一位直肠外科医生,也是华盛顿大学道德规范和人类价值研究中心主任。艾拉表示到中国的移植旅游“完全是一项罪恶的勾当。全世界急需器官的人都跑到中国去买一个器官……整个事态很恐怖。”

纽约州立大学南部医疗中心的移植部门主任戴尔·迪斯特博士说,去国外的患者通常有更高的并发症机率,通常是没有愈合好的刀口处的感染。

本·弗农博士是丹佛的波特康复医院移植服务中心主任。他曾照顾过一位2004年去中国移植器官后患上了一种渐进的、不可恢复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这位患者说他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

弗农表示:“作为专业人士,我们唯一能控制局面的方法就是当这些病人回来后不为他们提供服务。当他们从中国回来要求我照顾他们时,我觉得我被利用了,因为他们让别人被处死以便能获得一个肾脏,他们的良心何在?如果他们这样想问题,我没有责任照顾他们。”

迪斯特博士说,“人们所指控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可怕,我认为这样的邪恶只能和纳粹德国的暴行相提并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