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27日】(接上文)

精神病院里的非人折磨

为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几年来,江苏省各地“610办公室”把众多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精神病院进行非人的折磨。仅南京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丁建华、韩纪珍、段祥娣、吴顺珍、沈丽娟、李安宁、李群、邝理、冯妙华等几十人,有人甚至被关过多次,最长的达一年多。

1.南京法轮功学员韩纪珍被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下面是韩纪珍的儿子、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记述的韩纪珍被警察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选择何种方法锻炼自己的身体,本应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这是天赋人权。然而在江氏集团的统治下,中国老百姓连这点权利都得不到。我母亲为了这点权利,被警察关进精神病院折磨3个多月,并遭受药物摧残。

1997年底,由于繁重的学习任务,只要看10分钟的书,我就会感觉眼睛很疲劳,要是再看下去,眼睛就会发疼。为此我去过德州医疗中心,检查结果,医生也束手无策:“看起来你的眼底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现在病情还很轻,我什么也做不了。你先回去,等病情加重了再来,到时我用激光给你治疗。”幸运的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学习了法轮功。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可以看很长时间书了,也可以用电脑了,连续几个小时也不累。从我的亲身经历,我看到了法轮功具有神奇的功效。

于是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法轮功好,让她也去炼炼法轮功。我母亲原来是新华日报社印刷厂的工人。多年来的操劳使她身体患了多种疾病,特别是她患了28年的妇女病,中医、西医都看过很多,各种偏方也试了不少,可是病情还是不见好。1998年上半年,我母亲开始学习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她的身体受益很大,不要说一般的伤风感冒等小病好了,就是那个根深蒂固的多年的妇女病也好了,真正体会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再也不用为去医院看医生而犯愁了。而且她按照“真善忍”的道理去做,脾气也好了很多,对别人更加和善了。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迫害,利用其操纵的舆论工具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妄图在中国铲除法轮功。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欺世的谎言蒙蔽,甚至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法轮功。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母亲于1999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巧遇其他十几位功友,大家一起到了北京。在北京有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职责是专门负责接待各地老百姓上访鸣冤。中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而且为了防止对上访人的打击报复,上访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的。然而江氏集团却公然违反中国宪法,把去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抓起来,谁上访就抓谁。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去天安门广场鸣冤。

我母亲到了北京的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就要抓,他们对分辨谁是法轮功学员已很有经验了,查问那些慈眉善目的外地人,差不多是八、九不离十。一个警察看到我母亲,便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回答说:“是!”便被抓进了警车。上车后警察便开始左右开弓地打她的脸,一直到警察自己的手打得疼得动不了,于是他又用另一只手拿包砸人。

警察从我母亲的身份证上知道了她的地址。于是母亲被从南京去的警察押回南京,强行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开始时医院拒收,医生认为她不是精神病,不应该住院。但警察施加的压力实在太大,那些医生最后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收下。但是医生对我家里人说:“她不是因为精神病住进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

当我得知母亲被关精神病院的消息后,非常震惊!我告诉我的同事和我的老板,他们都不相信。他们说:“现在快到21世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

于是我向老板请了假,买了飞机票直飞上海。第二天到了南京精神病院。好在可以见到母亲,方才了解了更详细的情况。我问她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治疗”。母亲告诉我说:“我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这里的医生护士够邪恶的,你要是不吃药,他们就把你绑起来灌药。”她说:“这些药使我痛苦不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象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在她讲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说话和动作都特别地缓慢,舌头好象变得特别大,变得不灵活了,有点吞吞吐吐的,而且思维也变得迟钝,看上去真象个病人了。

我和母亲正说着话,忽然听到护士在门外喊了什么。我母亲紧张地对我说:“他们又要给我吃药了!”随后进来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手里拿着装水的杯子和药,一边喂着药,一边对我母亲说:“现在还想练法轮功吗?不要再练了!”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痛得简直无以言表。

后来我去找主治医生,她正在给病人看病。我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等她看完了,我走进去,对她说:“我是韩纪珍的儿子,特地从美国赶来,来问问我母亲的情况。”她说:“根据你母亲的情况,随时可以出院,只要警察同意。”我又问到用药的事情,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警察把她送进来,我们只得给她药。不然将来她再去为法轮功上访,我们就不好交代了。”

在我家里人一再的请求下,母亲在春节前几天被医院释放回家准备过年。但是没想到警察第二天就来到我家,逼迫我母亲写一个保证,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否则他们就要把她送回精神病院。在警察的强大压力下,因为不愿意再被关进精神病院,母亲违心地做了她不愿意做的事。于是警察离开了,我们全家想这下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警察又来了,说:“你光写不上访的保证还不够,你还必须要写一个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否则就把你送回精神病院。”我母亲回答说:“我怎么能做这个保证呢?!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到很大好处,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警察说:“看来你的精神还是有问题,根本没有治好,还需要继续治疗。”于是这些警察强行把母亲又再次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个多月。

我父亲的身体也不好,那时他患了癌症,做过手术,需要母亲就在家里照顾他。自从警察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后,她不但不能照顾父亲,反而要父亲照顾她,给她送饭。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

在2000年底的时候,我帮父母办好了来美国探亲的手续,签证也签到了,机票也买好了,就等着登机了。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在上海机场被海关拦了下来,因为海关官员在电脑里的黑名单上发现了我母亲的名字。大概是警察们知道,要是让我母亲出来,他们的恶行就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
2002年12月9日

2. 睢宁县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遭受的摧残

我们是徐州睢宁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公安强行将我们3人关押在精神病院3个多月。期间,我们被强行绑在床上打针、灌药。医务人员超剂量给我们注射不知名的针剂,之后,我们立刻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药物作用发作时,我们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滚、惨叫、猛烈地撞墙。当我们清醒时,指问那些所谓的医务人员:“为什么给我们这些没病的人打针、灌药?”他们面带羞愧地说:“没办法,这是上级的指示,我们要工作,只有服从领导。我们也不想这样对待你们,但我们也不想下岗。”并说“用这些药你们不会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们说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不给你们用药了,你们自己千万不能跑出医院去,我们不给你们逐渐停药,人会疯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别人也会把你们当成疯子再送进疯人院的。药性反应起来那种痛苦是难以想象的,非常可怕,后果不堪设想……” 精神病院还把我们这些女功友俩俩地隔离开,长期和男疯子关在一起。一天,一位功友在凳子上盘坐,院长走过来恶狠狠地说:“你还在炼功吗?就把你的针药量还要加得更大,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还炼不炼!”

3个月后,公安又不负责地把我们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由于药性反应太强,一位功友一下子疯掉了一样,痛苦地在地上摔打、滚爬,日夜不停地狂奔,两个人架都架不住,浑身剧烈颤抖,头往下栽,双目失神呆滞无光,日夜狂躁,不能睡眠,痛苦难忍,用身、头撞墙欲死,真是痛苦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另一位功友浑身抽筋,缩成一团,不能站立行走,别人就把她架出架进,夜深时烧心难熬,口吐血沫。不同程度的药性反应使几位功友挣扎煎熬了近五十天才逐渐消退。句东劳教所曾送一位功友到镇江市医院做精神司法鉴定,寄回的鉴定书证明:“其脑神经正常,严重失常状态确属于强力用药后的药性反应。”

3.常州大法弟子陈忠被恶警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摧残

罗宾蒙罗是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研究学校法律系和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他在《中国的司法精神病疗法及其政治性滥用》一书中用实例揭露了中国江氏政府滥用精神病疗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该书记载了一个常州的案例:

2002年7月25日下午,常州大法弟子陈忠被当地警察和民政局的官员“请”去问话。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他被强行带到常州市第102医院精神疾病治疗中心进行检查。他们毫不隐瞒地说,“如果你继续修炼法轮功,即使你不疯的话,我们也能让你疯。”但是,陈忠没有屈服。

9月28日下午,警察再一次以问话作借口,把陈忠带到武进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他被强行关押在那里,并被迫服用通常用于精神病人的药物。陈忠拒绝服药,警察便开始电击他。警察反复电击他五次,强迫他服药,前后超过十天之久。

在一盒录音带中,陈忠说,“我觉得很冷,因为我只穿一件T恤衫。我家里人不知道我在哪里。我没有更换的衣服,也不能刮胡子。这个医院,声称自己是‘人道主义医院’,实际上正关押着许多向政府投诉各种不公待遇的人。这个医院甚至比〔警察〕拘留所更差,使用更多残忍的精神和肉体虐待手段。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同时也是一名守法的公民。我修炼‘真善忍’,对国家和社会都有益。为什么我却遭受如此的对待?”

监狱里的野蛮虐待

2003年春节,原籍江苏省的美国公民、法轮功学员李祥春回国看望父母,后于2003年1月22日在广州机场被中国公安非法逮捕。2003年3月21日,李祥春在遭非法关押50多天后,被大陆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3年,关押在南京监狱。

2003年5月27日,李祥春开始在南京监狱绝食,抗议他遭到的不公正对待。自5月31日起,他为此在南京监狱内部医院遭到虐待和强行灌食。

得知李祥春绝食的消息后,美领馆官员于当地时间周一开车赴南京监狱要求与李祥春见面,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与健康状况,但被狱方拒绝。在美领馆官员的一再要求下,南京监狱同意该官员与李祥春通电话,李祥春在电话中表示遭到虐待而且灌食“异常痛苦”。

李祥春的未婚妻符泳青得知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南京监狱,以前曾与她通过话的顺姓管教恶狠狠地说,“不要总来骚扰我们。”为回避问题,他又说“他未婚妻的声音不是你这样。”这个顺姓管教曾对符泳青说,“你告诉李祥春要老实一点,跟我们配合。也许我们会考虑关他两年多就放,不然就让他蹲满三年。”

美国驻中国领事馆官员说:从6月27日起,南京监狱又连续将李祥春送入5个洗脑班、每次都强迫他接受2小时的反法轮功宣传。7月8日开始,李拒绝去洗脑班,被狱警指使一群囚犯打倒在地,后被强行拖下楼梯架到洗脑班上。7月9日李再次被暴力架入洗脑班,导致他身体上有至少29处伤痕,很多是大面积的。为此,李祥春再次绝食抗议被虐待。

据悉,这期间李祥春写了6次书面文字递交给美国驻中国领事馆官员,但美领事馆均未收到。因美国驻中国领事馆官员未能及时收到李的每周信件,故电话直接联系李,得知李在狱中被剥夺炼功和读法轮功书籍的权利并被强制洗脑。近来,李祥春的牢房中从原来的关4个人增加到关10个人,其中6个是专门来24小时看他,不让他炼功的。其中一个因贩毒而判死刑的犯人曾威胁要杀了李祥春。

后来,美领事馆官员终于收到了此前被中方扣押的李祥春写给美领馆官员的94页材料中的8页。李祥春在其中提到,他在 1月被抓时就曾遭到毒打,并且被连续3天3夜车轮审问,不让睡觉。送到南京监狱后,他被“长时间戴手铐”,并且被强迫长时间看诋毁法轮功的洗脑录像。

如此法官!如此法律!

7年来,在省“610”办公室的操控下,江苏各地法院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公然违背法律,践踏人权,知法犯法,对众多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审判,犯下了累累罪行。太仓市法院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秦艳秋的所谓审判便是一例典型。

当庭法官刘良凯说:“你死了白死。”

2005年11月7日,太仓市法院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秦艳秋非法开庭。当庭法官刘良凯只因秦艳秋有两本《明慧周刊》、两份《明慧周报》、五张“法轮大法好”卡片,就对秦艳秋非法审判,还不让她请律师,甚至找借口把秦艳秋的丈夫和儿子驱出法庭。更加无理的是,当刘良凯问秦艳秋最后还有什么要陈述时,秦艳秋刚说出“法轮功不是教”,刘良凯就蛮横地说:“闭嘴。” 秦艳秋说:“我没有罪,你们非法审判,我继续绝食抗议,我死了你们都有罪。”当庭法官刘良凯说:“你死了白死。”

如此法官!如此法律!

法院说谎无所顾忌

太仓法院对秦艳秋非法判刑后,家属多次索要判决书,其主办人态度恶劣,开始说邮寄到单位,家属等待多日未接到;又几次讨要均被搪塞。后家属说因到苏州市上访他们要看判决书,其主办人才转变态度,将其交出,并声称说:“因寄到单位被退回,故耽误了时间。”

太仓市健雄学院与太仓法院咫尺之间,为何说谎?因其判决虚弱无理!

对秦艳秋的审判走了点法律程序,是公开审判的,旁听者无数。秦艳秋在法庭上对子无虚有的指证,坚决否认,因此被所谓的“法官”认为态度不好而重判。而判决书却白纸黑字公然写上:对被指控其余犯罪事实无异议。可见说谎已无所顾忌!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