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暗中原 悲歌四处起(图)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31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这场完全失去了人性的迫害始于1999年的7.20,七年过去了,残忍的暴虐至今还在继续着,各种骇人听闻的迫害案例以及死亡案例在今年里还在不断的发生。


温英欣

温英欣,女,34岁,原沈阳航天新光集团有限公司会计,在2006年8月7日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小北派出所警察绑架,9天后(8月16日)她带着满身伤痕死去,留下一个年仅7岁的儿子,丈夫在长期迫害的巨大压力下已与她离婚,她60多岁的父母难以承受年轻健康的女儿突然死去的悲痛,整日以泪洗面,老母亲已卧病不起。

吉林桦甸市王晓东,男,39岁,2006年3月11日被以遇金基、金哲宪为首的恶警再次非法抄家、绑架。王晓东的母亲为营救儿子多次来到桦甸市610、法院要人,遭到推诿和恐吓。2006年7月6日王母在桦甸市法院苦苦等待了六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儿子,不禁失声道:“哎呀,这犯什么罪了,还戴着手铐、脚镣?炼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天底下还怕好人多吗?”又问儿子王晓东:“你咋的了?怎么不说话?你哑巴了,他们给你上酷刑,你咋不说呢?……” 任凭母亲怎么喊,王晓东象没听见一样,头耷拉着,头发很长,看不到脸,一点反应也没有。不一会儿,王母被推到法院门外,她悲愤的告诉围观的人说:“王晓东以前有病吐血,要死要活的,后来炼法轮功身体好了,那就犯罪了吗?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他们尽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黄涌忠生前照片

黄涌忠,男,30多岁,广东省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自幼体弱,又患有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用他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97年他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就根除了,终于过上了充实、健康的日子。黄涌忠因为介绍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在北江监狱迫害。2006年7月再次遭监狱警察和犯人毒打致生命垂危后,狱方叫其父母领回揭阳,10多天后于2006年7月22日下午去世。

中原无道 状告无门

在中共独裁统治的50多年里,中国的宪法法律从来都是被当权者肆意滥用于整治异议异见人士、中共内斗中失败的一方、和无权无势的老百姓。而当权者始终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横行霸道,无恶不做。这在中共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1999年7月中共党魁江泽民公然违宪违法,发动了迫害法轮功运动,之后,又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杀无赦”等命令,直接指挥这场灭绝性迫害,导致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失业、失学、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迫害中,中共操纵下的中国司法机构不仅不能维护宪法,伸张正义,还直接参与了迫害。全国各地方公、检、法机构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羁押、非法审判、判刑比比皆是;律师被禁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一些有正义感、顶着压力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遭到中共的威胁恐吓。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出于良知和正义感,三次为法轮功上书,中共把他视为眼中钉,长期受到特务的跟踪骚扰,直到2006年8月15日被抓捕。高律师的妻儿也被监控。

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系统、灭绝性的迫害,使成千上万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残、致死、失踪,他们的亲人却状告无门。

滴滴心泪诉冤情

* “还我儿子!”——


农村妇女张慧珠在山东省监狱门口要求无条件释放儿子

今年盛夏,山东龙口张妈妈悲切的抗议之声顶着酷暑,风雨无阻,回荡在山东省监狱、省人大、省高级法院、省司法厅和济南电视台之间。张妈妈的儿子邵强30岁不到,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10年,一次又一次的被警察打的死去活来,现在已经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继续迫害。可怜的张妈妈状告无门,还遭到威胁:龙口市政府将派人抓她回去。

* 40天惨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 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

王建国81岁的老祖母悲痛欲绝,手捧着王建国的遗像到吉林市公安局门前哭诉:我的孙子是冤死的。夫妻俩开饭店自力更生,生活美满。就是因为炼“法轮功”做好人呢,仅40天就被看守所害死了,我上告无门呢!

王建国,男,32岁,吉林省大法弟子。2006年3月2日王建国和妻子赵秋梅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妻子赵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看守所,4月10日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王建国的家人悲痛万分,在自家院内搭起了灵棚,在挽联中写道:40天惨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 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王家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十里八村的乡亲闻讯相继赶来吊唁,好多人都给王建国上香,吊唁的村民们大多数都流着泪说:这孩子死的太冤了!……

2006年4月30日早上5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开着13辆车到王建国家,把王家门前的道路全部封锁,闯进院内,强行拆除灵棚。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余的都被他们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 九旬老父为儿申冤

大法弟子刘勇,32岁,2004年12月3日上午被四川崇州市法院非法判刑6年,之后一直下落不明。家人非常担心,特别是知道许多法轮功修炼人被恶徒秘密活体摘取内脏器官后焚尸灭迹,更加担心。以下是刘勇的九旬老父在为儿子申冤的信:

我叫刘顺平,1916年5月11日出生,年已90岁,家住崇州市崇阳镇瓦窑村5组。今天向执法机关、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提出申诉,我儿无罪,他从未触犯国家任何一条法律。

我儿子刘勇从小体弱多病,5岁才开始学走路,全身多种疾病缠身,如肝炎、气管炎,经常高烧不退,人事不省,多次出现休克现象。20多年一直忍受病痛折磨,搞得我们大人也疲惫不堪,他也活得生不如死,全靠父母劳动养活。

1998年,我儿有幸得了大法,修炼不久,多种疼痛全部好了,体质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为无钱治病而苦恼。由于身体健康了,我儿从此性格也变得开朗、活泼,也变能干了,开始了自食其力,不再依靠父母生活。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儿子,使我终于放下了对我儿子的担忧。

但没有想到,2004年5月17日,我儿因炼法轮功在家被绑架、非法关押、残酷迫害、非法判刑。你们知道吗,各位法官先生,你们是在迫害当今最好的好人,是一个按“真、善、忍”修心性的好人。

我儿刘勇,自修炼后,关心别人,吃苦耐劳,不拿别人一针一线,没有了社会上的恶习,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犯罪的人。他修心性做好人,并未触犯国家哪一条法律。我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出版自由、公民享有民主权利、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所以我儿是当今的好人,是无罪的,非法判我儿是有罪,真是正邪不分,黑白颠倒。

我儿向世人讲真相,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好”,使大家不要相信江××的谎言。自古善恶有报,真的祸到临头时什么都晚了,所以法官先生们应该主持公道、保护善良,纠正你们的错误,也为你们和子孙后代积德行善。

再一次向各位有良知的法官们疾呼:我儿无罪,必须立即无罪释放。

申诉人:刘顺平

* 86岁老母亲的上访信

我今年已经86岁了,女儿刘淑琴在银行上班,家住石家庄市谈固小区,女婿王新中在石家庄铁路机务段上班,外孙女王博刚大学毕业。我女儿一家3口人因为炼法轮功又都被抓了,还被警察打的够呛。从99年开始他们就没有过安宁日子,我都记不清这是他们第几次被抓了,到现在20多天了还下落不明。我就不信3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前一阵听说那些炼法轮功的被抓走后,不通知家人,弄到一个背人的地方,打上一针迷魂药就开膛破肚挖器官卖给医院赚钱,然后把人就扔锅炉房里烧了。难道真的让警察给抓起来挖器官了?可急死我了!让家里人带着我去找人,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得找到我女儿一家3口人。

我那女儿一家3口人,没过几年好日子。以前孩子小、工作忙、家庭负担重,累的身体都不好,还三天两头闹离婚,说也说不听,劝也劝不好。炼了法轮功后,这一家人好不容易太平了,外孙女更争气,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一家人欢欢乐乐的,不吵不闹了,身体也都好了,真是替他们高兴,心里求老天保佑,让他们都好好炼法轮功吧,再也别闹别扭,顺顺当当过日子,我也不用再为他们一家操心了。

可这刚好过这么几年太平,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警察又开始发了疯的抓法轮功。女儿给我说过炼法轮功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还能祛病健身,这警察怎么就把炼法轮功的当坏人抓呢?这不是颠倒是非吗?这世道怎么变成这样了?他们这一家人今天这个被抓、明天那个失踪,没完没了,我整天替他们提心吊胆的。

现在更可怕,一家3口都被抓了,市公安局开始还说是他们办的案、抓的人,得找他们队长问情况,可这两天又不承认了,说人不在他们那儿。那3个大活人,可是3条人命啊,不承认是不是给打坏了,还是打死了,还是真的挖器官了?那要找不到再加上我就是4条人命啊,不是说人命关天吗?象天那么大的事总得有人管吧!再说抓了人都应该通知家里人哪?这都20多天了也不通知,我们自己找到市公安局上门问,还没人告诉准信,一天一个说法。这警察可不兴撒谎吧,对工作、对人命关天的事得认真负责呀!不能来回遛我们哪!女儿一家人没了我们着急呀!

可怜我那外孙女王博,十年寒窗苦读,象考状元一样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就因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说句真话,就被劳教3年,花一样的年龄和大好的前程都给毁了。外孙女回家后和从前大不一样,总是闷闷的,抑郁寡欢,不愿见人,以前那个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王博再也不见了。小小的年纪被抓、被审、被用刑的、还被强制转化,遭了很多罪,被关押过好几个地方,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王博在劳教所时几次精神崩溃要自杀,有一次割腕自杀,幸亏被及时发现,差点没命。

谁都有父母儿女,人心都是肉长的,请你们讲点理、做点善事,可怜可怜我这个86岁的老人,同情同情王博他们一家3口人,快点放他们回家吧!

上访人:韩岭荣

天地苍生共悲泣

* 姜跃军遭舒兰市国保毒打骨折后劳教,母亲悲伤抑郁


姜跃军的母亲因儿子被迫害,悲伤过度患了抑郁症。

舒兰市庆丰乡中学教师姜跃军自幼多病,身体缺钾,到了20几岁,连一般农活都干不了。98年他有幸得了大法,从他第一次捧起《转法轮》书开始,他就没吃过一片药。身体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他妻子亲眼目睹了他的变化,感到大法的神奇,于是和他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姜跃军夫妻俩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勤恳的工作,不争名、不争利。他们资助贫困学生,利用双休日给学生补课。有时家长为表示感谢送他们点礼物,他们一概不收。如实在盛情难却,日后他们必买其它物品还回去。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们夫妻二人多次被非法关押。2006年6月20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庆丰乡派出所再次闯入他们的单位和家中,强行绑架姜跃军。姜跃军当天在学校被恶警毒打,一条腿不能走路。之后姜跃军被架到公安局非法刑讯,打得他全身没有好地方,肋骨被打骨折。近日舒兰市国保大队非法将姜跃军劳教一年半,但因姜跃军的伤势,劳教所拒收。现在舒兰市国保大队拒不放人,把姜跃军关押在南山看守所迫害。

姜跃军的母亲因儿子被迫害,悲伤过度患了抑郁症,现在还欠卫生所几百块钱的医药费没有还。

* 四个儿女三个被害死,王连荣老人在流亡中凄惨离世

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陈运川、王连荣老夫妇育有两儿两女,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老先生陈运川长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老太太王连荣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好了,脾气也不再火暴了。


陈家合影

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这对老夫妇遭受的太多太多,几度被抄家、绑架、关押、酷刑折磨;孩子们一个接一个被残杀,至2004年11月5日,四个儿女中已有三个被邪党迫害致死,唯一的大女儿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


陈家三个被残杀的儿女,从左至右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

2005年1月,为避免再次被绑架,老夫妇俩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一年半以来,二位老人颠沛流离、辗转他乡五处,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甜酸苦辣。2006年8月4日上午11时,经历了长达七年魔难的王连荣老太太,在异地他乡,停止了微弱的呼吸,终年65岁。

老人离世之际,跟前没有一个儿女,只有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老伴、大法弟子陈运川,默默的守在身边、欲哭无泪……。望着68岁的陈运川老人那已疲倦至极的身躯,憔悴的面容和满头白发,孤独一人守候在老伴跟前的身影,令人顿感凄凉、悲怆至极。

王连荣老太太离世的当天下午,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飘起了蒙蒙细雨,天地苍生共为老人一家的苦难经历悲泣……

善恶有报 天理永恒

在中共暴政统治下,中原大地黑暗无道,但是天理制约着一切。那些在积极充当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运动急先锋的人,在毫无人性的行恶的同时,必将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灾难。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七年中,在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众多的地区,恶报事例也大量出现。

如果将迫害致死案例发生的省份从多到少排列前10名,会发现,恶报事例发生数量从多到少的前10名省份则恰恰相同: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    各类恶报事例发生总数
河北省: 395人         河北省: 720例
黑龙江省:360人         辽宁省: 668例
辽宁省: 354人         山东省:  519例
吉林省: 350人         黑龙江省:518例
山东省: 293人         吉林省: 463例
四川省: 176人         四川省: 285例
湖北省: 144人         湖北省: 262例
河南省: 106人         河南省: 226例
湖南省:  94人         湖南省: 110例
北京市:  80人         北京市: 105例

明慧网资料显示,恶报的具体表现形式有疾病、灾难、祸患等,作恶程度不同,恶报的程度也不相同。对于罪大恶极之徒,恶报来时也表现的尤其猛烈,常见的有暴病猝死、绝症而亡、车祸惨死等等。参与迫害遭受恶报的各类人员中,以公安、司法和劳教系统人员因在执行迫害政策中首当其冲,恶报人数也为首,各级政府机构人员居次。

善恶有报的天理永恒不变,作孽行恶终有清算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