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龙口市李秋梅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8日】山东省龙口市法轮功学员李秋梅,女,今年52岁,没修炼前是个癌症患者,37岁那年在青岛肿瘤医院做了手术,在术后的6年里被大量的化疗药及各种偏方折腾得奄奄一息,天天专想怎么死,及死后的事,无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她都即将崩溃。自从99年3月份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切病状不翼而飞,真正体验到了师父讲的作为一个人真正没有病的滋味,是师父和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作为一个绝症病人重获新生的喜悦心情,那真是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出来。她处处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受到了村领导及群众的好评,生活的真是无忧无虑。可是,自从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7年里,可以说真是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99年7.20,她和同修迟桂荣进京上访讲真相,刚到济南上了去北京的车就被抓了,被龙口市拉回来送现在的下丁家610洗脑班所在地,当时是镇政府办的洗脑班,所有的亲朋知道后都去要人,工作人员恐吓说如果不表态不炼就得判刑。当时真是哭的哭叫的叫,真是无法形容。从那时起,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如每年的4.25、7.20、5.1、10.1、开人大会等等,邪党人员都要进家问炼不炼,炼就抓,甚至逼迫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自从99年7.20以后的7年里,李秋梅被抄家次数已记不清了,被拘留2次,蹲大狱2次,送劳教所3次。

99年12月份,她和郭福香进京上访,被下丁家镇政府王立辉带人抓回来送在乡医院不给饭吃,不给被子盖,2人一张床一天30元,进京的车费押金2000元,总共被勒索了3500元。(吕世林书记,陈永政工书记,王立辉武装部长),第二次是2000年农历正月进京上访,被镇政工书记陈勇带人抓回来关在3楼会议室,一个个叫下去打,十几个恶人打一个大法学员,当时把孙安志、迟桂荣、孙翠芳打的差点出现生命危险,医生抢救他们都不知道。他们都知道李秋梅是得癌症的,王立辉嘱咐别把她打坏了,那还用电棍把她电的好几天象火烧似的,被吕世林的司机(姓封)狠狠的一巴掌把她打的眼冒金花,耳鸣眼花,差点昏死过去,后来送到前夼,原18号场废弃的房子里关押,几天后送拘留所关押了15天,每天2个小窝窝头,同监室的那些卖淫的一天3顿除了馒头就是面条。在放她回家时因李秋梅说还炼,被政保科马淑梅没头没脑的打了一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回家好多日子才消去,被勒索了4000元。

2000年10.1前,政府怕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就把李秋梅及其他几名大法学员都抓到了下丁加镇政府敬老院关押,天天被罚站,晚上在水泥地上打地铺,到腊月十几,镇政府恶人不但不想放大法学员还告诉叫家人准备2000元钱,为了不配合邪恶,几个人就在腊月十五日晚上逃了出去。刚回家过了农历新年,中央又要开人大会,他们又怕大法学员进京,又把大法学员们抓到了敬老院,拍录像,逼着说不炼,不说的就被牟镇长和打死田香翠的直接责任人曹承绪带领一帮打手,几个人围在一起打一个大法学员,逼迫放弃大法,罚蹲马步。因为李秋梅不配合,恶人还把她妯娌的工作停了,连她妯娌单位的站长都去做李秋梅的转化,如果再不转化还威胁要停李秋梅大伯哥及其儿子、李秋梅丈夫还有她女儿的工作。

还有一次,是2000年8月份,政府人员非法闯到李秋梅家说是叫她到政府去问个事,当时李秋梅的姨从烟台来,她的姐妹几个也都来了,李秋梅说家有客人,一会客人走了再去。恶人们认为这些人都是学大法的,一会有开着车的、有骑着摩托的来了一大帮人,带头的是王立辉,连她外甥女也一块被抓到镇政府。她姨本来就有心脏病,把老人吓的瘫倒在地,她姐妹一看这样就和他们理论,说他们像土匪一样,恶人就又要抓她姐妹。

2001年春天,龙口市在下丁家原接待站办了610洗脑班,李秋梅知道政府不会放过她,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下丁家镇政府及派出所人员到她妹妹家找李秋梅,发现没有又要到她妹的婆家找,正赶上老人家里有客人,李秋梅妹夫的妹夫叫任昌基,就坚决不让他们进家,与一恶人个人摔起跤来了,真是连那么远的亲戚都跟着受迫害。

2002年春天,李秋梅到同修家串门,被龙口市公安局及610恶警一块抓起来拘留,主要负责迫害她的是王应乾、邹林。他们把李秋梅铐在铁椅子上,拳打脚踢,邹林还用手摇电话上电刑,严刑逼供,问李秋梅把光盘都给谁了,让她出卖同修,当时李秋梅吓坏了,为了不出卖同修,她说给了大元的侄女家,因她侄女的儿子有白血病,她想让他听法。李秋梅侄女的丈夫听有人说公安要抄他家,吓得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烧了。恶人们只顾自己升官发财,根本不考虑病人家属的感受。又到李秋梅娘家村,到李秋梅侄子厂里去调查,真是不但迫害李秋梅一家,连她的亲朋好友都跟着受牵连。李秋梅在看守所的一个月里,被迫害的在送劳教查体时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就是这样也被劳教了。在劳教所里只要不转化就不让睡觉,非得把人逼得说假话,除了受精神上肉身上不让睡觉折磨外,最重要的是她明知道自己的命都是师父给的,却没有做到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受良心谴责的那种痛苦才是最受不了的。3个月后查体时,病情严重恶化,给退了回来。

回家没住上几个月,李秋梅小姑子家的儿子要去当兵,通过拉关系到北京当兵,说是兵种好,不用回来很有前途。各方面都很好没有问题,可是就在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告诉说因李秋梅炼法轮功不让去了,这下可了不得了,大人哭孩子怨。丈夫也骂她,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最后想了个下下之策——假离婚,而办离婚又要登记证这个那个的很麻烦。后来李秋梅觉得她修的是真善忍,不能办假离婚,本来恶人就找借口迫害大法学员说大法学员不顾家、自私如何如何,后来李秋梅郑重的告诉她小姑子“你想别的办法吧,哪怕断绝关系也行。”到后来他小姑花了8000多元钱托关系走后门总算送儿子当兵去了。恶党真有一套诈骗钱财的手段。

2003年正月廿七日,龙口市公安610及下丁镇政府等7、8个人,翻墙进入李秋梅家把她抬到车上,第2天就送王村劳教所,(后来才知道是把以前从劳教所病退的全部送回去)本来从修炼一直也没吃一粒药,可进了劳教所就逼着吃药,可是越吃越厉害,50天又被放回家。

2004年12月份到南山去买录音机,遇到熟人送了一张护身符,被南山巡街的便衣给举报了,被南山公安王琪、下丁家镇派出所梁健等五、六个人非法去抄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王村去劳教。因多次受迫害身体出现异常不好的状态,劳教所不收,办了所外执行。

2005年10月初一又被企图利用迫害大法学员升官发财的下丁家镇政工书记孙绪超(他因迫害法轮功升了一级)与邪恶的610串通一气非法进家抓人,这次参与抓人的有下丁家镇司法所的孟之义、邢其山、张凯等,特别是孟之义进家到处乱翻,什么也没翻出把李秋梅连拖带拉地抓到车上非法将她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勒索现金500元才放李秋梅回家。

2006年3月份,只因江××要到南山来,把龙口的一方百姓害得叫苦连天,道路经常处于戒严状态,龙口市邪恶的610利用谎言欺骗、非法绑架了十多名大法学员;在南山上班的大法学员一律被开除,还被绑架到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下丁家镇司法所恶人孟之义、派出所张凯等五六个人在下班的路上抓大法学员,有的大法学员为了不配合邪恶躲了起来,他们不死心,白天、夜里至12点到李秋梅家抓了好几次,很多了解真相的人纷纷通知大法学员躲起来,别让他们抓去勒索钱财,都知道邪党吃惯了这一口。以上所说只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