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女子监狱的残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我是2006年7月16日刚刚从辽宁省女子监狱释放回家的大法学员,中共恶党整整把我非法关押迫害了五年。在这五年里我遭受了残酷的折磨,下面我就把我遭受迫害的部份经历,如实的讲给善良的人们,希望世人能睁开眼睛看一看,真正的认清中共恶党的残暴和邪恶的本质。

我刚被恶警押送监狱的大门的时候,就被非法搜身,把棉被和裤子都拆了检查,衣服一件一件,连衣角都要摸一摸,日用品里面都怕有东西,把我带的手纸全部没收。当时我随身带的《转法轮》也被没收了,然后把我分到了监狱最邪恶、最苦的二大队七小队,并且派了两名犯人看着我,其中有一个名叫李永杰的犯人,她在齐“队长”和王“队长”的授意下非常的狠毒。

开始的时候二大队七小队的队长齐某天天做我的所谓“思想转化”工作,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坚决不从。她就每天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训话,她下班后又把我交给李永杰看管。当时因为我带的卫生纸全部都被他们给没收了,我的帐上又没有钱,写信回家给父母要也得需要一段时间,而且队长去领钱还需要大约一、两个月的时间。大家知道作为一个女人来讲,没有了卫生纸用是根本就不行的。可是他们就利用这一点来折磨我,因为我长期遭受这样的迫害,例假很不正常,开始跟人借了一卷卫生纸,以后再没有人敢借了,因为齐X有话,谁敢借呢?如果谁发善心就会受到批评和扣分,一旦扣了分就会影响她们减刑,所以谁也不敢。我向“队长”提出先借一点用,等我的钱来了就还,恶警不但不借还胡搅蛮缠恶毒的说:“你不是信你的师父吗?你就去找你的师父要吧……”他们控制纵容犯人对我进行迫害,有些善良的人想要帮助我都不敢。有一位善良的人把包装纸给了我二、三十张,我就把纸放在了衣柜的底层,但还是被齐X发现了,被全部没收,并追查是谁给的,当时就把那个犯人叫到办公室,狠狠的训了一顿。从那时起他们严格控制所有的纸,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看到地上有一张被别人踩过的包装纸也拣起来放在兜里成了宝贝。有时写“思想汇报”的时候,拿一张废信纸用,被齐X发现后把我的一本信纸都编上了号,不准少一张。他们天天叫我到办公室训话,一站就是一天。在那时处处受到监视,就连上厕所也有人在旁边看着我用什么纸,一旦我用了一张纸她们就抢去,说看看是什么,就不给了。来例假没有办法就用旧一点的内裤,太多了就扔掉了,如果少了就洗一洗再用,洗漱房很小,倒脏水的地方都没有,十几分钟的洗漱时间,忙的我喘不过气来。这种苦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他们真的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四十多岁,现在戴400度的老花镜,这完全是他们迫害造成的。我是花眼引针很困难,可是他们就专挑选我完不成任务的活叫我干,然后找借口说我没有完成任务,以此为由来迫害我,罚我站着干活。一天的奴役时间是从早上6:30出工到晚上9:00收工,一天站十四、五个小时,有时还要加班,腿肿了就强迫到医院去检查,不去还不行,但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是不去医院。没办法他们就叫我写保证出现生命危险他们不负责任,我就写是因为他们迫害我站的时间太长才造成了腿肿的,他们看了后说不行,就叫我重写,我还是写那些揭露邪恶的话。那天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多钟才让我休息。

恶警看让我站解决不了问题,达不到邪恶转化的目地,他们就转变了迫害我的方式叫我蹲着,一天蹲下来,两条腿都直不起来了。蹲着不行他们就用电棍电了我一上午,我还是不配合邪恶,恶警就让我坐很窄很窄的小板凳(大约不到2寸宽,5寸长,3寸高)我坐了三天后,臀部就破了,并出了血。我就去告诉恶警不坐小板凳了,但她说:“不行,你什么时候转化了或者是生产任务完成了,才能停止对你的惩罚”就这样我整整坐了27天的小板凳,臀部从流血到流脓,从脓又变成血,每天都象针刺骨一样的钻心的疼,那真是度日如年。我的内裤至今还有那时留下的洗不掉的血迹。

特别是犯人李永杰在恶警队长的纵容、授意下每天用针扎我的身体和头部,有时如扎到血管上就会鲜血直流,我也不去擦让大家看看他们是如何残酷的迫害我的。她看我血流的多了,就用卫生纸狠狠的给我擦掉,站排的时候她就站在我的后面,用别针扎我,我始终给她机会想让她醒悟过来,但她不但不悬崖勒马而且还变本加厉,每天至少能扎我几十针,有一天我大声的警告她:“你太不象话了,你再这样做我就去告你,你这种行为属于犯罪!”以后她对我的迫害收敛了许多……现在她已经遭到了恶报,得了严重的肺结核,并且还不让保外就医。

王X和齐X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叫我们大法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采用了各种最卑鄙、最残酷的迫害手段来迫害大法学员。每逢过年过节才让看几天电视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恶警队长利用这个机会挑起,犯人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的仇恨,如果不转化就不让看电视。专门看管大法学员的犯人(也叫监管小组)因为这事更是对我们拳打脚踢,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的拽。头发带皮掉了一大堆,第二天洗头的时候又掉了一大把。我的身上全是黑色的累累伤痕。

在二大队七小队迫害了我三个月后,他们看我身体瘦的完全是皮包骨头了,也没有达到转化我的目地,也没有动摇我对大法、对师父坚定的信念,他们就又开始升级了对我的迫害,把我调到了二大队八小队,这里的队长是张X和祝X,整天都在做我的“转化”工作,我还是金刚不动的坚信大法。他们就利用犯人,给犯人施加压力,正常情况下犯人每个月能得11、12分,因为我的不能“转化”,就得扣她们的分,使她们只能得9分,而且还得不到“优秀行动组”的称号。分数对每个犯人来说那就是减刑,可以提前回家。所以犯人在恶警的操纵、指使、减刑的诱惑下,不分正与邪、善与恶,采取各种残酷的手段,整天对不放弃大法修炼的大法学员进行折磨,不是骂就是打。

12月份的沈阳是很寒冷的,犯人们就用一盆盆的凉水浇到我的身上;下楼梯的时候会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在身后猛推我一下,导致我摔个鼻青眼肿;犯人们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收工以后还不让她们休息,每个人两个小时轮流来逼迫我,不让我睡觉,苦苦的哀求我:“求求你了,可怜可怜我们吧,放弃吧……”天天如此,目地只有一个就想把我折磨垮。

因为学法不深,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心想“检查”一下自己吧。谁知这一退步,竟导致了邪恶的乘虚而入,把我推到了错误的路上。虽然好象只是表面上“转化”,实际上却使我们在这泥潭里越陷越深。突然有一天,我终于认识到我不能这样,里表不一,这根本就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学员,那时真是把一切的人心都放下了,所以我马上写下了庄严的严正声明,向师父发誓:坚修大法心不动。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在这五年对我的非法判刑关押迫害中,使我更加看透了中共恶党欺上瞒下、弄虚作假、互相利用、残暴卑鄙、流氓成性的邪恶本质。我相信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大法学员,内心里并没有改变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他们还会跟随师父走!这是任何暴力和谎言都无法改变的。在此奉劝那些恶警、恶人们,再不要做那些假材料,欺骗自己和他人,希望所有的人们都不要被邪恶的谎言报道所迷惑,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信仰真、善、忍大法学员的恶警们,想一想那些因为破坏大法和大法学员遭报的恶人们,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幸福,不要为了一时之利而害人害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