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9月2日】我叫张清荣,今年五十七岁。98年我们一家人是通过儿子王亮在书店买了一本《转法轮》走入大法中的。通过学法炼功原有的气管炎、风湿病都好了,身体达到了一身轻,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做事按着大法“真、善、忍”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找,婆媳之间、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大法对国家、对人民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处抓人打人,动用宣传工具欺骗、造谣,无端抹黑法轮大法。当时真是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炼功身体好,给国家节省药费,现在都下岗了,多数人经济困难,没钱买药,这不解决了吃药难的问题吗?如果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做好,国家、社会不就安定了吗?还怕好人多吗?因为总认为公民有公民的权益,国家设有信访机构,宪法还说信仰自由,所以对国家对政府是抱着希望和信任才去上访的,认为国家会听一听老百姓的意见,而且大家都去说,政府怎么着也得为大多数炼功群众的利益考虑。

99年7月21日,所有电台、电视台开始了邪恶的造假宣传,抓人、打人,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迫害。儿子王亮、媳妇赵国云去北京上访,谁知22日就被绑架回来,在桥北派出所关了两天不让回家,家里送饭。24日送饭时告诉送看守所了。半月后放回来。回来后,桥北派出所的王爱武、杜德增、白凤瑞、马海友天天上门骚扰。早上4点天没亮就来敲门,看我们炼没炼功,摸录音机热不热,搅得没法休息。一天赵国云用录音机听师父讲法,王爱武、马海友闯入家中跟赵国云抢录音机,抢过去一听是师父讲法,就把赵国云绑架到派出所。逼问赵国云:王亮炼不炼功?赵国云说炼,下午又把王亮绑架走。把他们都送进看守所。三个多月,10月30日王亮被劳教三年送朝阳西大营子。11月中旬罚2000元钱才把赵国云放回家。

那时还没出《九评》,对恶党本质还没认清,还相信国家有说理的地方,还抱着能解决问题有人权的想法。于是12月20日我和老伴王俊儒带着儿媳妇赵国云、姑娘王静、姑爷赵小明一同继续去北京上访。那时到处是关卡。为了安全,儿媳和她二姐一起走,到金岭寺上车;我们四人从锦州坐车。到锦州买了票等车。开始查票,要身份证,因为我们身份证被派出所扣着,没身份证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分局盘问。我们说是去北京上访,结果就把我们四个人送进看守所。下午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去“接”我们。杜德增当时就踢了王俊儒和赵小明两脚。我们身上带的八百元钱锦州扣留了三百二十元,剩下四百八十元让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扣留,后来跟他们要这个钱,他们谁都不承认。共产邪党教育出来的警察多数都是流氓加无赖。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

我们被送进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绑架进去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二十四号又绑架了八名,其中有赵国云和她二姐。当时警察大声说:谁也不许炼功,炼功就给你们戴镣子。二十六号晚上王静炼功,警察们大声骂,打开监狱门进屋用钥匙捅王静,王静也没停,一直炼完。第二天警察叫王静出去,向王静说软话:别在他的班上炼,别给他找麻烦。当时王静法理不清,认为不应该给人家找麻烦,就不炼了。当时家里只有两个孩子,一个不满一周岁,一个七岁,由亲友照顾,商店也交给亲友管理。

2000年2月中旬,赵小明承受不住了,交了2000元罚金,写了不炼功保证后被放回家。20号又给王静交2000元罚金,王静被放回。

派出所为了得到钱,把我们家所有的亲友都找来,“劝”我们放弃修炼。亲友们经不住欺骗和恐吓,替我们交4000元钱,警察又到王俊儒的单位要去2000元;正赶上王俊儒单位发工资,又拿去王俊儒两个月工资六百元,才把我和王俊儒放回家。

3月3日派出所又来我家叫我去派出所,把我关进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抓了十多个大法弟子。第二天把王俊儒也抓去了。说是3月5日开人大会,怕我们上北京。我们十多个人联名写信给北票人大和市长,叫看守所的毕所长给邮出去,如果他不给邮,后果由他来负。6日上午就把我们放了,没放赵国云。7日晚上,我和王俊儒又去北京上访,这次到了信访办,根本就没人,只挂了个招牌。我们就去了天安门。

天安门到处是便衣,抓住一个炼法轮功的给他们五十元。所以他们就象饿狼捕食一样抓捕到天安门请愿的大法弟子,抓住就送各省驻京办。截住我,问是不是法轮功?是,就抓起来。王俊儒开始打坐,便衣把王俊儒拳打脚踢。他在那打坐,四个人抬他不动。打了半天,送到驻京办时鼻子还流血呢。

9日北票桥北派出所派杜德增、白凤瑞两人去“接”我们。见到我们就搜钱,问我们:钱呢?钱呢?他们没搜到就不让我们吃饭。10日上午带我们回来,强行给我们带上手铐子。我们说:我们没犯法,不带。不给摘下来不走。王俊儒坐那儿不走,杜德增踢王俊儒脑袋,从屋里一直拖到当院。不停踢,惊动了很多人。没办法,到底给摘了。把我们带回来后又关进看守所。

这次看守所关的大法弟子一共十多个人,有大板的,上园的,巴图营的。我女儿王静也在里面。我问女儿王静:你怎么也给送进来了?她说:“你们走了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来了一帮问我,你爸你妈干啥去了?我说上北京了,他们就一齐拥上来把我扔上车送进看守所。”这个邪恶政权是非都颠倒了,北京是首都,却不允许公民上访,因公民上访而抓人,德政尽失,暴虐无常,还能长久得了吗?

这次进看守所第五天,大家集体绝食。绝食第四天放人。赵国云没绝食邪恶就没放她。

回家后不过十几天,又闯进我家五六个人,说让我们去派出所有几句话说。当时我抱着王静不满周岁的孩子没去。而王俊儒和王静被骗上车直接送看守所。第二天送走劳教二年。那天送走四个,有大板王春枝,赵国云、王静、王俊儒。赵国云从9月8日被抓进看守所一直被关到4月初,后被劳教。

这时家里只剩下我、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和姑爷。2000年的冬天非常冷,两个孩子的手脚都冻破了,邻居都很同情。他们说:“共产党真完了,人家炼功没着人也没妨碍谁你管啥?有能力把老百姓的生活安排好,把下岗没生活的解决了。正邪都颠倒了,没地方说理去,可完了,可完了。”有时商店忙,没时间做饭,邻居就把孩子领过去吃饭。我每个月跑一次朝阳跑一次沈阳,去看他们。孩子都得别人帮助照顾,那年真是很累很苦。

2001年初赵国云、王静前后回来了。过了农历新年,王亮也回来了。他们在那种高压下邪悟转化了。四月份王俊儒也回来了,可是也转化了。2003年年初,通过同修的交流和看师父的经文,知道了转化是错的。他们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要紧跟师父。

6月24日因赵国云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40多个小时,双手铐在椅子上,杜德增用铝合金条子抽打得后身没好地方,全是黑紫的一片。杜德增边打边恶狠狠的说:“你们家的钉子我一个个的拔,我就不怕报应。”我也被抄了家,绑架在看守所。赵国云在派出所被折磨到26号下午送看守所。女警问有没有外伤时,赵国云把衣服撩起来,人们发现外伤严重。女警马上把她带出去给检察院打电话,来了两个人,不知说些什么,女警察不问了,把赵国云关在看守所。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软组织严重受损。

那时警察经常说的一句话:杀人放火的先不管,得先处理你们法轮功。10月20日偷偷把赵国云判了十年,没有通知家属。定我两年教养,7月14日因大流血,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回家。这期间派出所经常来家骚扰。

11月20日我儿子王亮又遭绑架,警察抢走大法书师父像,把别人放王亮处的电脑和打印机都抢走,王亮的手机和家里的钥匙也被恶警抢走了。我和儿子不在一块住。11月24日来一帮恶警问我:王亮的东西是谁的?我说不知道。我一概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也不放过我,然后把我送马三家了。

王亮被带到国保大队,双手铐在椅子上,48小时不让睡觉,用铁棍捅他的肋条,用烟头往鼻子里塞。杜德增用钥匙链往脸上抽,往脸上浇水,刑讯逼供48个小时,没逼出他们所要的东西,送看守所,关了40多天,王亮被判了三年教养,送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

家里负担太重了,都压在王俊儒一人身上,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每天上班还要照顾孙女上学,洗衣做饭,还要分三处去看望我们。因放弃了学法炼功,2006年因肝病离开人世,死时58岁。

共产邪党把警察培养成流氓。桥北派出所的警察利用职务之便把我家搞的家破人亡,他们可以随便抓人打人抄家抢劫,用共产党给他们的权力来迫害人民,干着法西斯的事情。他们公然说:“共产党就是不讲理”;“哪来的人权!你还要人权,要是有人权你能上这儿来吗?”这真是应了老百姓说的那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我被送进马三家。一开始根本不让你和别人接触,三四个邪悟的围着你跟你讲,不让回室里。在三角库房、楼道、厕所,邪悟者围着你跟你讲。不转化的被吊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有的用电棍电,有的用绳绑上盘腿六到八个小时不准拿下来,把大法弟子的腿盘得走不了道。吃饭排队时看她们一瘸一拐的很多人,我问她们怎么那么多腿瘸的?邪悟者还阴阳怪气的说:她们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时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和邪悟者就用擦地的脏布去堵嘴,有的给关进一楼的小号里。有一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了一个星期,用铁链子扣在铁凳子上,吃、拉、尿都在一个屋子里。

因为怕心和执著,我又邪悟了。心里的怕,加上精神上的痛苦,那种苦是无以言表的。直到我被放回家后看大法书和师父的经文,从新从邪悟中解脱,回归到大法中来,这种痛苦才逐渐消失。我们炼功坚持真善忍没有错,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我们犯了国家哪条法律?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事非颠倒。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好事,心灵得到净化,身体素质得到改善,明白了做人和做好人的道理,于国于民于自身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却被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和共产邪党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善恶到头必有报,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叫李敬义从沈阳转过来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她家是大连的。沈阳的教养院解体,李敬义被转到马三家,她直不起腰。我问她腰是怎么弄的,她就告诉我:在沈阳劳教所队长让普犯打她,逼她转化。那个普犯为了争取减刑,提前回家,就灭着良心残害她。她把她吊在暖气管子上,拥她的头往墙上撞,鼻子嘴都撞出血,喷了一墙。还用塑料瓶子插入她的阴道,拔出来再放入她嘴里。普犯一边这样干一边说:“我也不愿意这样干,但是我想早回家。”共产党就是这样“春风化雨”转化法轮功弟子的。那两个普犯带着罪恶得到减期回家了,邪恶说他们“立功”了。教唆人泯灭良心做坏事、损人利己这是共产邪党的看家本领。这样的邪党、这样的流氓集团操纵着国家机器国家还有好吗?这样的邪党、这样的邪恶,反天、反地、反人类,天还不该灭它吗?

《九评共产党》揭露了共产邪党的本质,我们全家通过看《九评》才从对××党的迷惑中解脱出来。现在退党大潮汹湧澎湃,天灭邪党已经开始,天在灭共产邪党,退党保平安已经迫在眉睫。注意,是天灭,不是人灭,谁也阻挡不了。只可惜那些对共产邪党执迷不悟的善良人,他们是无辜的。愿天下那些对共产邪党仍执迷不悟的善良人赶快看《九评》,识真相,退邪党,保平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