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大法学员遭受610洗脑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

一。第一次非法关押:高压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阴历四月初六晚上,村委人员,木泉鑫、木海路、政府人员马艳红、公安人员刘福辉、木院夼村刁福建到我家,叫我到下丁家610洗脑班去。我不去,晚上10点多钟将我强行带到石良镇政府非法关押了一宿。

第二天,把我和大法学员吴玉英、栾本荣一起送到610后,白天黑夜的逼着我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颠倒黑白的欺世谎言,不停的洗脑灌输。一个月后,因我们不听邪恶的谎言,把我们送到东南边一间小屋里,还有大法学员隋淑香,我们四个人被强行关进一个小屋里。供六、七十人吃饭的烟筒从这屋里通过,热得透不过气来。

十多天后,610内部以王成会为首的恶人见我们都不“转化”,每天就给我们每人一个一两三的馒头,四人就给一小壶凉水,大小便都在屋里。

47天后,他们强行叫我下楼吃饭,下楼后,仍然白天黑夜不让睡觉的洗脑灌输。在高压迫下,我承受不住,动了人心,写了“三书”,做了违背良心,损害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即使这样邪恶之徒还不放过我,阴历八月十三,我要求回家看望卧床不起的老父亲,在家期间610人员三番五次打电话让我回去,我不听恶人的恐吓,就在家看书学法。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大哭了一场,对丈夫说,再掉了脑袋也绝不写一个损害大法的字。为了弥补损失,我又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这次非法关押共四个月零七天,被勒索一千三百元。

二。第二次非法关押:殴打、灌食迫害

二零零一年冬月二十七日下午,村委木海路带领派出所刘福辉、刁福建还有一个姓赵的,还有刑警大队的四个人非法闯进我家,非法抢走大法书籍和香炉,把我和丈夫,还有本村大法学员陈红岩一起拖上车,带到派出所。恶警逼问口供,我们不回答,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将书卷起来凶狠的打我的脸和嘴,打出了血,又按着我的头,逼着我蹲马步,蹲了一下午。

在石良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了36小时,又把我们三人强行送进下丁家洗脑班,刚进去我与陈红岩被关在一起。因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把我关进西北边一间小屋里。十天左右,又送来了大法学员殷淑云,我俩被关在一起,一天吃不上两顿饭,后来我俩开始绝食。

四天左右,恶人王治安、姓魏的、还有不知名的门卫,把我们强行拖上车,到医院灌食,当时参与迫害的还有戚壮大、金汝歧,和姓刘的参与拍录象,用于诽谤大法。灌完食又到610洗脑班。第三天晚上十点多,又拉到医院挂吊瓶,直到天亮才回610洗脑班。

在师父的呵护下,腊月二十八日,由镇政府的车把我送回了家。

三。第三次非法关押:正念除恶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江鬼来南山的前几天,政府人员姓江的还有市政府一男一女,不知姓名,把我和本村大法学员张梅英强行送进610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们不配合邪恶,发正念、背法、炼功,恶人于永禄拿起鞋底打我的手,我给他讲恶有恶报的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心甘情愿做恶。第二次发正念,于永禄还拿刀链打我和张梅英的手。

五月八日晚上,送进来一名姓邢的大法学员,是被下丁家镇政府恶人孟之义打的不省人事,又送到洗脑班的,他们把他丢到床上就不管了。我们要求给他治,恶人无奈的找到医生。医生看了看,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大法学员们都要求送医院治疗,因唐祝强带头要求,恶人为了威胁我们,把唐祝强拖到楼上进行迫害。唐祝强在上面喊“法轮大法好!”楼下大法学员听到后都齐声喊:“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恶人。恶人吓坏了,逼我们都回到屋里。我在屋里发正念,于永禄看到后踹我的脚,他踹了我三次,我三次都从新把脚搬上。因我不配合邪恶,他就找来王治安与姓黄的,他们扭着我的胳膊,按着脖子,把我带的护身符抢走。为了恐吓我,把手铐挂在我的床头上。因我没有动心,恶人也就不管了。

直到五月十日石良镇政府才用车把我和张梅英送回家。

龙口市610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有:王成会、戚壮大、金汝歧、田纪飞、张学连、拍录象姓刘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