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山东龙口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

一.大法弟子丁学山、孙翠芳夫妇受迫害的情况

99年12月底,龙口市下丁家镇政府一接到下丁家镇有大法弟子上北京上访的消息,就派人把正在龙口果品冷风库干活的孙翠芳抓到政府,后非法关押在下丁医院20多天,勒索400元钱。

2000年正月十六,又有大法弟子上访,政府怕孙翠芳去上访就派人到她家,叫她到政府走一趟,因她被邪党多次欺骗就不配合邪恶了。来抓她的人给镇武装部长王立辉打传呼,说孙翠芳不去,王立辉立即派了8个人到她家,拖的拖、拉的拉,把孙翠芳的衣服都拖拉掉下来了,硬被他们抬到车上,拉到政府去将她毒打一顿。到晚上,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刚下车,就被一个个的叫去毒打。10多名打手蜂拥而上,打的打,用电棍电的电,直到打的快不行了,才架到楼上让医生抢救。主要打手有:孟之义,陈贞伟,李成志,吕世林的司机姓封。

打上访的大法弟子时,恶人们就把孙翠芳叫在一旁看着,目的是想吓住她,以后不能到北京去。孙翠芳想,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太残忍了,我有责任把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反映到北京国家领导人那里,早日结束这场迫害,于是,强忍着全身的伤痛,拄着一根大棍子,一瘸一拐的冒着大雪走了一夜。因怕上黄城汽车站被抓回,好不容易走了50里路来到了招远汽车站,又坐车来到了北京,被驻京专抓大法弟子的马衍会把手背到后边反铐,狠狠的打了一顿,大冬天送到院子里冻。

和孙翠芳一块去的同修有陈丰君,于希柳,同样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恶人还把于希柳的嘴堵上,把烟卷放进鼻孔里让他吸烟。于希柳现被邪恶非法劳教。陈丰君自2000年至今这么多年没有音信,很可能被关在沈阳苏家屯。当镇政府恶人王立辉一接到孙翠芳上访的消息,当时就说这次把老孙抓回来,非扒了她的皮不可。他可说到做到,孙翠芳刚下车,还没站稳,就被王立辉架走。将孙翠芳铐在暖气管上,孟之义,陈贞伟等7、8个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胶皮棒都打断了,用电棍把老孙的手虎口处都电熟了,好几个月也不好。多少天都起不了床。打累的不能打了,恶人们就大吃大喝,赌钱。输了不论半夜还是什么时候,拖起来继续打,到能起来时又把她送进拘留所。15天后从拘留所放出,被王立辉继续非法关押20多天,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9月底,镇政府怕大法弟子上访,王立辉在集市上把郭福香、王秀妍、孙翠芳、于希柳都抓到原十八号场废弃的房子里办洗脑班。夜里大法弟子们一起冒雨逃出了邪恶的魔掌,孙翠芳在外面流离失所,农历新年都没回家过。政府人员多次到她家说让她回家,不再追究,刚回来没几天,中央开人大会时又把她抓去,逼迫拍录像,写“不炼功保证”。打她的凶手主要是下丁家镇木厂村的陈贞伟,罚她蹲马步,主谋是曹承续、牟镇长。

2001年8月份,被强迫“转化”了的同修说资料是孙翠芳给他的,610工作人员及派出所人员到孙家抄家,她想出去躲躲,在路上出了车祸,伤的挺重,但照样被抓进大狱非法关押了30多天,又送610洗脑班。因孙翠芳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绝食抵制邪恶迫害,没过几天,610人员怕出危险,用车把她送回家。因家里没有人,找了捆玉米秸,放上面就走了。有见到的人以为她被迫害死了,没有不骂那些丧尽天良的恶人的。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孙翠芳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农历新年刚过,下丁家镇派出所恶警梁健有事没事的到大法弟子家找迫害借口,进家就翻,抄走了大法资料。孙翠芳又被派出所梁健等人抓走送看守所拘留,在看守所里恶人把她双手铐上,又用很粗的铁链子锁在铁椅子上4天4夜。晚上轮流看管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到第五天中午,恶人带出提审她时,她趁恶警喝酒睡着后戴着手铐跑了出来。恶警认为她跑回家了,到她家去找,找不到就把她儿子,媳妇,全抓到了派出所逼供,用电棍电。她媳妇怀孕8个多月,照样受刑。她媳妇知道大法好,但因为这件事吓的再也不敢提大法了。

一天,孙翠芳刚回家,就被恶人王琪,邹林,王应乾(连她的丈夫丁学山,大法弟子李秋梅)抓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审时,也不知道恶人们给她用的是什么刑,进去时好好的,出来时是被架出来的,立即被狱医抢救。恶警知道孙翠芳送劳教所肯定不能收,就把她的丈夫丁学山非法判了3年劳教,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一个月,丁学山查体时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劳教所不收,恶人们把丁学山拉回来给他吃降压药,打吊瓶,企图等血压一降下来再送劳教所。结果越治越坏,最后不得不把丁学山放回家,他身上的240元钱被邪恶搜走了。

2003年正月底,丁学山又被抓送王村劳教所,理由是把劳教所病退的全抓回去,本来丁学山通过修炼大法身体非常好,从96年修炼一粒药没吃过,送劳教所后逼迫吃药,越吃越坏,打吊针也不好使,在劳教所治疗了5个月差点给治死,劳教所一看不行了就将他放回来了。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丁学山很快身体完全恢复健康。

2006年3月份,只因江鬼来南山集团一次,龙口市邪恶之徒为讨好江鬼,怕大法弟子找江鬼算账,就把龙口市的大法弟子抓进610关押,孙翠芳在南山会议中心宾馆洗碗打工,也正是江鬼所去的一所宾馆,南山并不知道谁是炼法轮功的,是下丁家政府提前把所有大法弟子的情况都掌握了,丁学山是在下车地点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王晓华。也是因为这事孙翠芳及其他几名大法学员被南山集团开除,吕艳娜也是在这期间被邪恶从南山绑架的。

从99年到现在的7年里,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

二.张凤莲遭恶人迫害情况

张凤莲,女,今年54岁,没修炼前患多种疾病,一年中连半年活都干不了,自从修了大法以来,身体非常健康,她自己管理十几个人的地、树,家里养着一群羊,还照顾得过脑血栓的婆婆,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及师父的无量慈悲。

99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张凤莲被610抓去,逼迫交书或保证不再修炼大法。从那后,每年进家骚扰,非法抄家多次,敏感日抓去关押,借口是怕上北京。全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的。

2000年张凤莲儿子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各方面检查都合格,并且都是最优秀的,最后却因妈妈炼法轮功不让去,真是无法形容当时全家人的心情。她儿子哭的好几顿饭没吃,她丈夫把这一切不幸全怪到张凤莲身上。

02年2月中央开人大会,张凤莲觉得作为一个公民,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本着对自己的国家负责,应该向领导反映真实情况,于是她冒着被判刑,被迫害致死的危险上了北京。被下丁家政府曹承绪抓回来关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7天7夜,白天不给饭吃,饿的实在受不了了就要,有时给点,有时不给。晚上就在笼子里站着(因笼子本来就扣在水泥地上),到第8天送610洗脑班,又住了7天,送看守所蹲大狱。在大狱蹲了一个月,送610非法关押1个多月,总共被敲诈18,000元。为什么花了这么多钱呢?因为无论政府、610、派出所恶人梁建,都恐吓她的丈夫这一次非得劳教张凤莲不可,把她丈夫吓得到处借钱。虽然当时没被劳教,但是直到现在他们也没还上这被敲诈去的冤枉债。这一切的不幸都是恶党腐败、邪恶的见证,希望把所有的恶人都绳之以法,使所有被欺骗不了解真相的众生得救。

三.迟桂荣遭恶人迫害情况

迟桂荣,女,今年54岁,没得大法前有多种疾病,从96年修炼大法开始全身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真正体验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的美好。99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她觉得作为一个大法修炼的亲身受益者,有责任证实大法。99年腊月下丁镇关押了十几名进京上访抓回来的大法弟子,迟桂荣找到镇政府政工书记陈勇讲真相,陈勇不但不听反而把她也扣下,非法关押了5天,勒索了2000元钱。腊月十一把她放回家。

2000年正月十六日,迟桂荣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讲句公道话,被驻北京专门抓大法弟子的马衍会抓到了龙口驻京办。下丁镇陈勇、王立辉、于淑兰等一共8个人,明的是去抓大法弟子,其实就是到北京旅游,住星级宾馆,一宿400元。往返都是坐飞机(他们知道这些钱从大法弟子身上取),走到烟台刚下飞机,王立辉就一遍遍的给镇政府准备打大法弟子的那些打手打电话叫他们做好准备。刚下车,就把迟桂荣单独关在一个窗上没有玻璃,以前用于专门关计划生育超生人员的3楼的一间铁栏栅门的空屋子里,接着把进京上访的一个个的叫出去单个打,足有20人象一窝蜂似的一齐上,把迟桂荣拳打脚踢的好一阵子,然后问她还上不上北京?迟桂荣说没有准,需要去时还去,两个恶人同时把两根电棍电她的脖子,把迟桂荣打的快不行了,当时把医生找来抢救(遭毒打的还有还有孙翠芳,孙志安),一直打到晚上11点多钟。在政府关了一天一夜,又把大法弟子送到前夼原十八号厂废弃的房子里关了4、5天,又送拘留所,从拘留所回来被恶人王立辉勒索了4000元。

2000年7.20大法遭迫害1年整,中共怕大法弟子上访,到迟桂荣家把她先抓到镇政府后又送到十八号厂关押10天左右才放回家。

2001年迟桂荣在城里养鸡,政府还到她家找迟桂荣好几次,因不在家没被抓。

2002年2月份,迟桂荣在地里嫁接树,村书记吕文记,治保吕永明带领政府5,6个人把迟桂荣抓到政府去,书记吕文记也跟着去了。臧镇长让迟桂荣回家拿4000元钱交给吕文记,不拿钱来就送610洗脑班。当时迟桂荣想就说回家拿钱,回家她就到城里东市场卖东西,以躲避邪恶的迫害。可是,下丁家大队联防队及镇政府4、5个人强行将迟桂荣抓610洗脑班,非法关押60多天,后勒索2000元才放人。

2005年7月28日晚,镇政府司法所恶人孟之义带领6、7个人开着2辆车闯进迟桂荣家,非法抄家,抄出一盘炼功带,问迟桂荣炼不炼,她说炼!他们把迟桂荣强行抬车上拉到派出所,迟桂荣在那给他们讲了2个小时真相,然后他们打电话让迟桂荣的儿子把她拉回家。

2005年十月初二日晚,企图利用迫害大法弟子升官发财的下丁家镇政工书记孙绪超(他因迫害法轮功升了一级)与邪恶的610串通一气非法进迟桂荣家抓人,为首的恶人孟之义又带5、6个人闯入家中,说是让她到政府说两句话就回来。因迟桂荣知道他们没一句真话,就说不去。恶人们想强行带走,迟桂荣丈夫说看谁敢!后恶人孟之义对她丈夫说:你要不信,你用摩托车带着迟桂荣去说两句话,再把她带回来。结果到那后,迟桂荣丈夫刚想进去,就被610工作人员赵强给推了出来,迟桂荣丈夫气愤地说:你们说话不算话!被赵强另外几个人连打带推的推了出去,将迟桂荣非法关押15天,勒索300元,才放人。

四.郭福香遭恶人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郭福香77岁,自从99年7.20江氏迫害大法以来,70多岁的老人只因到北京讲句真话,被下丁家镇政府恶人王立辉抓回来勒索了1200元钱。

2000年9月份郭福香到集市上赶集,在大法弟子吕仁英的摊位旁站着说了几句话,被邪党政府人员于淑兰发现告诉王立辉。恶人王立辉马上带人把郭福香老人以及王秀妍等几个抓送原十八号厂废弃的房子里,企图办洗脑班,因她们不配合,晚间跑了出去,后恶人知道郭福香在她女儿家,就到她女儿家将郭福香抓送下丁家镇敬老院非法关押。大冬天,有时天天被逼迫到最阴冷的地方罚站,晚上在水泥地上打地铺,一直关押了80多天。到腊月十几,镇政府恶人不但不想放大法弟子还告诉叫家人准备2000元钱,为了不配合邪恶,几个大法弟子就在腊月十五日晚上,逃了出去。

刚回家过了农历新年,中央又要开人大会,恶人怕大法弟子进京,又把大法学员们抓到了敬老院,拍录像,逼着说不炼,因老人不愿出卖自己的良心,被打死田翠香的凶手曹承绪当这众人的面连打带骂的好几次,也逼老人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蹲马步,非法关押15天才放回家。

2005年8月份在下丁家镇政工书记孙续超的指使下,镇司法所恶人孟之义等5、6个人非法闯进老人的家,因老人多次被迫害,就从后夹道跑了出去,被孟之义抓回来,从院子里拿起一块架芸豆的棍子打老人,一下打成3节。把老人的脸打的肿了,一道道血痕,把老人的录音机砸成两半,把十几本《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录音抄走,又把老人非法抓派出所问从哪弄来的书,恶人孟之义丧心病狂的满嘴污言秽语,又要用电棍电老人,在场的人实在看不下去这样野蛮的对待70多岁的老人,就说没有电棍。

2006年3月份,只因江鬼要到南山来,把龙口的一方百姓害得叫苦连天,道路经常处于戒严状态,龙口市邪恶的610利用谎言欺骗、绑架了十多名大法弟子;在南山上班的大法弟子一律被开除,还被绑架到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下丁家镇派出所张凯、与下丁家村治保主任战胜庆到郭福香家摸底准备抓人,正赶上老人出去了没锁门,他俩就进家把老人的炼功带、师父讲法录音带全抄走了,因白天没抓着老人,到了晚上又去抓,因老人及时躲了起来,才躲过了这次迫害。

在邪恶这些年的迫害中,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恶人们都要到老人家中骚扰,使老人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五.于春芳遭恶人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于春芳66岁,没修大法前全身多种疾病,不能劳动,连孩子都抱不上,哪里都医治过也不好。自从修大法以来,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干活年轻人都比不上。99年7.20邪恶逼迫大法弟子表态不炼功,老人本来就非常正直纯朴,又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及师父的无量慈悲,想让她说假话根本做不到,就把她抓到了下丁大队联防队,逼她放弃修炼。老人死活不说,哭得特别伤心,后来她女儿替她写了,才算完。从那以后,邪恶经常让她去,因为她每次都抱着孩子,才没遭到毒打。

2001年6月,于春芳在市场买菜被王立辉带人抓走,然后送龙口610洗脑班,迫害40天,老伴在20里以外给人家看铺,小孙女没人看,她的儿子上班用摩托车带着。有时晚上下班晚,孩子在车上睡着了很危险,家里养了几十只兔子,老伴好几天才回家拿一次干粮,回家一看火冒三丈,锅碗瓢盆被恶警砸了个一干二净,兔子也都被摔死了。

自从99年7.20到现在的7年里,每年恶人都要去她家里骚扰,老人天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六.王秀妍、李仁青、于希波等遭恶人迫害的情况

王秀妍:2000年带着5、6岁的女儿进京上访被下丁家镇政府勒索3000元,被非法关押在十八号厂期间挨打。2000年在市场赶集被于淑兰、王立辉抓送十八号厂关押(准备在那办洗脑班,因不配合逃走,后搬敬老院)。01年2月份被抓到敬老院迫害,被恶人逼着蹲马步(具体谁参与打她不清楚)。01年6月份被强行抓走送610洗脑班非法关押2个多月。05年9月29号因到南山讲真相,被下丁派出所抓送龙口市看守所迫害1个月后,被邪恶送淄博非法劳教2年。

李仁青:7.20邪恶到各村逼大法弟子交书,做“保证不炼功”,她坚决不配合,被抓到现在的610洗脑班,受到威胁恐吓。邪恶给家人施加压力,伙同家人逼李仁青“保证不炼功”,把李仁青的对象吓的偷偷的把师父的讲法全都烧了,看着不让她炼功,使她又犯了老毛病,逼她上医院花了很多钱。直到04年经同修劝说又从新走上了修炼路,全身的病状都没有了,又成了健康的人。05年9月29日,因讲真相救度众生,被下丁家镇派出所抓送龙口市看守所,不到一个月就被龙口市恶人送王村非法劳教2年。

于希波:没修炼前严重的心脏病,自从修炼大法全身的病症全都好了,7.20进京上访被下丁家政府抓回来毒打。他在那站着,恶人把他一拳打倒床上,把床上的板子坐断了,差点打死,后放回家很长时间不能劳动。

05年10月初一晚,被下丁家镇政府以孟之义为首的恶人非法抄家,并被强行抓610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勒索5000块钱才放人。06年6月与本村大法弟子于华晚上出去做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恶人抓送龙口市看守所,后龙口市恶人将于希波、于华非法劳教1年。

七.龙口大法弟子王明琦被迫害经过

王明琦 ,桑园矿退休工人,今年70岁。2002年10月21日下午,龙口市公安局以李树强(外号李大牙)为首的一帮恶警把王明琦的住处团团围住。然后先派了几个恶警闯入王家。当时王明琦正在发正念。几个恶警进入家中就去动师父的法像和其他东西。这时王明琦大喝一声:“你们胆还不小,敢动我的东西,给我放下!”那几个恶警被一下子震住了,老老实实放下手中的法像和其他东西。这时一个恶警打电话请示:我们动不了他。时间不长李树强又带上几个恶警闯入家中。王明琦还在继续发正念。李树强看到这个情景恶狠狠地说:“好,王明琦,我让你蔑视法律,今天要不是我看在我们是龙口一中的校友并且我一直很崇拜你的份上,今天我就叫你嘴啃泥。”说完他就拿出了他的工作证和抄家证,强行抄了家并绑架了王明琦。这期间王明琦不给签字,一切都不配合。

当天下午他们就把他关押在张家沟拘留所。王明琦毫不惧怕邪恶,走哪就讲到哪,一路讲着大法真相。被关押在一个监室的犯人都知道大法好。恶人非法提审他,他就一直讲着大法的真相。并且他在纸上写下: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历史会证明的!邪恶一看这样没办法,就用铁链子把他锁在铁椅子上,白天晚上不许睡觉,几人轮流监管。这过程中,王明琦一直讲自己学法的受益事迹,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一些善良一点的警察给他松松铁链子让他休息一会儿。就这样把他铐在铁椅子上6天6夜。邪恶一看也没有招了,拘留一个月又转移到桑园煤矿继续关押,又被非法关押47天。他所接触的人又有许多明白了真相。最后逼家人交上5000元钱,作取保候审才放人。

八.解云兰与唐祝龙夫妻二人所遭受迫害的简单经过

解云兰,97年元旦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的丈夫唐祝龙也修炼。自从修炼后,夫妻身体健康,家庭和睦。99年7.20迫害发生后,99年11月份几个外地同修与该村同修到解云兰家来,被该村村委举报公安,把解云兰、唐祝龙等同修一起抓到该村学校。当时抓人的有庞军、解德聚等民兵。在学校里同修都被毒打,当时有派出所所长王刚、中村镇政府田军、公安局的于建军等。唐祝龙被打得三四天张不开嘴吃饭。以后又把他们关押在该村村委,五天以后放回。回家一个星期,又把唐祝龙从工作单位抓走,拘留十五天。解云兰因进京被抓回来拘留一个月,99年腊月廿二放回,还被勒索3000元。

2000年正月十六日夫妻俩又被该村民兵抓到村委里非法关押,抓人的有庞军、栾永平等。在那里他们被戴上手铐遭电棍、胶棒毒打,半月以后还要了300元生活费才放回家。2001年正月初六,因为其姐姐和姐夫被抓,恶人又到其家抓解云兰和唐祝龙。因不配合邪恶,夫妻二人离家出走,在外面一个月后回家。这期间公安天天上其家进行骚扰。家里有12岁的孩子和70多岁的老妈妈。老太太经常被吓得心脏病发作。回来后夫妻二人被派出所天天叫去,不让上班。一个月后放回,当时王刚是所长(现已调走)。六月份解云兰又被庞军抓到当地610,一个月后放回。以后他们经常受到邪恶骚扰。为了不被邪恶抓走,夫妻俩于2001年10月底离家出走,在外地打工。2005年回家过农历新年,大年初一晚7点多公安又非法闯入家中抓走该夫妻,来人有二十多,有王琪、于建军等。老太太被他们吓得心脏病发作,他们不管老人死活,强行将二人带走,关押在当地拘留所。一个月后唐祝龙被劳教两年,解云兰被放回家。

有关恶党官员:

北皂前村:解得聚(大队书记);逄军(治保主任);派出所所长:王刚;镇政府副书记:李军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