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教师揭露吉林榆树公安恶警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1997年修炼法轮功的,没修炼前,身体患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肾炎,额窦炎,风湿性关节炎等等。自修炼法轮功后,不到半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我走路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一天总有使不完的劲,亲属见到我,都说我变了。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我单位主任刘文清把我送到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姓陈的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当时把我送到榆树市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被强制劳动,拘留所的土地翻了两遍,所有的男女同修,有挖土的,有背土的,我用丝袋子背土,往返一天不知走了多少趟,脚都起泡磨破了,还修鱼池,背泥土,每天超负荷劳动。

我在拘留所炼功,恶警焦淑侠,打我两耳光,当时把我从铺板上拉到水泥地上,让我扒在潮湿的水泥地上,两手朝前托着下颌,两腿弯曲脚心朝上,鞋放到嘴旁边,水泥地上浇上水,扒在水里,他们叫“鸭子浮水”,有的恶警在旁边笑,11月份的北方天气很冷,我们被强迫扒在水泥地上一上午。

还有一次,我开始绝食,恶警焦淑侠打我两个耳光,又把我从铺板拉到水泥地上,让我扒在潮湿的水泥地上,一趴就是一上午。

一次晚上我和另一名同修炼静功,公安局恶警王红把我和同修叫到所长魏某面前,魏某恶狠狠的恐吓说:要是我年轻,我扒你们的皮!骂我俩一顿,才让我俩回去。恶警王红又让我们面向墙壁站了半宿,之后才让我俩睡觉。

恶警焦淑侠因同修背经文,就打功友赵淑侠耳光,打一下问赵淑侠还背不背,赵淑侠始终背,她连续打赵淑侠20多个耳光,赵淑侠脸肿的很高。

这次榆树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我80多天才释放回家。

2000年恶人原榆树市一中校长李范紧跟江魔集团迫害法轮功,在一中教师缺编的情况下,强迫6名大法弟子下岗。后来李范遭恶报,他唯一的儿子30出头就得肺癌死了。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场。

2000年我进京上访,又被非法关进拘留所20多天,在这20多天里,每天挑白云豆,从外面背进屋子里的豆子还带着霜,倒在铺板上就化成水,每天起早贪黑被劳役,很多次挑豆子到2-3点,睡觉时铺板是湿的,早上6点又被恶警叫起来,挑豆子是给拘留所挣钱。

在拘留20多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是原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陈兴国上报的,我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体检,说我血压高拒收,并打电话给榆树市公安局,在这种情况下,榆树市公安局原政保科陈兴国并未罢休,勒索我家人6000元现金才允许放人。

在拘留所期间,我看到杨福珍和赵淑侠两名同修,被恶警胡海军叫去,用皮鞋底打她们的脸,杨福珍和赵淑侠回来时脸都是紫黑色,眼睛也睁不开。

以上是这几名恶警的犯罪事实。善恶到头终有报,希望所有大法弟子把恶警们的犯罪事实揭露出来,曝光邪恶,让榆树百姓认清追随共产的党徒之邪恶,看清天灭中共的历史必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