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1)2001年9月,大法学员张云贤(55岁)、马温花(58岁)、贺桂兰等三名大法学员被迫害,非法关押在南楼二楼“黑窝点”戴铐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达一月有余。在三名大法学员绝食抗争下,又被分别隔离在教育中队(一楼)、二大队(二楼)、三大队(三楼)进行了长达七个多月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匪警们经常唆使劳教人员的恶徒把她们铐挂在窗户的钢筋棍上脚踢拳打。三名大法学员多次绝食抵制抗争,但依然迫害如故。4月2日召开所谓的镇压大会,匪警们全部武装、手持铁铐、警棍,六名匪警残暴地揪抓住大法学员张云贤、马温花、贺桂兰的头发、胳膊,三名大法学员不畏强暴,高喊口号,其他的学员们发正念,抵制迫害。

2)2001年11月26日,大法学员刘育文(63岁),在二大队机房劳动折盒子,站在旁边监工的一名匪警让其站起来,刘育文没有站起来,邪恶的匪警禹雁(任二大队队长)出手毒打老人,同时还唆使六名劳教人员残暴的群打老人。在现场不远处的大法学员马温静高喊“不许打人!”其他几名大法学员声援高喊“不许打人!”,被匪警堵在门口。这时,只见匪警们将大法学员刘育文“架飞机”式的从机房架至铁门外,铐在一间过道的铁门上迫害了几天几夜,致使心脏病突发昏倒,才送到铁门里的“医务室”(匪警们在此隔离迫害大法学员)。

3)2002年1月23日晚,女劳教所强行逼迫大法学员看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报道,遭到了全体大法学员的反对和抵制,劳教所的坏头头指挥男女匪警连打戴铐,将大法学员刘贵清迫害铐在二楼七号房的床架子上7天7夜,将大法学员王秀文铐在二楼道的铁门2天2夜,后又铐在匪警办公室的钢管子上4天5夜,将大法学员李翠芳铐在二楼北铁门上8天8夜,将大法学员阚广英铐在5号房间床架子上2天2夜,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基本权利。

4)2002年4月3日,女劳教所将被迫害关押在一、二、三大队的近百名大法学员集中一起搞邪恶的强制“转化”,被分别监控在房间里,限制人身基本自由;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对抵制不点名、不报数、不报告、不愿看、不愿听诽谤大法宣传的大法学员,一律不准睡觉昼夜站立“面壁”,同时让其他劳教者谩骂、脚踢拳打进行迫害。有的大法学员站得头昏眼花、呕吐,大法学员罗长云小腿大腿被踢的都是紫血块。

5)魏欣荣、徐明霞、刘贵清、孙运城、李淑莲、李小荣、于勤珍等八名大法学员抵制邪恶“转化”,被迫害铐在后院的铁架子上、铁门上、楼梯上、办公室的铁窗上几天几夜。同时,匪警唆使其它劳教恶者干猪狗不如的事,把其他大法学员的碗用尿浇污,为此八名大法学员绝食抗争。匪警们同其他劳教恶者,丧尽人性,铐住八名大法学员的双手,骑压在身上,嘴里塞上污布进行迫害、强迫灌食,之后又灭绝人性的将八名大法学员铐在床架子上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大法学员魏欣荣被折磨迫害了8天8夜,大法学员徐明霞被迫害折磨了9天9夜。

6)劳教所恶头赵晓阳(女劳教所纪委书记),口出恶言“从劳教所往出抬人与医院往出抬人是一样的”。其实也是这样做的,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将抵制“转化”的八、九名大法学员(已被迫害面壁站立了几天几夜,脚腿都站肿了)阚广英等,被男匪警提起脚尖立地铐挂在监室的铁窗上,当大法学员王秀文看见匪警行恶时喊道“心坏透了”,被迫害戴上铐挂在监室铁窗上3天3夜。5月4日上午,恶头赵晓阳手里提着警棍唆使一伙匪警逼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宣传,当大法学员李翠芳抵制不愿看时,恶头赵晓阳亲手用警棍在李翠芳的头上乱打,在场的50名大法学员一齐严厉高喊“不准打人!”,恶头赵晓阳指示一名姓任的匪警,将大法学员李翠芳拉至一间隔离室铐挂在铁窗上用警棍迫害,致使大法学员李翠芳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后又隔离铐在床上近一个月,同在会场的大法学员李淑莲站起来制止恶头赵晓阳行恶时,也被迫害铐挂在会场的门上2天2夜,后被隔离在监控室。

7)2002年4、5、6、7月女劳教所制造了恐怖和残酷迫害环境,大法学员杜淑明(57岁),逼迫穿“约束服”(一种酷刑,折磨修炼人的“黑色衣服”,反背穿,将两胳膊、两手背后绑在一起)8天8夜,不准睡觉,站立面壁。大法学员张秀英(65岁),在罪恶的强制“转化”中,被隔离戴手铐6天6夜,穿“约束服”共长达25天,大法学员高义敏(60岁)、刘改仙(50岁)、杜淑明、王秀文(56岁)、于勤珍(43岁)等都被迫害穿“约束服”多日。大法学员陈贵莲(61岁),在此期间被反手铐在床上3天3夜,姓冯的一个女匪警用警棍在其臀部、大腿乱打,致使其臀、大腿部血紫斑斑。大法学员赵碧霞在此期间被反手铐在床上2天2夜。在此期间 大面积迫害中,大法学员李小荣遭到恶头所长谭正林及匪警的迫害,将大法学员连打带拖,大法学员徐明侠看见说“你们别拖,让她自己走”,恶头谭正林凶恶的用警棍将徐明霞打倒在地,又被拖拉出楼道铐挂在院子卫生队的铁窗上6个小时,后又被铐在匪警办公室迫害达7天7夜,同时被迫害戴铐的大法学员还有李淑莲、孙运城、张荣华、李小荣均长达8天8夜。

8)大法学员徐明侠(48岁),2001年3月在女劳教所受迫害1年半,后又延长5个月。因坚修大法,多次反对、抵制邪恶的强制“转化”,遭到恶警张晓玲的迫害,被戴手铐连续48天,并且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同时多次遭到匪警殴打、谩骂。在被戴铐迫害的48天中,正处三九寒冬,铐在楼梯的栏杆上、大铁门上,不准睡觉,站立面壁,进行非人折磨。大法学员于勤珍,为维护大法,撕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而遭到匪警的脚踢拳打,将大法学员于勤珍的头发拔掉了许多,李彩莲等三名恶警轮流殴打之后又被铐在楼梯栏杆上,唆使其它劳教人员在大法学员于勤珍的手、胸、背和头部用皮鞋踏、踩、踢,迫害长达10多天。

9)2001年底,大法学员李素荣(60岁),在陕西女劳教所关押迫害2年多,因看经文被恶警强行搜身取出经文后,将李素荣单手铐在两米多高的床架子上不让去厕所,与外面隔绝。拉、尿在裤子里,湿了干,干了又湿,这样惨无人性的迫害长达7天7夜,最后还非法延教10天。

10)大法学员周亚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铐在恶警办公室窗户的铁棍上,匪警叫一个吸毒恶徒看管周亚婷,因吸毒恶徒不能出办公室,气就出在周亚婷身上,时常打骂,一次用方凳在周亚婷头上猛砸数下,头顶立刻鲜血直流,止不住血才喊了恶警们送去医院缝了十几针,几个月过后脸还肿胀得看不出原样来,就这样恶警李真(教育中队教导员)还用大针边问周亚婷一边在周亚婷嘴边一圈一圈的扎,满嘴鲜血,进行酷刑折磨。

11)2003年,大法学员李芝慧(35岁),写了声明作废了“三书”,坚定修炼大法,恶警们气急败坏,把她单独关在办公室。学员出去干活没人看见时,恶警李真和姓黄及姓白恶警,三人围住毒打大法学员李芝慧,警棍毒打脚踢,一警棍打在脸上,脸立刻肿胀起来变了形,近3个月没让大法学员李芝慧出门,也不叫家人接见。

12)勉县大法学员许玉琴、商洛大法学员蔡书平,因坚修大法心不动,分别单独关在水房里,严寒的冬天,光着脚,被子也被浇上水,在水泥地上面壁数月,身处冰中,浑身水肿,惨不忍睹。

13)大法学员刘春霞(36岁),因不配合邪恶购物安排,被恶警白笑迫害打骂,后铐在走廊楼梯底下,打毒针、灌毒药(不明药物),折磨精神失常,出劳教所时精神恍惚,后又交给铜川精神病院迫害数月后送回家,至今精神失常。

14)大法学员张莲蕊,拾到一个笔记本,还给对方,恶警白笑看见后说“张莲蕊你串号谁。”张莲蕊说“我在门外,没进门,还个本子”,恶警白笑说张莲蕊和她顶嘴,大发雷霆,打开铁门冲进张莲蕊的宿舍,一把抓住胳膊,将张拉到办公室连拧带掐,又打嘴巴、打胸、打脸。大法学员张莲蕊高喊“队长打人啦”,恶警白笑把门关上打的更厉害。等见到张莲蕊时,两个胳膊、脖子、脸、胸部,一块块紫红血印,有的地方出了血筋,青一块红一块。

15)大法学员范水莲,不配合邪恶安排欲逃,被恶警裴恒发现,抓回毒打后,从此把她当成精神病,叫吸毒恶徒往范水莲的稀饭里放不明药物,企图把她迷魂住,大法学员配合好,一放就告诉她“别喝”,延续几个月。后来因范水莲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冬天里迫害她在广场上跑步,进行非人折磨。

16)勉县大法学员王淑珍在2003底被恶警软禁,劳教所恶头谭正林,走到王淑珍前问“你是那里人?”王淑珍回答“我是勉县人”,谭兴奋了一下说“嗷,咱门还是老乡哩。”接着问“你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王淑珍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恶头谭正林不高兴的走了,恶头带来的恶警们吓的够呛。从此王淑珍就被软禁起来,不许进宿舍,不让洗澡,不让换衣服,不让见任何人,直到出劳教所浑身都是恶臭味,真是毫无人性。

17)坚修大法的大法学员在陕西女子劳教所无不受到非人折磨:单腿蹲,蹲不好挨骂、挨踢,罚坐小凳子,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动者就连踢带骂,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长时间疲劳干活,肉体摧残应有尽有,随便搜身、搜衣物经常发生,真是土匪、流氓、恶毒的邪恶势力的黑窝。大法学员管花莲(56岁),就是属于长时间疲劳干活,肉体摧残而积劳成疾,出来后一年多便因肺痨而死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