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市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绑架、劳教、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于1998年初有缘喜得大法,使我一生中的苦恼和解不开的心结全解开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胃疼、头晕、肩周炎、腿痛病等炼功后不治自好。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使我重获新生!

我居住的南北一条街,一大半的人家炼法轮功,村干部叫法轮功街。

1999年7月20日后,邪恶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寿光镇马金涛为首的恶人到我村来迫害炼功人,村干部说:“学法轮功的人多好啊,每次拿集资都是炼法轮功的人先拿上。都和炼法轮功的人那样,我们当干部的多好当啊!”

在我村,我家是炼功点,成了恶人重点迫害对象。当时恶人派人在我家吃、住,24小时里外看守,不让学不让炼。我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明白了真相,不愿跟他们干这些缺德的事了。

邪恶的迫害严重的破坏了我家的正常生活,上坡干活也不让,惊吓的两个孩子和她娘哭个不停。之后恶人又把我带到了镇恶党在东关村办的“洗脑班”,不让睡觉,强迫看谎言电视,谁闭上眼就打板子,迫害了我们七天七夜,非法罚款二千元才让回家。

回家后没几天,镇妇女主任恶人张春荣带人闯入我家,骗我说让我到镇上去一趟,马上回来。我在镇上坐了一晚,恶人不让睡觉。第二天又把我劫持到东关“洗脑班”,过了几天我又被劫持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三个同修。

到了看守所后,每人给了一张拘留证,让我们签字。我看到上面写着:扰乱社会治安,拘留15天。我说:“我们什么时候扰乱社会治安了?我们在家里一起学法炼功做好人,就是扰乱社会治安吗?这不是乱扣帽子吗?”

我们都不签字。那个警察说,签不签字都一样。就这样没有任何手续,恶警非法关押了我们十五天。当时天气很冷,恶人逼我们站在南墙根下,不见太阳,每天罚站十二小时,有时长达十四小时。每天只给吃两顿饭,每顿只给一个小馒头。

十五天后期满,我们刚要回家,谁知一出门又被镇首恶刘希中带几个恶警把我们劫持到车上,拉到镇上强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报纸,不让再学再炼。我说:“我们学炼法轮功做好人,为什么不让炼?”其中一个恶人说:“谁叫你们做好人?就是叫你们做坏人。”强迫每人拿钱一万元做抵押,说以后如果还炼就不还了。这样我才被放回家。

2001年1月10日,恶人张春荣又带一帮恶人每天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强逼签字,骂师父、骂大法。到腊月二十八这天,开始过年了,张春荣带人闯入我家,再次强逼签字,骂师父、骂大法。如不签字就拉到镇上酷刑折磨。当时我没守住,签了对师父不敬的字,心里难过极了。

2001年11月晚上,我在市里贴标语、撒传单,被几个恶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强迫我坐了12个小时的铁椅子,不让大小便。11月11日上午恶人刘希忠带领十几个恶警闯入我家,抢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及物品和自行车一辆。11日下午又把我绑架到寿光看守所拘留25天。

那时正是寒冬数九,天气很冷,刚进去就强行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冷水,一个恶警所长指示犯人对我们拳打脚踢整整两天,我为了抗议非法迫害绝食,所长指示恶警和一名女恶医,强行插管往肚子里灌食,实际上灌的全是盐水。这时还要强迫我超时劳动。

以后恶人又把我和三个同修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围着全市转了一圈。到12月6日的早上,值班所长把我们三个同修叫到传达室,一个恶警叫我们在劳教书上签字,我说我们没有犯法我不签字。恶警说:“你不签字,我在劳教书上写上你很不老实,很顽固,到劳教所会给你加刑严管你。”我就是不签。

刚进劳教所,24小时不让睡觉,强行“转化”,后强制超负荷劳役,每天13、4个小时,回宿舍后还要进行1个小时的洗脑,晚上11点以后才让睡觉。我被非法关押21个月,但恶党“610”还不放过,从劳教所放出后,又直接关到潍坊洗脑班继续迫害13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