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遗言:共产党什么都干的出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父亲不是修炼人,他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带着对我们姐妹三人(都修炼)的深深牵挂去世的。本以为对父亲的亲情放下了,最近又忽然想起父亲,我才想到,也许父亲是想让我把他的故事告诉大家。

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我们家除了父亲,都修炼大法。父亲也不反对,但是怎么劝他都不学。母亲读法时习惯读出声,父亲就躺在床上瞪着眼听。大概是九八年的一天我回家,父亲兴奋的告诉我他遇到的奇事。一天他骑自行车去县城卖糖葫芦,被一辆迎面来的外地的小货车挂到了衣服,一下子把他从自行车上摔出去很远,在摔出去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真、善、忍!父亲很惊讶自己在关键时刻竟然想到的是大法!父亲就想按照大法的要求处理这件事情(父亲本是得理不饶人的)。所以,等司机下车后,父亲说没事,让司机走。周围的人不干了,说这是外地的车,到交通大队去解决问题,肯定会赔给我父亲很多钱。父亲说,看他也是个做小买卖的,挣个钱不容易,自己也没摔坏,就别让他花钱了。司机过意不去了,无论如何要带父亲去医院检查一下。父亲又说,自己没事,去医院一次至少一百块,别去了。那司机又要给父亲钱,父亲也不要,最后实在推辞不过,就说:你实在要给钱,你看我今天糖葫芦还没卖就全碎了,我平时这些一天至少卖四、五十,现在我把它们穿起来,应该能卖二十,你就给我二十算补偿吧;我这裤子也破了,没法再穿了,你给我十块吧。这样司机给了我爸三十元,千恩万谢的走了。围观的人都说我父亲傻。可是父亲很高兴,非常自豪,一直在我们这些修炼人面前说:看,我不修也做的很好!我们也替父亲高兴,并劝他学大法,他一直不肯。

一九九九年五月,父亲检查出肝癌,这对我们全家真是晴天霹雳!他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虽然我们都修炼,但是都放不下这个情,刻意对父亲隐瞒了病情。但是当病情越来越严重时,父亲警觉了,这时一亲戚劝他学大法,他居然接受了,而且还很精进。可是刚刚学了不到二十天,中共就开始迫害大法了!派出所去我家逼我们母女四人写不修炼的保证(他们不知道父亲学,但是知道父亲患癌症),我们不写,他们就去逼我父亲,让他逼我们写保证。(逼一个绝症患者,真是人性无存)父亲悠悠的说:你们政府说好她们才炼的,现在她们炼着觉得好了,你们又不让炼了,你们政府说话还算不算话。父亲的话噎的那四、五个人半天说不出话来。父亲就再也没说话,直到最后也没逼我们。这时母亲承受不住了,要给我们三人下跪,说我们还要照顾父亲。看着病重的父亲和哭泣的母亲,我们也承受不住了,就写了假保证(已声明作废),在我签名的一霎那,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放声大哭,我知道是自己修好的部份在痛哭。

此后,家里毫无生气,父亲也不说什么,就是天天听、看污蔑大法的材料,而且声音很大,有意让我们听。一天我说:爸,您也知道大法好,您就别听这些了,您看您炼的这些天身体明显好了,咱还是偷偷炼吧。父亲许久才叹了口气说:共产党什么都干的出来!最终父亲还是因害怕共产党而没有修炼,两个多月后去世。

自从看了《九评共产党》,一直想把父亲的这句话说出来:共产党什么都干的出来!父亲还有一句曾经困惑我十几年的话:抗日战争都是国民党打的!这也是最近看了海外网站才明白的。

临近父亲祭日,写出此文,告诉中国人民真相,我相信这也是父亲的愿望。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