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王晓峰(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王晓峰,女,约四十岁,长方脸,身高约一米六,大连警校毕业,曾任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现任“女子劳教所”(原女一所)三大队指导员,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2411。

王晓峰作恶多端,极其邪恶,靠残害法轮功学员起家,是犯罪所长苏境的邪恶帮凶。王晓峰二零零二年前由分队长提为大队长,没多久,她的女儿突然患腿疾。请知情者提供恶警王晓峰的家庭住址、家庭成员、亲朋好友的相关情况。


三大队大队长:恶警王晓峰

以下是恶警王晓峰的部份恶行:

* 凌虐法轮功女学员

恶警王晓峰指使恶人用指甲将山洁两腿内侧的皮扭掐掉,血肉模糊、感染、化脓、溃烂。就这样,她仍不放手,让几个打手往她的化了脓的腿上踹,将伤口踹得一个个坑,使山洁达到痛苦的极限。

* 剥夺睡眠、铐暖气管、四肢定位、吊铐、关小号、捆绑、冷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开始,主凶──恶警王晓峰、崔弘、曹狱医和四名恶人,对大部份到期不转化人员实行大幅度超期迫害,她们把草垫子放在水泥地上,让一学员白天晚上在那上边躺着,一只手始终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三十二天昼夜不能睡觉,学员当时被她们折磨的有点糊涂了,即使这样,她们不但没给就医,反而把其抬到床上,手脚分别铐在床上,胳膊腿固定扣住,折磨了四天四宿,四天后不定位了,继续灌食。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记忆恍惚、生命垂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恶警王晓峰、薛凤将朝阳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兰吊在大队长办公室的暖气管子上,右手被烫烂,肉翻卷出来,左胳膊残废,至今一直耷拉,抬不起来,失去了劳动能力。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吊铐在暖气管子上,暖气管在高一米八处有两个铁夹子,人被铐上后双脚离地悬空,手铐勒进肉里,疼痛无比,有的双臂致残。

恶警王晓峰,伙同三分队、四分队恶警黄海燕、崔红,现五分队恶警刘会,曾多次把盛丽霞、刘秀燕、朱云、耿玉兰、宋爱莲、张秀敏、高福铃、王惠南加期和送小号迫害,就连绝食身体非常虚弱的学员恶警也不放过也得送小号。小号不够,二三名学员同关一个小号,号内只有一个长凳只能坐二人。其中一人只能坐地上(地板砖),无法睡觉。一天只许方便三次,不让洗漱,用高分贝的大喇叭进行精神折磨。有的学员一关就十天、半个月、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特别是对于小号内绝食的大法学员,对于不配合恶警们灌食的学员摔倒在冰凉的地上,恶警们用脚踩着学员的手、胳膊、腿强行灌食进行迫害,而且食物中放入大量的食盐和药物。

恶警王晓峰,伙同三分队长崔红,四分队长黄海艳,见习刘慧、刘静,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的警察。恶警们把拖掉鞋的王淑艳的棉衣扒下来,进行冷冻。当时的气温是零下二十六度。六名恶警将王淑艳拖到小号。过程中王淑艳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当时非常恐慌,一齐拥上去堵她的嘴,有的干脆跨到她的身上、脖子上,掐她、打她。恶警找来擦皮鞋用过的油布塞到塞到她的嘴里,油布堵不住,恶警就去咯吱她,抠眼睛,扳手。最后,找来很宽的黄胶带,围着她的头把嘴缠了许多圈。

二零零二年底,恶警王晓峰赤膊上阵亲自把刘宝红吊了起来,吊在做花的材料库里(材料库里有毒气味难闻、令人头晕、恶心,上不来气),叫二个“包夹”监管看着,逼迫写“三书”。

二零零二年末到二零零三年初,恶警王晓峰和薛凤,把宋桂香吊了四天四宿,双盘绑了一天一宿,身体致残,上厕所没有人管,恶警薛凤等把宋桂香弄到一楼锁起来,以后宋桂香流口水,手哆嗦,不会站着,还不让睡觉,宋桂香在马三家被关小号,坐老虎凳,从小号出来时双手都是伤。

恶警王晓峰、黄海艳、迫害张玉霞,恶警把她送小号坐老虎凳,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攻坚战”时把她双盘绑上,犹大在地上拖她、踹她,二个多月不让睡觉,张玉霞眼睛红,流泪两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晚,大队长王晓峰叫谢秀兰下一楼,叫已“转化”人员把一学员的脚用绳子绑上,手捆上打坐。还把大法学员吊起,吊铐、背铐使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三年,恶警王晓峰、石宇、任红赞等恶警酷刑虐待,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云洁,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将近四个月。王云洁被捆绑在固定物上、被罚蹲着、蹶着、罚站军姿、被毒打、暴晒、吊背铐、被强制做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因长期迫害导致乳房溃烂,释放后去世。

恶警王晓峰幕后主使,小号恶警王玉光及其他两名警察迫害,关“闷罐”、戴“头人面具”刑具、恶警殴打、强噪声刺激、零下三十度单衣冷冻等迫害后,导致沈阳学员高雅贤全身瘫痪。

恶警王晓峰将大连市大法学员王翠英,吊了三天三夜。

恶警王晓峰将凌源市大法学员周雅娟在一楼吊挂、张云霞在一楼吊了两天,回来后走路困难,吃饭上厕所都得搀扶,后来就不能下楼了,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刘艳文被连捆带吊躺在床上输液,几天就花了五百多元钱。

二零零三年八月中旬恶警王晓峰又强迫周雅娟晚上九点从队长厕所回来到走廊再站到十二点,挨冷受冻在走廊里站了十几天又回到队长厕所旮旯站着,因为队长厕所里又搁了别的分队的坚定的大法学员,队长厕所里外整年都没断过人。

* 胶带封嘴铐木椅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审判,恶警心虚,怕坚定修炼的学员在场说真话,在一大队,恶警王晓峰和分队长薛凤的指使下,十多个恶人把谢秀兰和石胜英等几名学员的嘴用破抹布堵住,还缠上胶带,石胜英不配合,她们就揪着石胜英的头发大头朝下从二楼往楼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楼下又把石胜英的双手使劲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个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紧抵着后腰,站不直。当时手铐勒进肉里,两手腕痛得象断了一样,见一女警察过来,石胜英挣扎并喊出声来,要求她打开手铐,该女警察恶狠狠的扔出一句:“不管,活该!”恶人封住石胜英的嘴缠了好几道胶带,头部缠的象个大头人似的。然后十多个人狠命的将她往楼内拖,从院内到一楼有约三十米的距离,石胜英后腰拖着大椅子,在粗暴的拖拽下手臂和后腰痛得象折了一样,腰部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修炼法轮功前,石胜英是一位腰、背部位被撞伤的残疾人,修炼后康复)。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一日,因石胜英制止恶人念诬蔑大法的书籍,并要求炼功。大队长王晓峰把满身疥疮的石胜英关进小号,“定位”锁在铁椅子上,两小臂各一道固定的铁环锁在扶手上,腰部用与椅背连接的固定铁环锁一道,两脚分开,两小腿用与椅腿连接的固定铁环各锁一道,人便不能动了。屋内铁椅子的后上方有一扇常年开着的小窗户,夜间呼呼往里吹冷风。法轮功学员的头前方放一个“洗脑器”(小喇叭),定时、定次(每天四-五次)大音量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内容,震得人头脑嗡嗡的。二十四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否则就让学员尿在裤子里。石胜英已于二零零五年遇害。

* 毒打

恶警王晓峰个子矮小,可是打大法学员的时候又黑又狠,她将大法学员绑架进小号,关上门打。二零零二年前后,恶警王晓峰狠抓铁岭法轮功学员王学丽的头发,从四楼毒打到一楼,王学丽被迫害致瘫痪。

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恶警王晓峰、恶警王淑铮迫害凤城邵景荣,双腿被男恶警踢得不能走路。天天窝头咸菜、不让睡觉。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恶警王晓峰和黄海雁再一次把学员拖进厕所双手背铐,踢的踢,打的打。一阵毒打之后,又把学员拖到队长值班室,扔在地上。

二零零四年四月末,恶警王晓峰伙同其他恶警毒打大连的苏逸文,苏逸文那几天身体被迫害的很虚弱,强行给她戴手铐子,将其关进小号迫害,还强行将其拖到一楼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房间,长期将双手铐在地环上、强迫坐在水泥地上、不准睡觉,同时命令两个邪悟者看管。女二所所长苏境、大队长王晓峰指使从外面调来的恶警打苏逸文,侮辱她、用强暴手段逼写三书。由于长期遭到非人折磨,苏逸文一度失去记忆、出现心脏病状态、有时严重喘不过气,后来又曾被王晓峰、黄海燕绑在桌子上折磨妄想逼迫苏逸文写三书,当时苏逸文被迫害的已经不能独立行走。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间,恶警王晓峰邪恶的用脏抹布堵王晓艳的嘴,李明玉打过王晓艳嘴巴子,王乃民掐破了王晓艳的嘴。较严重的是,马吉山与陈姓科长于七月十五日左右用拳头去打王晓艳脸部,当时左侧脸部肿很高,至今颧骨还有一个凸起,没恢复正常。

* 从肉体和精神上迫害

二零零三年夏季萨斯病爆发期间(中国叫“非典”),王晓峰恶狠狠的说:“怎么不叫你们这些不转化的学员都到非典疫区去,都感染上非典死了,自消自灭得了。”

二零零三年恶警王晓峰指使恶警石宇、恶警曹大夫带着五个恶人,按着一大队二分队劫持的坚定的大法学员张传雯的头、身、腿强行往空腹多日的胃里灌大蒜,说是给“洗胃”。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恶警王晓峰令手下将法轮功学员宋桂香与另一名学员嘴堵上。学员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并气急败坏的说:“你要是再说就把骂你师父、骂大法的标语贴满屋子。”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恶警王晓峰伙同恶警周谦、薛凤、石宇等,兽性发作扒开王桂香的上衣往前胸肉上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一些脏话,还把大法书上师尊的法像撕下来扔到地上让王桂香用脚踩。王桂香说啥也不踩,它们就疯狂的发泄,抬起王桂香往师尊的法像上墩,王桂香执意抵制坚决不配合邪恶,最后邪恶之徒没能得逞。

恶警王晓峰为首的恶人把大法学员孙进军被折磨的精神都不正常了,不法人员还诬蔑说她是假装的。

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致脸部变色、变形,恐吓法轮功学员不得向亲属诉说被迫害的真相。它们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怕露馅、怕曝光,企图将大法学员与世隔绝,规定不让通电话,不让通信,不让接见。

恶警王晓峰极其阴险狡诈,她利用恶人精神折磨李黎明等坚定的大法学员,白天干手工活,晚上直到凌晨一点才允许睡觉,早五点必须起床,每天如此。

恶警王晓峰和队长王秋毫无人性,对已迫害的身体检查出有肺结核并咳血的大法学员于秋加重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一天,恶警王晓峰和张春光,又把一学员弄到谈话室洗脑,在各种迫害压力下,学员的精神已经承受到了极限,几乎崩溃。

三大队是被强迫所谓转化的,因为钟表都被搜走了,只能以日出日落为时间,每天都在长时间的干活,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干到深夜。主要有扒大蒜、做绢花(死人用的),销往国外,还有一种工艺品串珠,做绢花用的胶非常刺眼。若赶上恶人王晓峰当班就更惨,其时常吵骂学员,叫嚣教养院是他开的,说给谁加期就给谁加期。

二零零五年初,恶警黄海艳把一名将近五十岁出头的大法学员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走路,喘气都非常费劲,也不让她上床休息,继续让这名大法学员加班加点干活,直至昏迷过去多次,才把这名大法学员送进医院,结果给这名大法学员做了流产手术进行迫害。把这名大法学员拉回劳教所,已经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所长苏境和黄海艳等恶警怕出人命担责任,于是叫大法学员家属来接,恶警大队长王晓峰怕大法学员家属看到非常健康的大法学员被迫害成这个惨状不让,不叫把大法学员抬出去,在走廊那头喊:“叫她自己走出来!”

* 恐吓、欺骗学员

二零零三年,一大队队长王晓峰为首的恶警用各种极刑折磨范金华,但都不能使她放弃修炼,恶警实在无奈,将范金华转到大连教养院。王晓峰为了恐吓其他大法学员,谎称范金华“已被判刑送往大北监狱了,去了没几天精神崩溃,疯了”。谁知二零零四年十月大连教养院解体,范金华又被送回马三家一大队。王晓峰恐其谎言被揭穿,将范金华藏在一楼库房等地,由专人看管,不许走漏消息。王晓峰曾多次偷偷将范金华监禁到小号折磨。后被小号别的同修发现了范金华。

丹东市大法学员盛丽霞绝食第十八天,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家人来探视她,看她身体特别不好,就去找所长苏境要求检查身体,苏境表面答应,一看她吃饭了,再不提检查身体,对其父母避而不见。后来盛丽霞父亲找到苏境,要求她们对其女儿被迫害成这样负责任,苏境态度蛮横的说:“你们愿意上哪告上哪告。”将她父母推给大队长王晓峰。马三家对大法学员行恶都是所长指使大队长、队长纵容恶人所为,她们做贼心虚,表面挺凶,内心惧怕,王晓峰当时答应她父母给她办理保外就医,但是等她父母一走立即变卦。

* 恶警对女大法学员强行扒衣、暗中摄像

恶警与犹大一起将一大队一年轻学员按倒,强行把囚服套在她的身上,几次都被她挣扎着从身上脱下来。恶警恼羞成怒,让人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扒光,连胸罩都被强行扯下,全身只剩一条三角内裤,然后又强按住她,把囚服套在她身上。这时一旁早已偷偷准备好的摄影机伺机对准了这位大法学员,而她本人并不知道,她挣扎着爬起来,一把将象征耻辱的囚服扯下来,这时,女大法学员近乎赤裸的身体在自己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被处心积虑的恶警摄了像。这样,恶警在实施迫害后,又歪曲事实,以偷拍的罪恶录像作为所谓的“证据”,在法轮功学员中造谣,胡说什么“大法学员一看见男警察进来,一把就将衣服脱了!”借机玷污学员名誉、亵渎大法,造成极坏影响。真是无耻至极!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超期羁押迫害

王晓峰曾叫嚣:“我想给你们加期太容易了,我的一句话就能给你加期,随便一个什么理由就能给你加期”。对于个别加不了期的学员,它就逼迫学员作假证。加期最长的为一年,更甚者将弟子直接送入监狱。超期非法关押大连大法学员方彩霞两个多月。它们无端的给弟子加期,加期的弟子的名单都写在食堂前面的黑板上,一板接着一板。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九点左右,恶警王晓峰,分队长任红赞到小号非法审问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恶警把学员说的话写成材料让学员签字,然后给学员加期五个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开始,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在所长苏境、大队长王晓峰的直接唆使下,对坚定的在押大法学员实行新一轮的迫害。它们将大法学员帐上存的钱封帐,不允许大法学员用,每天早上五点钟起至半夜十一点钟止,每个大法学员被五、六名恶人围攻、强灌邪悟言论,以期达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的目地,并扬言对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加刑期。这伙邪恶黑手及烂鬼操纵的邪恶之徒,已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 恶警王晓峰直接参与邪恶的攻坚战,迫害大法学员,迫害手段如下:

1、把大法学员两只手臂扣在铁凳子上。两只手臂死死的扣在凳子两边,不能动弹。要站站不起来,要蹲蹲不下,只能坐在冰冷的铁凳子上,一呆就是十五天。

2、把大法学员两只手臂扣在暖气片上。五片暖气片中间有两个铁钩儿,两只手一边一个扣在钩子上,坐也坐不下,站又站不起来,只能撅着,到后来,两只手臂都呈现出黑紫色了。这一撅就是两个月。

3、把大法学员背扣在暖气片的一个钩子上。整晚不让睡觉(有人看着,你一闭眼或困的摔倒了就有人打你),这个姿式一迫害就是两个月。(两条腿都站肿了,手腕子都勒出了血印子,至今还留有痕迹)。

4、把大法学员两手反铐在暖气回水管子上,只能坐在幼儿园小朋友坐的那样大的小凳上。两条腿只能是那样支着呆,时间一长,手臂青紫色,腿直发软,疼痛钻心。在小凳上扣了我数天。后来小凳子拿掉,只能坐水泥地上。

5、把大法学员手脚同时扣在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形,一点都动弹不得,时间一长,浑身疼痛难忍,一扣就是数天。(期间不让上厕所)。

6、马三家有一个三角屋,是盖楼时隔断房间时留下的。“三角屋”被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学员,内有一长的带有矮靠背的窄凳,双手反扣在凳子的靠背立柱上,站不起来也躺不下,将我扣在三角屋共计三个多月。

7、把大法学员两只手臂同时扣在走廊暖气的立管钩子上,此钩比人的个正好高一点,两只脚必须是得跷起来,人才能呆住,此钩子可能专门为迫害大法学员设置的上下两头抻,时间一长,人真的受不了。

8、把大法学员扣在最冷的走廊暖气片上,只让穿一条单裤坐在水泥地上,整夜不让睡觉,下边的水泥地冰的钻心透骨,后来就没有知觉了。

9、背扣。所谓背扣就是将两手一前一后扣到背后去,前边还用绳子从脖子连到脚上,不让抬头,这个姿式说是剜心透骨一点也不过份。我曾被背扣四十多分钟,大汗淋漓,心脏开始不行了,恶人才作罢。

10、绳子绑。恶警恶狠狠的把大法学员的腿盘上,用绳子给绑起来,手臂也五花大绑起来,脖子和盘着的腿之间也用一条手巾连上,目地是不让抬头。恶警用皮鞋踩大法学员盘着的腿,用脚踹大法学员的头,七个多小时不让上厕所,两条腿都成了黑紫色了,不能动弹了,此时用骨断筋折来形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曾被此行折磨致全身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直至现在,手腕和腿都留有后遗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