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张秀荣(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恶警张秀荣,女,三十七岁,身高一米六二,较黑,马三家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大队长,曾在二零零零年担任分队长的张秀荣因做强制洗脑“转化”工作得力,打人凶狠于二零零二年被“提升”为大队长,被评为省里“劳模”。七年多来,卖命参与迫害法轮功,是与恶警王乃民共同将其中八名女大法学员投进男牢的刽子手。警号:2108051 ,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恶人编号:8657。

以下是恶警张秀荣的部份恶行:

* 冷冻

九九年十二月,恶警张秀荣将锦州的李平铐在楼下操场的篮球架上,下了一夜雪。早晨起来,窗外白茫茫一片,恶警一看人没了(恶警们最怕跑人,她们会丢饭碗的),忙带人下楼找,后在雪堆里扒出李平,抬上楼,缓和缓和,才渐苏醒,几天后,被送到女一所强制劳役。

九九年冬,恶警张秀荣将学员李平带到室外,长时间冷冻,面部肌肉冻僵,失去表情,手脚失去知觉,走路艰难。恶警张秀荣曾多次对她进行迫害,指使犯人在夜晚对她进行各种体罚,打骂、多次遭电击,男干警毒打、抓头发,后被转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是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十八名女大法弟子之一。

九九年十一月,恶警强迫兴城的王艳霞穿着单衣,脸上、眼睛上都是青紫色,脚上穿着一双单塑料底的鞋,站在雪地里,风口处,独自一人在嗖嗖的寒风中吹着冻着,后来也经常看到她被单独锁铐在女厕所的暖气管上,或哪个墙角里,脸上眼睛上总是青的。恶警张秀荣把她关到厕所里,怕她喊叫被别人发现,用刷厕所的脏抹布塞到她嘴里,让刑事犯用直径约三厘米、一米五长的拖布木棍把儿、扫地笤扫照头照脸哪都打,她两眼的青肿就是她们打的。恶警大队长王乃民,经常把她叫到办公室电击她,极其下流,有一次把她衣服都脱光,电她全身,又电了她的双乳和阴部。

九九年十一月,恶警张秀荣逼李黎明穿着单衬衣、裤站在卫生间里,双手还要伸到开着的窗户外挨冻。恶警张秀荣还让她跪在地上学狗叫,李不从,后被送到女一所强制劳动。零二年又见李黎明,面色黑黄,三分之二的头发变白,门牙掉了一颗,与先前所见判若两人。

* 逼迫邹桂荣自杀、跳楼,电刑迫害学员

恶警张秀荣伙同王乃民、黄海艳、王树铮用四根电棍电击邹桂荣,从下午一点多折磨到近四点。它们只让邹桂荣上身穿一件跨栏背心,赤脚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电邹桂荣的脚心、两臂、双腿、后背。并指使饶爱静扯住邹的头发,赤脚站在地面上象抡圈一样电邹,并发出恶意的狂笑“真有意思,比动物园猴子有趣”。王树铮还把办公桌上的一杯水浇在邹的脚上电邹的脚面,邹的脖颈、脸颊、双臂、脚面都被电得没有好地方,一道道的伤痕。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邹桂荣揭露迫害真相,恶警张秀荣伙同其他恶警、恶人将其按在地上扇耳光,嘴角被打出血,恶警张秀荣把门从里面划上,对邹说:“你不说马三家迫害你吗,我今天就迫害你。”穿着皮鞋的脚对邹一阵拳打脚踢,踢腿,踹胸口窝,还气急败坏的从抽屉里找出锁头砸脸,邹的脸被砸的青一块,紫一块。它还用两手死死箍住邹的脖子,它箍得邹喘不过气来,它反复箍邹三次,最后它从办公桌里翻出一个刀片,让邹割脉自杀,邹不从,它就把刀片强行塞到邹的手里,按着邹的手让邹“自杀”。第二天,它气的疯狂似的把邹弄到办公室,又是一阵拳打脚踢。邹桂荣被打,王乃民和张秀荣对邹桂荣说“谁看见打你了?谁给你作证”?张秀荣端面条喂“学员”饭,这些都是即景之作,三分钟录象完毕扬长而去,电视上的女干警和电视下的女干警判若两人。电视上的女干警笑语盈盈,电视下的女干警如恶魔一样残暴、凶狠。一次,把邹弄进别的屋里,恶警张秀荣打开窗户逼邹跳楼。邹桂荣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底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五月左右,女一所把苏菊珍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女二所做“强制洗脑试验”,恶警张秀荣用手铐将苏菊珍双手背铐吊在铁床上,双脚离地,头朝下;女二所恶警队长邱萍、干事王树铮(后任一大队副大队长)把苏菊珍电击得不能行走,手上全是伤疤…… 苏菊珍被强制施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精神失常。她被放回家时已是伤痕累累,目光呆滞,没有记忆,不能说话、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苏菊珍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早八点三十分含冤离世。

* 暴力洗脑,险出人命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女二所二大队恶警张秀荣、直接责任者恶警周谦暴力洗脑险出人命,沈阳市学员林燕,当时三十岁,为抵抗暴力洗脑,将铁锥插入左胸部,被送往沈阳第四人民医院抢救,刀口长约13厘米,深度只差两毫米扎到心脏。七月二十四日出院后,被送回马三家教养院强迫劳动,由于长期遭受迫害林燕现在胸闷、胸痛、心慌、气短、坐卧不宁、全身无力、起床艰难、活动受限。教养院以各种理由推托家属复查要求。

* 暴力殴打、体罚、酷刑迫害、精神折磨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还说:“我就是要表面形式,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转化,有‘三书’就行”。

恶警队长张秀荣伙同恶人们体罚大法弟子李艳君三天三宿,李经常被毒打,被电棍电,被迫害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队长张秀荣伙同恶人们连续折磨大法弟子葛春玲二十几天,迫害手段:二十四小时蹲马步,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等,二零零一年五月在“严管班”,恶警××与恶人们长时间不允许她上厕所,导致全身浮肿、心率减缓(四十八次/分)、四肢无力,但仍然强迫她超负荷劳动。

二零零零年九月末,恶警队长张秀荣瞪着眼睛,恶狠狠的指使恶人将沈阳的赵淑环带到厕所,让赵手按地,腿站直了蹶着来回爬,说这叫“龙头扣龙尾”。有一天晚上叫赵到厕所里双盘腿,然后用绳子把赵的腿绑上,叫恶人来给赵洗脑、打赵,其中有个叫陈萧玉恶犯打了赵无数个耳光,还拽赵的头使劲的往墙上撞,墙上的砖都撞坏了。张秀荣说:“我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行。”还叫几个恶人日日夜夜逼着暴力洗脑。

同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赵被恶人们带到厕所开始体罚,恶人脱下脚上的旅游鞋劈头盖脸的向她脸部、头部猛抽过来,它们轮流打,有时还把赵的头往墙上撞,就这样打了半宿,等到其他人起床时才住手,赵的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脸部变形,头部肿胀,头比原来大将近一倍,已经完全看不出赵原来的模样了。它们怕别人看到赵的形象,便叫赵面朝墙蹲着,恶警张秀荣来看赵,幸灾乐祸责怪恶人们不会打人,打人不应该往脸上打,应该往身上打,别人看不着。后来,它们不打赵的头了,就用脚踢赵,把赵的裤子扒下来,六个人把赵的两个大腿用手指甲掐起一点肉来回拧,恶人 一边拧着一边言语侮辱赵,又坐在赵的脖子上,两条腿被拧的地方都化脓了,疼痛难忍,疼起来象肉撕开一样。

有一天上午恶警张秀荣把赵叫到值班室,和恶人一起动手打赵,把赵踢倒后,有的恶人知道赵大腿上部被拧的地方在化脓,就专门往她化脓的地方踢,两条腿的伤口被踢得的一个坑一个坑,肉凹进去近一厘米深还流着脓水,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再看两条大腿,已经伤痕累累,看不到正常皮肤的颜色,全是青紫一片,肿胀的两条腿像两根木桩梆梆硬。就这样它们还不放过赵,几个恶人把赵按倒在地,一齐扒赵的裤子,还要用指甲掐赵的两条腿。

恶警大队长张秀荣伙同队长王秋菊准备好了钢勺木棍,叫来几名恶人将赵按在椅子上,掐赵的鼻子,用钢勺将舌头撬出一道口子。两恶警队长还说:“这个钢勺太软了,找把硬的。”当时赵已近休克,浑身松软无力,它们才松手。赵被这样死去活来的强制灌食四次。 恶警张秀荣和王秋菊在值班室对赵说:“我告诉你,让你死不了,活不起,活受罪,就折磨你。”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恶警队长张秀荣把赵淑环叫到办公室,让强迫赵把鞋和袜子全部脱掉,坐在地上,然后它手持两根电棍电赵的双脚心、腿部、上身、嘴唇、头发,后来双手扔下电棍疯狂的揪着赵的头发使劲的来回抡,恶狠狠的打耳光,就这样持续四十多分钟,体罚赵淑环,姿势为双腿与腰成九十度,双臂平行下垂,放手不准靠在膝盖上,双腿不准打弯,严重时要求双手着地,非常痛苦的,每次时间最少一小时,时间长的一上午。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叫恶人将一学员捆绑,说:“给使劲打,我负责,谁不打,给我加期。”然后,它先动手拳打脚踢,踩肚子……一连殴打几十分钟,抬到一个寝室(没人住的),学员的衣服都被打扯破了。它喊:“再给她买一套,去她包里拿钱去(现金六十元),快点。当时衣服被扒掉了,鞋也打没有了,只剩下胸罩和裤头,摔在地上。当时腰都不能动。后带到一楼小号,铐在暖气管上,晚上身穿单衣冻的打寒颤。室内阴暗潮湿,不许睡觉、洗漱。

一天来人要上楼参观,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周笺、扬晓锋、张卓慧、王雪秋(分队长)马上跑进来,上床把沈阳大法弟子李冬青往下拖,拽到办公室,抢笔、殴打她,记录本被抢走了,手被它们用笔尖扎。因为李冬青总记录被迫害的事实,然后把她关押隐蔽的房间,用以躲避探视和检查参观的,关了将近三个月。

零二年元旦,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对打人的恶人很满意,叫恶人当室长。

二零零四年农历新年前后,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副队长周谦均知道大法弟子崔亚宁身体处于病危状态,到马三家内部医院进行检查,当时亚宁的血压、心电图都没有的情况,但它们却内外一致,谎称亚宁没病,拒绝放人。

零三年末,恶警大队长张秀荣、队长齐福英指使恶人在半夜十二点毒打沈阳的陈玉凤,揪头发往暖气上撞,一直打到五点多钟,打的陈昏过去。恶人用手掐人中,醒后接着打,一面打一面辱骂,用手打陈的头,拽头发。早晨恶人姜春香扫地时,满地都是头发。陈玉凤的头被撞出很多大包,恶警又把她带到一楼进行迫害,不让睡觉。

零四年十二月一日,恶警大队长张秀荣揪住刘玉芝头发强行戴胸卡,致使刘玉芝呕吐,恶警张秀荣拽着她的衣服擦地上的呕吐物。

零四年,恶警大队长张秀荣伙同几个队长闯进屋里,不由分说,用宽胶带把许清焱的嘴封住,恶警队长向某将许清焱双手背后绑在铁床上,许清焱胸闷、恶心,随即休克过去,然后头触地,左腿跪在地上;待苏醒后冷汗一身,面白如纸,直到晚上八点才将手铐打开,允许上厕所、吃饭。一连几天如此,随后恶警又把许清焱强行送进精神病医院做所谓的精神病鉴定。

零四年九月上旬,许清焱又像被钉在十字架上那种姿式,双手被铐在储藏室用三角铁做成的铁架子上九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储藏室是三角形的,面积很小,没有窗户,在三楼楼梯口对面,里面闷热,她站不住,身子向前倾,两只手腕疼痛难忍,向后靠。恶警大队长张秀荣看见了,侮辱她。她的双腿、双脚肿成大泡。

十二月一日许清焱又一次被大队长张秀荣、队长张卓慧在办公室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之后又再次被关进小号折磨九天后,许清焱四肢红肿,关节疼痛,走路仍需要人搀扶。在小号里,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大法学员被打的直哭。

四分队队长张秀荣毒打兴城市法轮功学员李艳君,笤帚都被打折了,同时全室三十多人被罚蹶着……不胜枚举。

零四年六月,恶警大队长张秀荣伙同代丽红、马晓丹等人恶语对学员人格侮辱、拳打脚踢,把学员双手铐在凳子上,整天整宿不让睡觉长达七天。

零四年十二月一日,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和分队长将锦州学员刘玉芝双手绑上,拽着她的头发拳打脚踢摁在地上,打的她口吐白沫,还不住手,还踢,恶警大队长却说学员耍无赖,白天四点半就让她出室内,晚九点以后才回室。

零二年前后,恶警张秀荣、代玉红、杨晓风唆使恶人拳打脚踢大连庄河市的王丹丹,把她以打坐的姿势捆绑起来,冬天就坐在地板砖上,一坐就是二、三个小时。

零三年的所谓“攻坚战”期间,恶警张秀荣、王秀菊多次大打出手,时常把看守杨月君的人支开以便于它们对杨月君行恶。等看的人回来时,总是看到杨月君鼻青脸肿的,嘴发紫,手也不敢动。怕其他学员看见,恶警十几天不让杨月君回寝室睡觉。恶警王秀菊又想出了毒招,把杨月君用绳子吊起来,头朝下,离地半尺,过后杨月君总是发呆,被迫害的精神出了毛病。

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前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有半尺多深。恶警让大法弟子扫雪,大家不配合。恶警把大法弟子赶到雪地里,拉开距离站在雪里。一学员站不住,就想靠到一根拴晾衣绳的柱子上。刚靠上,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就上来拽,副大队长向奎莉和恶警石宇狠命打学员,把她打倒在雪地里,逼坐在雪里一个多小时。起来后双腿麻木,没有知觉,修炼后早已痊愈的骨结核部位又开始流脓。

零五年,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命令不法狱警将大法学员摁在地上,强制套“校服”(劳教服),并用手铐将大法学员铐在暖气管上。有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三角层的储藏室里,这里没有窗,没有光线,不透空气,门关的紧紧的,不让任何人发现。在恶警大队长张秀荣的操控下共同迫害大法学员,加期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少则十天,多则几个月。

恶警大队长张秀荣伙同汤艳等多名恶警,暴力群殴本溪大法学员信素华,将她打倒在地,恶警王正立在其他恶警都停手的情况下,还在恶狠狠的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她,直到她话都说不出声了才作罢。信素华曾多次被关小号,最长一次长达二十天,昼夜被铐在椅子上不能睡觉,恶警放高音喇叭,不让洗漱,信素华被迫害的手脚麻木,不能行动,很多天才缓解。

零五年十二月七日,恶警大队长张秀荣伙同周谦、项奎丽、干事张春光气势汹汹,闯进室内,逼全体学员打扫积雪,连踢带拽,破口大骂,下流话不堪入耳,恶人们连拖带拽,将学员拖下楼去。

零五年十一月八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二大队的全体大法弟子脱去犯人服,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马三家教养院三天不允许大法弟子上厕所,并殴打侮辱大法弟子。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分队长赵静华、石宇还有干事汤艳把大法学员王淑芬叫到了值班室无人性的说:想去厕所就得穿上校服。王淑芬说:我拉肚子。恶警们叫喊说:你活该。四个恶人冲着王淑芬的头一顿猛打,王淑芬已五十多岁的人了,被它们打倒在地上,白眼球都充血了,还不住的骂她。

零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早晨,恶警看见何桂荣的头发稍微长了一些,要强行给她剪发,何桂荣不让它们剪。政委王乃民带领二大队全体恶警,大队长张秀荣、队长周谦、队长向利奎、队长石宇、赵静华、裴凤、马小丹、张卓慧、李秀玲、李淑娟还有不知姓名的四个男队长。把何桂荣打的满地翻滚,头发剪下后给她戴上手铐扣到库房好几天,强行给她穿上犯人服为止。

零五年某月九日—十三日,恶警大队长张秀荣的残酷迫害邹桂菊,双手上铐,铐在三角库房的长条凳子上,强行听诽谤师父的录音,到晚九点多,在本室同修的绝食营救下才被放回。

零六年农历五月初五,二大队劫持的大法学员再次抗议无理迫害,集体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张淑珍被值班队长董淑霞当场拳打脚踢,后又被双手铐上手铐拖到队长办公室,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向祭丽、值班队长董淑霞把张淑珍扣在了暖气管子上,大打出手,几人打累了才罢手。

* 指使男警迫害侮辱女学员

零五年七月七日上午八时二十五分,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强制赵淑云穿劳教服,将她的上衣扒光,内衣、背心都扯碎,大队长张秀荣喊来男干警(姓何,五十二岁),它们拽头发、踩腿、摁胳膊,完全用暴力体罚方式,把手反铐上,用黄色宽胶带把赵淑云的嘴和鼻子一圈一圈封上,缠了七、八圈。恶警大队长张秀荣还对赵淑云叫嚣,我既然干了就不怕你说,从这里出去的哪个不说,哪个不给我上网,又怎样。

恶警张秀荣、马晓丹、姓周的队长和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勾结把被劫持到期的法轮功学员送入洗脑班迫害。

恶警张秀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