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东西湖大法弟子李克明被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大法弟子李克明被派出所非法劫持、非法关押十余次,2001年11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何湾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之后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李克明,男,58岁,炼功前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冬天要穿很多衣服,稍不注意就会抽筋,后又得了腰椎肥大骨质增生及周期性神经头疼,有时几种病同时发作时真是生不如死,大小医院去过不少,偏方也用过都无济于事。96年,他喜得大法,所有病症在几个月内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99年7月20恶党造假诬陷、迫害法轮功,他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便到省政府去请愿,并将自己受益的情况向别人讲述,被邪恶认为是“重点人物”并被偷偷录像。邪恶查明了他的身份将绑架后移交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再拉回新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回家后,长期有人在他家周围蹲坑,有时多达五、六人。他们甚至要求他外出要跟他们“打招呼”,他不配合就会有人对他进行盯梢。

邪恶的骚扰使他无法正常生活。从99年7月20至2000年底这段时间,他至少被新村派出所非法劫持绑架十余次。其间,李克明跟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对法轮功的问题,中国的电视、报纸、电台宣传的没有一样是真的。

2000年12月中旬,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刘公平带着三个彪形大汉将老李强行绑架到党校洗脑班迫害。这个洗脑班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合法手续就被绑架去的。为争取自己的权利及自由,学员们多次集体绝食。邪恶的610每月要学员交生活费,学员都不配合。

在2001年5月1日前,当时610主任林正兴下令洗脑班不准学员们吃饱,李克明义正辞严的说:不让吃饱是侵犯人权,是违法的。林正兴说:违法又怎样?你告不了我。

2001年6月底610将党校洗脑班搬到了东西湖三店百花小学旁边。搬迁时洗脑班只有三位大法弟子,610却使用了六辆警车,戒备森严,由武警荷枪实弹的对待三个赤手空拳的善良人。01年7月中旬李克明终于无条件的被放了出来。

回家不到三个月,01年9月,东西湖区610成员之一黄建堂和原分局一科副科长张昌发带领20多人团团围住李克明的家,一科的两名警察翻墙入院,强行抄家,把李克明和老伴(同修)俩人绑架到了分局,后又投入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张昌发取走了李克明寄存的钥匙,在李家里又抄了个底朝天,屋里一片儿狼藉,李克明的两件高档衬衣不见了。他们还抢走了李克明维持生计的工具。

在看守所里李克明跟犯人讲真相,看守所的副所长陈复元指使犯人打。五十天后,2001年11月,送来一纸非法判决:劳教两年,所谓的罪名全是区610和公安分局捏造的。

在何湾劳教所,李克明曾写过上诉材料,但得不到任何法律帮助。为了反迫害,李克明参加集体绝食。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们进行野蛮灌食。二大队的分队长高君安故意将灌食的胶管插到李克明的胃中马上又抽出来,如此反复无数次,使李的鼻孔到食道全部磨烂,同时还拼命的在两腋下和两腰处猛打,直至李克明窒息他才停手。

几天后,李克明全身不适,到处疼,眼球象快要掉出来一样,眼睛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疼,睁眼闭眼都疼痛难熬,四肢冰冷,伸展都非常吃力,头上生满虱子,之后头上流脓,碰一下头发头都剧痛,上厕所只能扶着墙移动,以至头发慢慢变白并逐渐脱发。

02年8月中旬,李克明还被弄到劳教所小号进行强制性洗脑迫害,全天被五、六个邪悟者包夹,每天很少睡觉,有时凌晨四点半上床,五点一到就得起床,下肢水肿,人走路要抓扶手才能行走,在神智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由邪悟者说一个字他就写一个字写过“保证书”,清醒后,向大队长声明所写作废并要收回所写之物。

两年后李克明回到家才知老伴已被迫流离失所。因没有固定的收入,为减轻孩子们的负担,带着虚弱的身体到处打工。当时在610主任钱昌来的指使下,有关单位不给李克明办低保。

李克明夫妻被迫害的长期流离失所,东西湖区610罗光占及公安一科的恶人还不放过他,还经常到他的孩子及亲戚家四处骚扰,打听他的下落,利诱家人交出李克明“有重奖”。

在七年多的迫害中,李克明跟家人相聚的时间不到两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