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石家庄大法弟子杨晓杰(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杨晓杰生前照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大法弟子杨晓杰,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说真话,2002年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刑11年,关押在河北省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十一监区。于2006年1月26日,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虐杀。他含冤离开,年近40岁。他离开了70多岁的父母双亲,离开了心爱的女儿,更抛下了十三、四年和睦相处的爱妻。杨晓杰的妻子刘润玲因为修炼法轮功也被判刑11年,现在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他们夫妇未成年的女儿不堪打击,四处流浪,封闭自己,不肯去监狱看望妈妈,也拒绝任何亲戚的照顾。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恶党监狱上下没人性的恶警给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在此呼吁相关部门立即释放刘润玲,让她回家照顾年迈的老人和未成年的女儿!

杨晓杰是父母的骄傲,从小天真活泼,人人喜欢。他有弟弟和妹妹。父母上班不在家,他下学后,站在小板凳上捅开煤火,给弟弟妹妹做饭。然后再用煤泥把火封好,从小就是父母的好帮手。从小学到高中,学校召开家长会,从来没有批评,听到的都是各位老师的表扬。离开校门,在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工作。工作期间埋头苦干,认真负责,得到领导重用,同事们也都赞扬他。修炼法轮功后,更知道怎么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单位工程改造,杨晓杰身体力行,精打细算,为单位节省一大笔钱,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杨晓杰住平安大街95号院,邻里们都说他是助人为乐的好人!亲戚们都说:晓杰办事我们放心,他办事周全,而且任劳任怨。父母、亲人、朋友都对晓杰很满意,为他感到自豪!

自从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非法镇压以后,杨晓杰一家就没有安宁的日子过,片警找、派出所叫,不分白天黑夜,搞的邻里都不得安宁,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28日,在石家庄市开达小区被非法抓捕。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2003年7月15日,被关押在河北省第四监狱十一监区一中队四组。在狱中,杨晓杰一直坚信法律的公正,给温家宝和省市各级领导写信申诉,请求各级领导深入群众,调查修炼法轮功是怎样的一群人,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还法轮功学员清白和自由!杨晓杰把申诉信交给监区领导。他们当面撕碎,说写这些根本没用,对杨晓杰精神刺激很大。

河北省第四监狱利用杀人放火的刑事犯打骂、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犯人范江山拳打脚踢晓杰小腹部,使他剧痛难忍,两颗后牙被打脱落。犯人范江山因打骂法轮功学员立功受奖--减刑提前出狱,而晓杰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做好人,两次被关禁闭一个多月。禁闭那是狱中之狱,更苦更残忍,真是非人生活。这还不算,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指挥狱医野蛮的给晓杰插灌食管,插进后又说管太细,二次插入粗管。在晓杰煎熬般的痛苦中,丧失人性的狱医猛的将比正常浓度高出几十倍的盐水注入进去,瞬时就充满晓杰的胸部、鼻腔和嘴中,被有意灌呛后的爆力,三个按压他的人都没顶住,晓杰猛的坐起来拔出插管,造成晓杰咳嗽、吐血、发烧,痛苦难忍数十天,身体受到极大伤害,精神受到很大打击。


杨晓杰去世后所照

河北省第四监狱规定,两个月让家属接见一次,对法轮功学员另外规定下午两点以后接见。在2004年11月23日下午两点多,晓杰的父母亲在接见室和晓杰相互见面时,晓杰非常高兴,满脸笑容,忙着和父母打招呼。不管监狱里面环境多么艰难,见到亲人总是精神上的安慰和鼓励。短短的接见时间到了,晓杰还安慰妈妈,劝他们走,别给监管的队长找麻烦。队长也说,杨晓杰做事通情达理。他们都没有想到以后的接见日,因晓杰拒绝转化,再也没有让他们相见,甚至不让通电话,从此失去儿子的任何消息,长达一年多。等到他们再相见时,晓杰已经是瘫痪半年多,而且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2005年的接见日是:2月16日、4月13日、6月13日、8月15日、10月19日、12月14日。不论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风雨无阻,杨晓杰的父母亲因为思儿心切,每个接见日都去监狱要求见儿子,但得到监区的回答都是:监狱规定,不转化不让见。晓杰的父母亲百般恳求,哪怕让晓杰在电话里说几句话,能听到儿子的声音就行,或者让晓杰站在远处,让看一眼儿子也可以。有一次急的老人给监狱的警察下跪哀求,他们都无动于衷、冷酷的拒绝,还欺骗两位老人说晓杰身体很好。恶党的监狱警察竟然这样对待年过70的老人,哪还有一点人权,简直是没有人性。

2005年12月14日,是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接见日,杨晓杰的父母亲心想,人都是有情感的,警察的心也是肉长的,一年没叫接见了,最后一次一定叫见,所以满怀信心去监狱见儿子。万万没想到得到的回答依然是“不转化不让见”。

两位老人当时被气疯了,气傻了,忍无可忍怒斥警察:你们是人吗?你们有人心吗?今天我们不走了,你们说找哪个头我就找哪个头。结果推到监狱领导那儿,领导那儿有人把门不让进,又把监区的人叫来。监区的人说:暖气坏了,屋里冷,回家拿被子吧。晓杰冷,他要被子。第二天两位老人去送被子,并坚持要见到儿子。监狱的警察看实在瞒不住了,才透露说杨晓杰现在生活不能自理,走不到接见室。两位老人听后腿软站不住,要求立即见到儿子。狱警推脱说作不了主,要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批准。急得老人大哭,狱警说你们走吧,天这么冷,哭也没有用。两位老人顶着北方冬天的大北风马不停蹄的找各级相关人员,到处反映情况申请保外就医,还找监狱管理局两次。跑了10多天,终于在2005年12月28日上午10点,河北省第四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领着两位老人到监狱病房,见到了骨瘦如柴昏迷的儿子杨晓杰。两位老人急忙走到儿子头前蹲下,手摸着儿子皮包骨的脸,喊:晓杰、晓杰,爸爸妈妈来了。晓杰慢慢睁开眼,呆了会儿才知道叫妈妈。两位老人当时失去了理智,大声喊:晓杰,你一定要挺住,要坚强,我们一定把你接回家。晓杰的妹妹、弟媳都认不出这就是晓杰,人瘦的完全脱了象。两位老人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怕担责任帮助办好手续,把生命奄奄一息的杨晓杰推给两位老人。当晚八点四十分终于把杨晓杰接回家。为什么这么利索监狱就让回家?河北省第四监狱上下领导心里最明白!我们大家也都明白!

晓杰回家本应是高兴事,可他们家谁也高兴不起来。因晓杰生命垂危揪着亲人的心。第二天到河北省第四医院就医,医生见到晓杰,第一句话就说:人成这样了,怎么才来看!晚了!晓杰说四监狱根本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在医院,CT片子出来了,大夫看过后告诉家属:人没救了,准备后事吧。在亲人们的看护下,晓杰于2006年1月26日、阴历年前夕,含冤离世,年仅40岁。

杨晓杰含冤走了,他的父母双亲受到了致命的打击,精神失常,睡不着觉。儿子的往事一幕一幕在脑子里出现,分分秒秒都在想儿子的一切。眼泪不知一天掉多少。泪流干了,可心还在滴血,那真是更刺心,刺的更痛。他的老父亲反复叨念:真想代替儿子晓杰去死,可又没那本事,真是无奈!不光晓杰的父母痛苦万分,晓杰家是个和睦兴旺的大家庭,是个大集体。晓杰岳父家人很多,都说晓杰是好人,失去这样的亲人痛苦万分;晓杰的叔叔、婶婶、舅舅、姑姑、姨姨都说失去这样一个做事叫长辈满意、众兄弟姐妹高兴的好孩子,使人真痛心,这样的惨剧接受不了。直接影响了他们的身心健康。

晓杰含冤离世,他的亲人悲愤伤心、痛苦万分,纷纷谴责恶党监狱恶警刘宁、十一监区厂长陈新国、教育处长汪国斌等人。恶党监狱的恶警是一群腐化堕落、一心想升官发财、执法犯法、披着人皮的魔鬼,它们狼心狗肺的上下串通虐杀大法弟子杨晓杰。晓杰到了生命垂危的时刻,竟还刻意隐瞒、不通知家人,不让接见。阴谋败露后,竟然还找种种借口不让保外就医,又拖延耽误了宝贵的14天医治时机。用心何在?想干什么?真是被恶党训练成了杀人不用刀的魔鬼!质问这些警察:你们还是人吗?你们的心还是肉长的吗?你们的心是铁蛋!你们的头脑被私心、金钱冲昏,忘记了自己也有父母兄弟姐妹及妻子儿女,假如你们的亲人生命垂危,你们有反应吗?我想你们不会没反应,你也要为他们流泪,你也知道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的生命是无价之宝,用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可是你们却拿着我们亲人的生命当儿戏,有意迫害死。俗话说的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害人害己!天有眼,地有眼,神有眼,人有眼!你们对大法弟子杨晓杰故意杀人害命,无论怎么拿“工作、执行公务”当借口,都将逃脱不了天理和法律的严惩!真心奉劝你们,执法守法,分清是非,走正路,改邪归正。我们放开喉咙大喊:中共监狱上下狱警都清醒吧!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杨晓杰的悲剧千万不能再重演了!立即停止追随中共迫害善良,将功补过给自己留后路吧!我们也相信迫害死杨晓杰的相关人员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恶报的结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