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大法弟子伊福全遭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叫伊福全,黑龙江省双城市金城乡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遭到各种迫害。

我曾因到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我到外地亲属家,被客车站的警察以随身携带大法书籍与真相传单而绑架我,后被双城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三监;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被转至泰来监狱八监区二分监区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左右,恶警改造科科长姜海涛和八监区副区长刘某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向他们说:修炼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也使我懂得了做人的意义,修炼法轮功是我的个人信仰。

他们一看“转化”不了我,便叫犯人给我戴上了三十斤重的脚镣子,在太阳下曝晒,到了下午四点多收工时,恶警于洪涛逼我从车间走到一千米外的牢房,并唆使犯人张连涛、王文重逼我快点走,见我走的慢,犯人张连涛就狠狠的踢了我两个窝心脚,我当时被踢的喘不过气,蹲在了地上,可是他并没有停手,而是拳脚相加,在一旁的恶警于洪涛就象没看见一样,还命令犯人逼我快走,于是张、王两犯人从地上拽起我的胳膊就跑,跑到半路,两人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的脚脖也已经被磨的鲜血直流,可他们还不罢休,逼我自己走上三楼牢房,就这样我一点点挪到牢房。晚上睡觉时,我又被逼坐在椅子上、双手铐在床槛上,就这样艰难的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又逼我从牢房走到车间,犯人刘子新向于洪涛报告说我的脚脖子已经磨破了,于洪涛这才让把脚镣子打开。可是却换了另外一种迫害方式--“上大挂”。我被吊挂了一上午,双臂失去知觉。

恶警见我还不配合,就给我上“撑子”,一种泰来监狱自制的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人被逼坐在地上,双脚、双手被分开平行铐在铁架即“撑子”两端,放在太阳下曝晒,不给水喝,过了一会儿,就叫犯人把“撑子”翻起来,让我手脚朝天,恶警于洪涛还用力踩“撑子”来回搓,我的小腹上方全部搓出了血。我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用脚来回搓我的脸,看我不妥协,就气急败坏的叫犯人把我倒过来,往脚下垫了三层砖,就这样将我头低脚高、趴也趴不下、撑也撑不住的折磨了一段时间;后来他们看我快撑不住了,就把我双手铐在了一个横杆上吊挂起来。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天,恶警于洪涛把我叫到管教室,企图让我写“保证书”,我不配合,他暴跳如雷的殴打我,打的我头晕脑胀,他的手打累了就用脚踢,用橡皮棒子打我的头,看我还不妥协,就叫犯人曲宏宇配合他,两人各自用力向后背拧我的胳膊让我挺着,我没有配合他们,这时恶警李用哲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此情景后,便用拳头击打我的两腮。顿时,我的鼻子和口腔内鲜血直流。恶警害怕被其他犯人看到叫我把血迹洗净。

第二天,我感到自己的左手被恶徒拧坏了,没有力气,干活很慢,恶警于洪涛看见了还强迫我快速完成非法劳教任务。

我在痛苦中坚持到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我的左手出现了肌肉萎缩,后来身体状况一直恶化到不能自理。

由于我长期在床上躺着处于瘫痪状态,吃饭和喝水都必须要等犯人吃完了才能喂我,我经常是处于饥饿难忍状态,身体得不到经常擦洗而出现异味。后家人知道了我的情况找监狱领导给我办保外就医,但他们却迟迟不给办理,直到在我奄奄一息时,监狱才让我保外就医,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通知人把我接回家中。


泰来监狱主要负责人:
泰来监狱狭长:于振海   
教改科科长:姜海涛   
狱政科科长:马晓春
八监区监区长:胡晓光    
副监区长:李来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