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地区八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江氏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的八年来,大法弟子及其家人在心灵上受到的创伤、精神上受到的打击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经济上受到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下面是河北张家口地区八名大法学员遭受的一些迫害事实。

(一)

张北县大法弟子李玉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北京上访,遭到县公安局和“六一零”办二次非法拘留、被四次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被勒索现金五千二百六十元。后要回三千元[公安局法制科刘艳东私自克扣一千元],遭到不法人员监控、骚扰达二十多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玉兰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县公安局李尚宏敲诈现金二百元,而且不断带人到她家骚扰,致使周围的人不敢与她接近,严重的影响了她的生意[因她在家开门诊]。同年的十月份,因本县有两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西关大队书记芦玉明带领张北镇政府派出所五、六个人晚上十一点到李玉兰家骚扰,又强行将她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问同修的下落],到第二天中午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李尚宏闯入李玉兰家,问炼功不?李玉兰说:“炼!”李尚宏就将她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三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干警逼迫大法弟子捡大粪、吃窝头、强迫军训,公安局副局长郭世林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书,所长樊艳兵经常无端的谩骂,回家时被勒索现金三百六十元。同年的六月份,县公安局的张庆丰、许洁、安飞等七、八人私自闯入李玉兰家,抢走大法书籍并将她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八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教导员张进说上面要来检查,强迫她戴八、九个小时的背铐,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取下背铐后又戴了九天双手顺铐,在看守所受尽侮辱。回家时被勒索现金四千七百元,并强迫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因街上挂有“法轮大法好”条幅,政保队长李尚宏再次将李玉兰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十二个小时才让回家[从上午十一点到晚上十一点]。十二个小时轮流审讯,软硬兼施,派出所殷廷员以软办法欺骗她说:“你承认自己挂条幅、发传单,并说出其他大法弟子就让你回家。我帮你说好话,因咱们是近邻居,我是为了你好,不说、不承认就劳教你三年。”他们轮番非法审讯,见李玉兰不动心,到晚上十一点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的阴历八月十五,因本地区有两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离家出走,张北镇政府派出所的李海青大中午闯入她家问同修的下落。当天半夜李海青又带两、三个人敲开李玉兰家门,进家搜查其他大法弟子。第二天,派出所的殷廷员和另一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到李玉兰家两次查找其他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因本县大法弟子郝桂梅被绑架并被迫害致死,张北镇政府的王斌、李海青晚上九点多到李玉兰家骚扰,给她及家人的心灵深处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二)

张北县大法弟子岳英、武秀花老俩口已经七十多岁了,曾经身患多种疾病,修大法后都不治而愈。由于江泽民的小心眼妒嫉,九九年七二零对法轮功实施灭绝人性的迫害,他们家从此经常遭到村、镇、派出所及公、检、法、县“六一零”办的人员的骚扰。他们的女儿因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后,县政保大队队长李尚宏受上级指使,带人不分昼夜多次到家中骚扰。主要责任人有:县“六一零”办公室的孙建军、侯建平,法院的居江川、袁平,公安局的政委赵存福、政保队长李尚宏及手下孙宝林、刘彦辉,张北镇派出所的李海青、王军等人,西关村支书芦玉明等人,还有街道有关人员。

有一次,政保队长李尚宏带领四十多人围攻他们家,把大法弟子岳英绑架到县公安局逼问其女儿下落,非法关押几个小时才让回了家。后来女儿被从外地绑架回张北县看守所,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有关人员让岳英按了手印,才让女儿回了家。每次女儿被绑架迫害,有关人员都是利用老人的善良、欺骗老人按手印,让老人对大法犯罪。

大法弟子武秀花被李尚宏等四十多人来家骚扰,正赶上她的外甥女从地里浇菜回来还她家的铁锹,李尚宏等人抓人邀功心切,错把她的外甥女当作她女儿,一伙人上手企图绑架,她外甥女当场被惊吓的瘫在地上。李尚宏等人还不罢手,生硬跟着武秀花的外甥女回家,问了她的邻居才罢休。武秀花连惊带吓,再加上思女心切,心脏病复发,昏迷不醒,于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被家人送到医院抢救,花掉现金七千多元。

在武秀花住院抢救期间,有关警察翻墙而入,到处搜查,家中只有她的两个孙子,警察逼问两个孩子他姑姑的去向,并屋里屋外到处寻找,两个孩子被吓的够呛。腊月二十七,武秀花还没出院,警察再次闯入家中寻找她的女儿。更有甚者,政保队长李尚宏、许洁等人还追到医院监控,追问武秀花她女儿的下落。

李尚宏等人还不断恐吓、骚扰武秀花老人的亲戚,致使她的亲戚居无宁日。就连她八十多岁的大爷也不放过,李尚宏等人到家骚扰,她这位大爷被惊吓的大睡两天。公安人员一次次的无端骚扰,给武秀花的所有亲戚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她的很多亲戚都把怨气撒到她的身上,有的亲戚找到她家痛骂,有的亲戚到现在还不与她来往。

(三)

张北县大法弟子王月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深夜,张北镇政府干部刘志锋被西关村书记芦玉明带动,将大法弟子王月梅送到洗脑班非法软禁,由县妇联、公、检、法、司、宣传部等单位组成的人员对大法弟子们强行洗脑,县政法委领导付新生说,不转化就送看守所,并强行录像,二十天后勒索现金三百四十元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王月梅写信向有关部门说明真相,被法院恶徒举报。县政法委书记李佃先命令政保队长李尚宏等人将她带到公安局,四天四夜后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因不放弃修炼,教导员张进、干警张庭武给扎背铐一连几天几夜不给取,直到双手变黑、变硬、失去了知觉才给取下。因此,双手背整整麻木了一年。期间遭到所长樊艳兵的多次电击。她的母亲到镇政府要人[王月梅在张北镇政府上班],镇政府干部韩桂花等人吓唬她母亲说:“你女儿不转化出不来了。”她母亲被惊吓的回家就尿血,去医院检查,左肾肿大、毛细血管断裂,做手术取了左肾,花去近万元,人受了好大罪,家人担惊受怕的。她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勒索五千元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北镇政府书记李树江、镇长何国明害怕她去北京上访,经请示县有关领导,命令镇干部李海青、公安局政保队长李尚宏还有一名公安干警将她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个月。期间,她给有关领导写信讲真相,被干警庞志斌上交信件。因此,之后的一天凌晨三点,她被副所长赵庭贵等人从熟睡中叫起,连骂带踢,强行送保定高阳劳教所。因王月梅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劳教所拒收,又被送回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直到她六天六夜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生命垂危才被送回家。

一个月后,她又被镇政府干部李如明等人骗到洗脑班进行迫害。期间被强行灌食,食道被插破,连续三天疼痛难忍,后又被强行送张家口洗脑班迫害。白天让写“三书”、晚上不让睡觉,张家口司法局的魏振华还让她站在凳子上,里外打她耳光,实在被折磨的忍无可忍,她在晚上上厕所时趁人不备,逃出洗脑班大门。因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心脏病复发,两眼一黑栽倒在地不省人事。被人发现后,洗脑班的人将她拖回。魏振华穿着皮鞋使劲踢她,大腿部被踢的青紫一大片。并罚她两臂抬起、双脚光着跪砖,一个月后才让回家。

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孩子正在上初中、高中,正是学习用劲的时候。可是,妈妈的每一次被非法迫害都给孩子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再加上公安干警等人带他妈妈走时的撕心裂肺的感觉,给孩子造成严重的精神刺激。加之他的爸爸又在外地工作,经常不能和他在一起。孩子得不到妈妈的关心、照顾,天天想妈妈,产生了心理障碍,总是睡不着觉,高一就不能念书了。一贯是班里前几名的学生,经医生检查是慢性精神分裂症。已经六年了,孩子的身边还得经常有人照看,一不高兴就惹风波,防不胜防。如果没有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王月梅的孩子现在快大学毕业了。

大法弟子王月梅因坚修大法受迫害,家人跟着承受,给家人心灵上造成的伤害、精神上受到的打击、经济上受到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四)

张北县大法弟子何燕为维护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便衣绑架到北京公安分局。第二天被张北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李尚宏和周文汉接回当地。由李尚宏非法审讯一夜,公安局非法对她罚款一千元。第二天非法送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干警强迫何燕给看守所干活,军训、吃九天窝头。所长樊艳兵用电棍电、无端的打骂,戴背铐、体罚、侮辱,副局长郭世林经常无端谩骂、逼迫写保证书,还让放弃修炼。在回家时公安局还逼迫家人交取保金三千元,看守所勒索一千元。

回家后,公安局还经常派人监视、骚扰。有时派张北镇政府的一个妇女和街道的一个妇女二十四小时监控何燕。一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公安局、张北镇政府、街道都要派人到何燕家骚扰,给何燕及其家人带来精神上的压力,心灵受到巨大的伤害。经济损失约六千元人民币。

在邪恶疯狂的迫害环境中,这只是能用语言表达的,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还有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那种承受。

(五)

张北县大法弟子岳万林从小病魔缠身,尤其是先天性心脏病,时常发作,多方求医无效。九七年喜得大法,从此重获新生。九九年江氏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她为大法讨公道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绑架,后来被送回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天。出来时被看守所勒索现金二百元,回来后,张北镇政府的许佃爱等人到她家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同年十月份又被张北镇原镇长刘志峰、副镇长何国民和西关村的荣秀英等有关人员轮流四班日夜监视九天。从那以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公安局的李尚宏及手下与街道和西关村有关人员经常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岳万林与一同修聊天,被退休人员耿瑞举报,被县公安局李尚宏等人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晚上七点才让回家。几天后,李尚宏等人突然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并把她带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当晚让回了家。

岳万林因多次被无辜骚扰,无法正常生活,为讨回公道,她于同年七月十九日再次进京上访,被北京公安绑架一昼夜,用鞋底打她的脸,戴手铐。第二天被转回张北县公安局,一路上戴着手铐。岳万林身体极度虚弱,不吃不喝六天,被非法审讯后,才让回了家。回家后,张北镇政府的小冯、小任日夜监控一个月。一天上午,岳万林到地里干活,被村民四九子[小名]举报说她又要出走,被西关村的彭宝贵、张北镇政府的艾一新等人及县公安局的周文汉、安飞还有小矮个等十余人骗到公安局,当夜被非法关在公安局会议室。第二天早上五点,公安局副局长郭世林等人非法宣判劳教岳万林一年,并强行给岳万林戴上手铐送往唐山劳教所。因岳万林被他们迫害的心脏病发作,劳教所拒收。返回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三天,被勒索现金一千元才让回了家。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因本地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知道此事后[岳万林当时正好不在家],为免遭迫害,离家出走。村、镇政府、派出所、公安局李尚宏等四十多人围攻她家,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还上房揭瓦,昼夜蹲坑守候,企图抓捕她。还恐吓她的父母,搅的四邻不安。她母亲被惊吓的心脏病发作,住院治疗花费七千多元。李尚宏及手下还多次到她所有的亲朋好友家搜捕她,搞的人心惶惶。

二零零二年七月,岳万林为了维持生活,被迫在外做生意,被退休人员耿瑞知道后举报,再次被张北县公安局一名警察绑架,在公安局坐了三天老虎凳,李尚宏和公安局政委赵存福殴打她,逼问她大法资料的来源,后被非法送进县看守所。五十多天后,岳万林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公安局副局长郭世林、看守所所长樊艳兵指使看守所武警等多人给她强行灌食十二天,导致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医生检查后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因用药过敏,医生无法用药,只好通知家人办了保外就医把她接回。

同年中秋节前,法院的居江川、袁平到她家送开庭通知书[准备将她非法判刑],公安局的刘彦辉、孙宝林等也来家中骚扰。后来公安局的李尚宏、刘彦辉等人又来骚扰,她为了免遭迫害,再次流离失所。她走后,公安局的警察把她老父亲绑架到公安局逼问女儿的下落。

一个月后,岳万林被张家口东窑子派出所绑架,十几个警察对她拳打脚踢,警察边打边谤师谤法,还撕毁师父法像。在东窑子派出所一夜给她戴着手铐,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后被张北县公安局的李尚宏等人带回张北县,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法院的居江川、袁平、王春香等人在看守所会议室,在没有旁听、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给岳万林非法开庭。家人知道后,怕把岳万林判刑送走,送给居江川现金一千元。

岳万林因修炼法轮功先天性心脏病也好了,她能象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可是,她在看守所又被迫害的先天性心脏病发作,疼痛难忍,被看守所副所长赵廷贵送进医院,医生经过多方检查、会诊,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看守所怕承担责任,让她家人办了保外就医,回了家。回家后,派出所又派人监控一次,后来法院的居江川等人送来判刑三年的判决书,强迫岳万林按手印,不按就往走带人。二零零四年本县有个同修被公安局政保大队迫害致死,张北镇政府又派俩人到她家监控数次。

(六)

康保县大法弟子周月围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可是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非法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多,乡政府吕玉岗、派出所所长闫万利等人把大法弟子集中到炼功点,看三点钟的中央电视台直播诬蔑大法的所谓新闻。看后把大法弟子的名字都记上,又把他们的书全部收走,从那以后,周月围和所有大法弟子就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央视播出了虚假、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周月围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证实大法,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出去挂真相条幅,被本村监控她的人告诉了派出所。十九日那天,她正在翻粪,派出所的车停在她家门口,从车上下来派出所所长闫万利、村书记杨海,他们进家后问周月围有什么东西拿出来,她说什么也没有。他们就动手抄家,周月围为了保护《转法轮》,指点孩子让她拿走。孩子刚出门,闫万利就追了出去,恐吓孩子,然后把周月围带到大队,过了一会儿与另一大法弟子一起被拉到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对她们非法审讯,当时有县公安局的政委姚玉山、刘科长、闫万利,因为周月围不配合他们,姚玉山拿起电棍电她,电棍被她推到一边,他们没有得逞。最终周月围还是被迫在他们早已写好的伪证上按了手印。事后,又把她和另一大法弟子送到刑警大队,不让她们动、说话,由刑警队的小许看着她们。过了一会儿,又把她们非法送进县看守所。第二天,看守所的所长王忠,让她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给念诽谤大法的报纸,让她写悔过书。县委王书记、“六一零”办的迟主任、公安局张局长,还有县电视台的人给她们办了一次法制洗脑班,进一步迫害她,还强迫她按手印,并照像。在看守所期间,王忠有时还让她干农活,比如锄菜、摘豆角、摘西红柿等。直到五十天后才让她回家。回家前还强迫她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并勒索了一千五百元钱,吃住费三百六十元。回家后,乡派出所的人还是隔三差五的到她家骚扰、威胁。

二零零三年底,乡派出所的闫万利、张凤荣,突然闯到周月围家中,看到她家柜上放着一本《明慧周刊》,闫万利拿起来就撕,她急忙就抢,没等她抢出,闫万利已经把书撕碎。又问她《周刊》的来历,周月围说捡的,他不相信,就用钱来威胁她,让周月围拿出二千元钱,不然就带走她,周月围说:“你连个安稳年也不让过,你不走,我走。”然后她就出了家门。过了十来分钟,他们也灰溜溜的走了。

(七)

因大法遭受迫害,大法弟子纷纷去北京上访,张北县大法弟子李桂花也想去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讨公道。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安局的李尚宏、周文汉等怕李桂花去北京上访,就威胁说:“如果你去北京就让你单位把你开除。”白天李桂花上班,李尚宏还让单位的王经理派人监视,晚上派西关街道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和张北镇政府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天天从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到家里监视、盘问,还逼迫家人写保证,让家人监视李桂花,不让她炼功。公安局的李尚宏和周文汉隔三差五的带领几名警察到家中骚扰、恐吓、查问,就这样两、三个月给李桂花及家人精神造成极大伤害。

(八)

张北县大法弟子任玉莲,因大法遭受迫害、师父遭诽谤,于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的便衣绑架,第二天被当地公安局政保队长李尚宏和周文汉接回。由李尚宏非法审讯一夜,公安局非法罚款一千元。第二天被转送张北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所长樊艳兵给戴背铐、打骂、恐吓,副局长郭世林经常无端谩骂、逼写保证书,让放弃修炼。让家人交保证金三千元才让回家。[后要回二千元,公安局法制科的刘艳东私自克扣一千元]看守所还勒索一千元。回家后公安局还派有关人员监控、骚扰,继续看管。一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张北镇政府和街道就派两个妇女二十四小时监控,给任玉莲及其家人带来精神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负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