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大法弟子几年前遭迫害部份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河北张家口怀来县恶党人员多次对当地大法弟子非法抓捕、抄家、酷刑折磨。以下是部份发生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晚,张家口怀来县大法弟子宋海彪、赵宏玉在西八里村张贴、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怀来县西八里派出所恶警对他们二人严刑拷打,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孙玉贵、张建国、张德广等。

七月十三日凌晨,西八里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怀来县六街村居民许建海、何平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他们家进行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真相资料、刻板(数量待查)等。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张德广、孙玉贵、张建国等。上午沙城派出所干警将在怀来七街强盛钢材厂干活的何平非法抓捕,许建海在二建公司被非法抓捕。次日,白云被非法抓捕,十七日大法弟子季新峰、李艳华被从家中非法抓捕。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土木镇的大法弟子倪文秀、徐秀娥、刘朝霞、刘玉书。

在怀来县看守所,沙城派出所所长张桂华、干警李才、恶警贾正基等非法审讯每位大法弟子。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许建海被折磨一月后的出现肚胀、脚肿现象,经查为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垂危。家人将其接回后到沙城中医院、张家口二五一医院、张家口附属医院、涿鹿县、北京四处寻医问药。其父亲许佩义建筑公司普通工人,母亲周桂英是普通农民,为救子四处借钱,花去近七万元人民币。但许建海身体至今未恢复健康,并不能受任何刺激,是谁将一个健康活泼的小伙子迫害成生命垂危的危重病人?是谁将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人转化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虚弱病人?看守所所长刘胜利、副所长李天云、教导员曲小林等每一个参与迫害者都逃脱不了罪责。

大法弟子白云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野蛮灌食。零二年怀来县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开庭,白云无罪释放。何平被非法判三缓五,季新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送到河北保定监狱继续迫害。零四年刑满释放后,六一零又对其非法跟踪、监视。季新峰的妻子李艳华被非法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被所谓的“转化”后才被放回。

大法弟子丁金勇,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肾衰竭,炼功后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七二零后被单位(铁路)找去,以开除工作要挟放弃修炼。几年后旧病复发,花了数十万换肾方才保住性命。致使大法弟子的亲属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

一九九九年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期间,怀来县土木乡恶党人员积极追随,尤其是二零零零年张永堂任乡党委书记、张新异任乡长、李英俊任副乡长期间,曾对多名大法弟子进行各种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体罚、刑罚、逼骂大法师父、强迫写保证、交书、搜家、拳打脚踢等无理迫害。还经常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打手俞红顺、副乡长李英俊、土木村民兵连长等,从北京接回刘俊梅、赵少川两位大法弟子。副乡长李英俊带领以俞红顺为首的一帮打手对他们夫妇连夜非法审问。他们将刘俊梅、赵少川踹进漆黑的屋子里,(他俩被踹倒在地,才开了灯)。他们刚站起身,俞红顺、张文兵、李某、白某等(现已被开除)对两人进行围攻,打的口鼻出血,又用电棍电击穴位,见不起作用又用电话电他们(李英俊摇电话),轮番同时电两人。并逼迫骂大法、骂师父。强迫刘俊梅脱掉大衣、鞋子,站在院子雪地里,铐在树上冻她。并对赵少川进行人身攻击、扇耳光等。就这样轮番让他俩到院里冻着,逼他们放弃信仰“真、善、忍”直到午夜。(不让村委会通知家人)身上的一百多元钱被他们抢去赌博(李某)。

第二天早上,张文兵逼迫写保证才通知家人并以不送拘留以免判刑为借口向家人勒索一万元人民币。最后,好说歹说给了七千元,才将人放回。

回家没几天,土木村委会书记罗玉派人叫赵少川到村委会去一趟。刘俊梅担心丈夫,就陪着一同去。结果恶党书记罗玉将两人双双送到派出所,后又将赵少川送怀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因没有刘俊梅的手续,又把她拉回派出所。下午恶党人员补办了手续,将刘俊梅也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吃的茄子干儿做的菜(见不着油花),玉米面馍馍,一星期一次难吃的馒头,学法炼功的自由也被剥夺。家里留下五、六十岁的父母和一个六岁的孩子。他们在这期间度日如年,别人都在欢天喜地准备过年,而他们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有冤无处讲,还得照管幼小的孩子。

看守所放人时,还向家属勒索1000元饭费。此后派出所警察及恶党人员,还一直勾结村恶党人员,时不时的到家中骚扰、恐吓。

是谁给大法弟子的亲属带来精神恐怖和压力?是谁使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

每一个参与迫害的恶党人员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