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以下是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15、史彩萍、吴炳清夫妇,涿州市开发区小吴村人。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开发区人员田宇时、王克存、大队万世国等闯到史彩萍家,把史彩萍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了半个月,勒索五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开发区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张伟强、李保平等十多个人,闯到史彩萍家非法搜查,抄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把史彩萍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六天,然后又把史彩萍劫持到南马洗脑班,迫害十天,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开发区派出所纪检书记张少洲带领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李保平等人闯到史彩萍家非法搜查,抄走大法资料,并把史彩萍、吴炳清夫妇绑架到国保大队,然后关押到拘留所。国保大队勒索三千元现金后把史彩萍夫妻二人转到南马洗脑班,南马洗脑班向家人勒索五千元钱,家人怕他俩遭折磨,给了恶徒高学飞三百元钱。一个月后把史彩萍、吴炳清夫妇放回家,并把吴炳清的大队会计撤掉。八年来,恶徒多次去史彩萍家骚扰。

16、次人拥次,涿州开发区小吴村藏族大法学员。九九年七月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小吴村不法人员李树逼次人拥次交出大法师父的讲法带,还扬言再炼法轮功就罚钱。次人拥次到北京天安门,看见恶警抓走两位老年大法学员,次人拥次质问恶警为什么要抓这世上最好的人,结果恶警绑架了次人拥次,从上午十点关押到六点半,涿州市公安局把次人拥次等大法学员押回当地,关了一天一夜,强迫次他们照相、按手印。第二天晚上6点又再次绑架次人拥次,非法关押15天,勒索600元,抄走录音机、讲法带和大法书籍。

一次,次人拥次到一同修家,恶警将他们绑架到派出所,用手铐把他们铐在暖气管上两个多小时。

17、赵淑珍,百尺竿乡泗各庄村大法学员,原先百病缠身,自从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病全好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当地不法人员每天到赵淑珍家骚扰三、四回,有时家中没人,恶徒们就跳墙,用脚踹门,大骂几声才走。恶徒经常骚扰赵淑珍,无理把她抓到乡里毒打,逼她跪着,用乒乓球拍子打嘴巴,用竹棍打,踩脚趾头,铐上手铐使劲拖着她走,赵淑珍曾被非法拘留三次,被囚洗脑班三回。

一次赵淑珍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被迫害致病情发作,恶警怕她死在拘留所里,才让乡里把她从拘留所拉回,乡里的恶徒一路打骂赵淑珍,骂她老给他们找事,还骂好多不堪入耳的话,然后把她扔到村里大街上,就跑了。她回到家,吃不了东西,因为牙全被打松动了。赵淑珍的孩子也因为不交大法书,遭受恶徒毒打。

18、王淑英,涿州物探局退休职工。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王淑英不断的遭当地恶警、恶徒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淑英上访,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勒索两万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淑英向局内讲真相被非法关押两个月,期间,遭刑具酷刑折磨,并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王淑英在天安门被恶警打成重伤后,被押回当地关押,后因伤重放回。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养伤期间,又遭当地公安围堵在家中一天一夜。二零零一年底,王淑英被恶警非法关押半个月,家人被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淑英被恶警从家中骗出、绑架至涿州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六月,单位不法人员在当地公安局指使下,以找王淑英谈话为由,将她绑架到总公司洗脑班。恶徒的骚扰,使王淑英被迫搬到外地居住。二零零二年九月至十一月期间,恶警多次到单位威胁王淑英家人,使其丈夫和儿子被迫失去工作,全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二月底,涿州恶警跟踪、绑架了王淑英母子二人,期间恶警勒索家人一万六千元。王淑英的儿子被四个恶警轮番暴打九个小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劳教所遭罚站、不让睡觉、电击、灌食等折磨。恶警将被折磨至重伤的王淑英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恶警强行把人留下。后王淑英生命奄奄一息,劳教所通知家人接回。

19、关兰梅,涿州市铁道部建厂局职工。二零零零年春天,关兰梅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涿州公安局,非法拘留11天,被非法罚款两万元。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关兰梅再次去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遣送回涿州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转关看守所三个月,被勒索六千元。

20、罗金銮,涿州文化馆职工。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罗金銮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桃园派出所抓到桃园办事处后转至拘留所,桃园派出所恶警打了他两个嘴巴,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勒索了三千元现金,非法将他关押十三天。二零零二年夏天,恶警谢玉宝等人闯到罗金銮家中,家人害怕罗金銮被抓走,出了两千元钱,恶警才算罢休。

21、栾秀荣,青海钾肥厂驻矿山局基地职工。二零零四年底,矿山局综合科长关凤鸣带领国保大队恶警闯到栾秀荣家非法进行抄家,抄走《转法轮》等书籍,勒索五千元。

22、黄玉华,矿山局地质研究院家属。二零零四年底,矿山局综合科科长关凤鸣带领涿州国保大队恶警闯到黄玉华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书一本,还有炼功带数盘,勒索三千元。

23、刘书汉,东城坊镇马踏营村大法学员,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被六一零、东城坊派出所恶警绑架,拷问打骂,非法拘留十天,勒索一万二千元。

24、王秀芝,涿州凌云厂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王秀芝去北京证实法,被涿州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绑架至公安局,恶警谢玉宝打她脸部、用木棍打臀部,逼她跪着出门。后王秀芝被王爱明等十几个恶警打瘫,被几个人架到拘留所,四天不能起床,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六一零勒索一万元,放回家后被单位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秀芝传递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3个月,政保科杨玉刚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三年一月,凌丰派出所恶警为勒索钱财,雇闲散人员李建斌以要学法轮功为名,将王秀芝骗至他家后绑架她。凌丰派出所恶警以此为借口非法抄王秀芝家,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录音机、磁带,恶警暴露流氓本性,污辱王秀芝,将她绑架至公安局迫害,王秀芝绝食17天抵制迫害,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恶警勒索了两千元保释金。

七年中,邪党恶警、恶徒给王秀芝及家人造成极大伤害。二零零一年,恶警为找到王,将王秀芝的丈夫叫到公安科单位,停止工作,扣发工资一周。每到敏感日就给她丈夫施加压力。几年中,王秀芝的丈夫在压力、抑郁中生活,积累成病,二零零六年二月去世,年仅四十七岁。这都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造成的恶果。

25、刘改平,涿州市凌云厂职工。99年11月12日去北京证实法,被北京前门派出所欺骗绑架后转回涿州公安局,遭恶警用大木棍毒打,打得浑身是伤,现在臀部还留有疤痕,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六一零勒索一万元。

26、卜安修,东仙坡乡下胡良村居民。二零零零年四月,卜安修被东仙坡乡恶人王东维勒索五百元,后被关入南马洗脑班,被勒索一千七百元,从洗脑班出来后,又被东仙坡恶人王东维等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又被恶人王东维勒索一万八千元,前后共被勒索两万一千二百元。

27、耿亮,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物探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耿亮去北京上访,一军人问耿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耿亮说是,他立刻招手叫来几个警察把耿亮拖入一辆警车,拉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当天下午耿亮等十来名涿州大法学员被转至涿州公安局,耿亮被隔离在一间房里,听见屋外不断传来功友被毒打的惨叫声和棍棒被打断的落地声,从下午直至深夜。后来他看见功友董汉杰被打得浑身青紫,恶警强迫他跪在几根棱角尖锐的木棒上,一个恶警逼问他还炼不炼。约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在零下九摄氏度的严寒中,耿亮和功友马永侠被涿州公安局从看守所用卡车载着挂着牌子游街示众,在电影院非法被公布刑拘。自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二年,耿亮被取保候审,但被限制行动自由近三年,地质局保卫处不法人员并强令耿亮每日到其指定地点报到。参与迫害人员局保卫处副处长姜洪学,老干处副处长刘莹,物探院保卫科科长杨学玲。耿亮被扣二零零零年元月工资。二零零二年九月中旬,耿亮在山东济南被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张伟强、杨玉刚、物探院院长赵克荣、保卫科长杨学玲、保卫科长姜洪学、刘学然、刘某某等七人强从他病重的父亲身边劫持至涿州地质局机厂私设的监狱,进行洗脑“转化”迫害,有两个北京犹大、地质局有关人日夜监视,门外有警察(沈某某)监视,出房门一步立即有人出来阻拦,直至九月二十九日。

28、曹茂忠,男,七十二岁,涿州码头镇北西瓜村人。曹茂忠于一九九四年二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他得法前肾虚、肝炎、腰腿痛,得法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曹茂忠于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转回当地码头中学迫害五天,勒索一百元后放人。一九九九年秋天,曹茂忠散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到码头派出所,派出所恶警王某和另一恶警打曹茂忠嘴巴,并且把曹茂忠铐在沙发上三个多小时,后被非法关押到涿州拘留所,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提审时,一个四十多岁的胖恶警打曹茂忠嘴巴,逼曹茂忠跪在地上。码头镇林宝同、汪学军等三人勒索五千元,半月后才放曹茂忠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汪学军派林宝同等人把曹茂忠劫持到南马洗脑班,恶人郑某把曹茂忠从台阶一下踢到地上,铐在床上一夜,洗脑班勒索曹茂忠家人一千五百元,二十多天后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恶徒来曹茂忠家骚扰,发现大法资料,又把曹茂忠绑架到码头镇司法所,所长乔某拽着曹茂忠脖领子逼问资料来源,叫一恶徒用条帚打曹茂忠臀部。晚上他们又用条帚打曹茂忠,直到把一把很结实条帚打散了,又把一根棍子打断了,一恶徒扒下曹茂忠的裤子看了看,觉得很严重,才罢手。乔某又逼曹茂忠骂大法师父,曹茂忠不答应,一个恶徒就打曹茂忠嘴巴,后恶警把曹茂忠关入拘留所。曹茂忠家人被迫请江学军等人吃饭,十五天后才放曹茂忠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