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鹿泉市的人间魔窟——河北省女子监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鹿泉市铜冶镇在当地素以经济发达著称,谁知在石铜路与青银高速的交叉口处,铜冶镇永壁西街211路公交车终点站,却建起一座魔窟——河北女子监狱。可贵的鹿泉百姓,您可知道,在这里非法关押着几百位善良的法轮大法女弟子,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真、善、忍”从全省被辗转非法关押到这里,被中共培养出的无耻之徒用各种闻所未闻的酷刑折磨着。河北女子监狱的种种罪恶真是罄竹难书,我们将分两部份向您进行纪实报道。

河北女子监狱,西距铜冶镇约二公里,新盖的白色楼房,现还在继续施工中。据悉石家庄市劳教一、二、三、四、五大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在市区难以为继,在2007年的11月搬到女子监狱旁边的建筑物内,至今不敢通知家属。所以这里也成了名副其实的迫害好人的黑窝。

一、残酷迫害令人发指

河北女子监狱由保定太行监狱、承德监狱、石家庄监狱各女子监区合并而成,共分9个监区,每个监区关法轮功学员十几名,现大概关押100多名河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2005年3、4月份,石家庄监狱曾强行给全体服刑人员,包括全体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抽血者全是狱外医务人员,每人抽血满满一试管,约10毫升左右,检查项目有六、七个,写在试管标签上,每人必抽,抽完后带走,不知什么名目,也没有反馈化验结果,不知是否与盗窃器官移植的罪恶有关。河北省女子监狱有一批恶警、恶犯狼狈为奸,互相勾结利用,极其邪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恶。

1、美丽端庄的于静霞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于静霞石家庄人,美丽活泼,原做服装生意,得法后待人和善生意更加兴隆,小家庭人见人爱。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三监区。由于于静霞一直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受到了肉体和精神的长期摧残。曾一度全身浮肿,心力衰竭,并时常出现呼吸困难,身体非常虚弱,随时有生命危险。监狱还每天24小时派4名犯人轮流看守,目不转睛的盯着于静霞,连睡觉也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于静霞被恶警绑架时有严重心脏病,需要去大医院动手术治疗,这在监狱从上到下无人不知,但他们对于静霞只进行一些强制输液,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家人对此心急如焚,多方寻求保外就医途径,受到了狱方的百般阻挠。其中,恶警孙某、古某甚是邪恶。孙某是三监区区长,古某任队长。孙某曾半年多时间死活不让于静霞家属接见及送日用品。后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2006年6月份才让接见。对于于静霞的保外就医,孙某更是第一个反对,说什么负不起这个责任,其实是根本不想对法轮功学员死活负任何责任。

2、原井陉县政协委员白玉枝被迫害的双目失明

法轮功学员白玉枝,女,45岁左右,原河北省井陉县政协委员,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非法判刑。在1999年7.20开始法轮功被非法镇压的7年多来,大部份时间被非法关在劳教所和监狱遭受迫害。白玉枝的身体每况愈下,从未好转过。亲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推说“上面不让”。

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期间,白玉枝双目失明,并出现吐血、肾衰竭症状,期间几度出现生命危险,直到后来完全瘫痪在床,生活起居不能自理。亲人多次申请保外就医,河北省女子监狱一直拖延不批。直到2006年12月25日到期,才将身心受到严重创伤、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玉枝放回家。就这样的身体状况,在出狱的当天,河北省井陉县610还想接走继续迫害,在亲人的抵制下才没有得逞。

3、大学教师李晓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李晓英,女,50多岁,石家庄供销学校教师。李晓英因坚持信仰,被恶警及邪恶的监控犯人毒打谩骂,关禁闭100多天,邪恶犯医王俊兰及坐班头目冯志云受四监区指导员李红珍指使,凶狠的抽打李晓英耳光,打的李晓英眼睛青紫红肿,口鼻流血,不许她见任何人,关禁闭、囚禁会议室、罚站,推搡谩骂更是家常便饭,还被逼从马桶里抓屎喝尿,在这种长期没有人性的迫害下,大学教师李晓英被摧残的痴呆失常、精神错乱。

4、得大法昔日坏人变好人,入魔窟好人五次关禁闭

彭云,女,42岁,河北省邢台南宫人。2001-2002年在邢台看守所喜得大法。得法后她从一个危害社会的坏人变成处处替他人着想,心怀真善忍的好人,却无端因此遭到了残酷的迫害。2003年到2005年7月,在河北女子监狱期间,彭云被恶警马玫、李红珍、张维霞曾五次被非法关禁闭,也就是在一间密不透风、没有阳光的封闭黑小屋里,夏天热不透气、冬天冰冷刺骨,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普通人熬不过几天,而彭云最长时间被关100多天,备受折磨。

第一次关禁闭是2003年7月--2003年8月,恶警李红珍指使邪恶犹大杨建美、陈喜燕、范秀芹、冯彩丽,对彭云实施强行洗脑转化,并施以暴行,杨建美将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在彭云脸上,并恶毒谩骂,陈喜燕揪住彭云的头发左右打耳光,冯彩丽在背后对彭云拳打脚踢,范秀芹在一边灌输邪悟的歪理邪说,企图改变彭云的信仰。

第二次是2003年10月--2004年1月,彭云被恶警马玫,李红珍伙同恶犯姚爱香等关禁闭100多天,当时天寒地冻,禁闭室没有一点取暖设备,彭云手脚多处冻伤,加上一个多月的绝食,彭云身体极度虚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马玫、李红珍还用电棍电击彭云的脖子和两腮,使彭云有几个月的时间舌根硬的打不了弯,不会说话,状如老年脑梗塞的情况,全中队的人都听到彭云晚收工报数时言语艰难的情形,人人都可作证。

第三次是2004年5月19日--2004年8月25日,彭云被恶警张维霞,杨珍花非法搜身,后伙同恶犯值班员关禁闭100多天,恶犯郭玉平、冯志云等十几人拽住彭云的袖子,把她摁的躺在地上后,背磨着地往前拖,衣服被拉下来了,身上只剩下裤头,露着两个乳房,背上磨的鲜血直流,血迹斑斑,染红了地面。当时正是炎热的酷暑天气,彭云在禁闭室绝食抗议非法迫害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禁闭室恶警还把彭云铐在铁门环上,使彭云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导致虚脱昏迷,大小便失禁,等彭云从禁闭室放出时,手铐锁锈在一起打不开,恶警找来了电钻,才把手铐钻开。

第四次是2005年5月29日--2005年6月20日,恶警李红珍、张维霞又将彭云关禁闭22天,彭云绝食半个月才放出。

第五次是2005年10月3日--2005年10月20日,彭云因看法轮大法的书籍,被恶犯马红艳举报,恶警张维霞、郑伟辉在2005年10月3日深夜2点,将彭云关禁闭,彭云在深夜凄厉的喊声令人心碎,彭云绝食17天才放回。

第六次是2006年3月--2006年4月间,彭云受恶犯马红艳举报,再次被关禁闭,绝食20多天才被放回。

刘金英被灌食不明药物;还有救死扶伤的医生刘晓荣遭受酷刑,被遭受电击;还有安金亭、陈艳宇多次被野蛮灌食,口鼻流血。

其实,这只是法轮功学员们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一番血泪斑斑的迫害经历,他们以大善大忍之心尽其所能的向身边的每个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用自己的金刚之躯践行着“真善忍”的神圣。他们没有违法犯罪,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关押。

二、恶警恶犯凶残如魔鬼 神目如电善恶必有报

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除了恶警亲自动手施以各种酷刑外,很多情况下她们是指使那些极其邪恶的犯人干的,重刑犯、杀人犯凶狠歹毒,是她们利用的好对象,她们狼狈为奸,互相勾结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许兰,女,30多岁,河北省女子监狱四监区指导员,主管迫害法轮功。极其邪恶,阴毒,被犯人称作“魔鬼”,她一出现,犯人们就说“魔鬼来了,魔鬼来了”。她仇视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石家庄监狱时,许兰任女子监区一中队(后改为三中队)指导员,她经常逼迫女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搜身,查抄大法经文,后遭到一中队法轮功学员伊玉辉,胡蕊,杨淑珍,白玉枝,赵真,陈淑芬等人的抵制,才停止此恶行。她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四监区任指导员,对法轮功学员彭云,张哲,安金婷的迫害与恶警许兰有直接关系。她还指示犯人左志艳,长期担任监控法轮功学员的黑手,采用制造谣言,造谣生事,栽赃陷害,捏造事实,监控诬报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监狱,邪恶的犯人被恶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现举一例:恶犯姚爱香,女,40多岁,2004年以前在石家庄监狱女子监区四中队服刑,原是河北日报社记者,因诈骗罪被判十六年,服刑期间不但不反省自己的罪行,反而助纣为虐,监控举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罪上加罪,遭报而死。2003年6月7日,姚爱香监控、陷害法轮功学员安金婷。2003年7、8月间,姚爱香出现糖尿病,并且在右背腰长了一个碗口大的恶疮,每天中午挤出两茶缸脓血。2003年10月25日,姚爱香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彭云,彭云被关禁闭100多天。当天上午,姚爱香随恶警刚把彭云关禁闭回来的路上,就在车间院里摔了一个大马趴,脑门正扎在一个穿透木块的钉尖朝上的大铁钉上,鲜血直流,钉子带着木块钉在姚爱香的脑门上,人们把她扶到医务室,才拔出钉子。她的头上缠满绷带,脸和眼睛肿成一条缝。人们说“真是害人终害己,遭了恶报”。2004年1月,姚爱香迫害法轮功学员申社香,同时姚爱香的恶疮也在恶化,波及肝肾,出现腹水,肚子大大的,脸色蜡黄。3月,姚爱香出现肝肾综合症住院,4月,姚爱香保外就医,当年5月死亡。

善良的鹿泉百姓,当你看到这些血写的事实,请你不要认为与己无关。“善待大法”这一念,是女子监狱所有法轮功学员对你最好的祝愿,退出流氓邪党是他们对你最大的期盼,一切只为你能全家平安。让我们共同呵护良知,停止迫害,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真相将大白于天下,真正的恶人将会被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